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詩詞之旅其廿九

12月26日(星期日)
凌晨4點就再也睡不著,心中老牽掛著什麼似的。乾脆起床,題了兩首鶴頂格七絕分別贈給潔兒甥女和姐夫的愛群酒家,用毛筆抄寫,蓋上印章。沖個涼,精神恢復,看一會新聞報導,然後拿了手提電腦出門,到銅鑼灣名店街的星巴克,喚了一杯咖啡,一塊三文治,每位客人只能享用免費上網20分鐘,註冊登記,花了好多時間,結果連日誌也寄不出就已經到鐘了,只好很掃興地回來。

恰巧廖如真老師從加拿大來長途電話,祝惠茵生辰快樂。我們因為堂哥家的電話無法打出,更別說長途電話需要國際密碼了。我真敢不相信在香港要上網會那麼難,因為雖然到處都能上網,但都必須有密碼;去中央圖書館,那裡想找一個位子也不容易,唯有等姐夫睡醒出門,到惠萍家姐的家,一次過將幾天的日誌寄出去。

過了一會兒,曾任歐老師和廖如真老師的女兒慧兒來電話,謂欲請我們喝茶,惠茵說有約在先,而且明天要回去,還有很多瑣碎的事未處理,婉謝了她的好意。我們隨即出門,乘搭112號巴士過海到九龍旺角,在亞皆老街「海景」吃粥,然後步行到油麻地中華書局,買了那套32冊的《中國大百科全書》,又繳付4大箱書重72公斤的平郵郵費和包裝費1431元,由書局寄出,兩個月內可以送達加拿大。

離開中華書局,乘搭地鐵去中環,再步行到上環文華里圖章街取昨天刻的那方肖羊印章,然後搭電車回銅鑼灣。到惠康買一點吃的,準備今晚開餐。回京士頓大廈,惠萍家姐約我們到她家,謂潔兒甥女有東西送給我們。我將寫好的詩帶去送給潔兒和振中,又將兩大袋從加拿大帶來的衣服、鞋子拿去托家姐幫寄回,因為明天郵局仍然休假,必須等到後天才開門。我到家姐家匆匆上網寄出日誌,查看電郵,還來不及覆信,又要出門去翠華餐廳吃午餐。SOGO崇光百貨公司職員來電話,謂昨天訂購的Fendi 錢包已經有新貨送來,我們隨即去取。回來後累得哪裡也不想去,惠茵收拾行李,仍然有太多東西放不下,包括家姐送的冬菇、防黨等,除非再買一個大的行李箱,否則又要裝箱郵寄。

人生就是充滿矛盾,想到要回加拿大,心情起伏很大,惠茵捨不得與姐姐、弟弟,我好言相勸,謂以後有機會,可以每年都回來,又可以到法國見她大哥,到北愛爾蘭見她妹妹。我自己也有遺憾,來到家門口,不能飛去越南探望我哥哥、到柬埔寨父親墳地掃墓。

由於國偉弟在太古城的家正在大裝修,他們夫婦搬到慈雲山弟婦母親家裡暫住,我們也被安排在銅鑼灣惠茵的堂哥陸振華空置單位落腳。2006年惠茵和嘉珈來港時,也住在這裏。我寫了封信投寄移居夏威夷的振華哥,感謝他借出京士頓大廈13樓這個寬敞單位給我們住。他和大嫂多年前曾經跟旅行團到滿地可一遊,並曾經來我們家小聚。日前振華哥打電話給惠萍家姐,吩咐我們打開衣櫃取出棉被等禦寒用品,不要客氣,就當作自己家裡一樣。猶憶兩年前他聽說我們回港,特地與弟弟陸振富哥從夏威夷回來相會,當時患糖尿病的振富哥,眼睛幾乎已經無法看見我們,想不到此次回港,振富哥已逝世,享年才60。今晚和惠茵在堂哥家喝青島啤酒,吃鹵水鴨、薰蹄、麵包,度過在香港最後一個晚上。行李已全部收拾好,我也寫完第29篇日誌,明天去赤鱲角機場才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