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第758篇:《溫馨》


母親節快樂!
今年母親節,兩女除了送花、賀卡,還有心形草莓蛋糕,又送一部廚房專用的真空包裝機,把肉類、食品真空處理,當然是讓一家之「煮」的媽媽樂透啦!小女下廚,弄了幾樣拿手西餐,倒也有板有眼,似模似樣。用三腳架把相機裝上,拍了合家歡,立即放在電腦螢幕作為背景。而我也選了一張釣魚的賀卡,裡面寫著:「哈哈!妳是我這一生中釣到的最大之魚,祝妳:母親節快樂!」

後園的小鳥浴池自暴風吹倒後破損不堪,可憐小鳥站在山楂樹上,望池興嘆,不能下水翻滾洗澡。我們到Home Depot看到一座,但我的腰痛,不能搬動。小女知道後,就自告奮勇買回來,自己安裝噴水,我一大早起來,到屋後一看,四隻小鳥正在嬉水,不亦樂乎!立即找來相機,牠們一見我走近,就飛上山楂樹,只剩下空池一座。當時如果有長鏡頭,我就可以拍到牠們的集體沐浴圖。
生日禮物:小鳥浴池
我又將電腦螢幕背景換成了小鳥浴池。小女兒看後說:喜不喜歡您的生日禮物?令我恍然大悟。她倆買了巧克力蛋糕,又買了幾件短袖衣送我,一定要我換上:您穿來穿去都是黑沉沉的衣服,我們買了顏彩鮮艷的橙色,穿起來會活力充沛,不再老氣橫秋。真拿她們沒辦法,只好乖乖就範。
都是書籍的生日賀卡,寫了大堆賀詞

生日賀卡是小女從芝加哥買回來的,她選了一張全是藏書的,十分精緻,裡面密密麻麻寫滿英文賀詞,應該是大女兒的字跡,我略為意譯:「爹地!雖然我們的詞匯不夠表達,但我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兒!我們在您心中永遠排在第一位和最重要,我們很自豪能有您這樣的爸爸。感謝您把我們帶到這個世界來,並從我們學走路開始,一步一步指引我們朝理想目標跨出,今天終於夢想成真。現在應該輪到我們來回報您的時候了!祝您58歲生辰充滿親情、溫馨,健康快樂!我們會盡量爭取多一些時間陪伴您左右。」我藉口找不到眼鏡,要大女兒朗讀一遍,一股溫馨暖流湧上心頭。

我似乎得寸進尺:「妳們答應陪我去美國出席世界詩人大會,現在又去不了?」小女兒立即說:「我到芝加哥出差,到時可以去一百公里的肯諾莎出席開幕禮,晚上再開車返回酒店。」大女兒說:「我的時間表都在律師樓,哪一天要出庭,由不得我決定;但只要有空,我可以飛去芝加哥兩三天,把媽媽也帶去。」我知道她在敷衍我,也體諒她分身乏術。為了能多一些時間休息,不用一大清早開車去上班,她短暫租了麥大附近一間宿舍,4個月後就要將房間退給回校上課的女學生。

小女兒住了3年校舍,飽嚐其滋味,大女兒還是頭一遭。生平第一次到外面住,才知道家的溫馨。才隔20幾公里,好像很遙遠,整天給媽咪電話,又央求妹妹到她宿舍過夜。週末回家,頗有感觸的纏住我們聊天,又搶著洗碗,這都是平時難得一見的奇景。她手頭有好多泳池免費入場券,提議我們兩人去游泳。我自從3月底腰傷在家,由於缺乏運動,沒有流汗,整天又吃又坐,肚皮越來越大,女兒上網找泳池資料,勸說我們去游泳。小女立即去體育器材專賣店,買了一件價值不菲的泳褲給我,還有防水眼鏡、泳帽。我呱呱大叫:這一小件泳褲比我的牛仔褲還貴幾倍,太離譜!

我每週五天要去做物理治療,每次一個鐘頭。從上星期一開始,返回工廠做輕活,本來要凌晨3點才能回家,我做完手上工作,就告訴工頭,腰部很疼痛,他叫我回家休息。一連幾天,我都在午夜回來。為了答謝,我將女兒從古巴帶回來的雪茄和酒送給工頭,他感慨的說:只有你對我好!

那天星期五,到雜貨店買菜,巧遇伍兆職詩翁,他見我腰傷未癒,主動幫內子將一大箱沉重的雜貨搬上我的車後廂。事後來電話留言,謂已經幫我拿到《華僑新報》。星期一中午,我從物理治療中心出來,到伍老家取報紙,他和我飲了3瓶荷蘭啤酒,聊天一個多鐘頭。回到家,他再來電話,謂我忘了帽子在他家,原來是老伴弟弟從澳洲買回來的袋鼠鴨舌帽。星期日到唐人街中華會館開會時,伍老特地將袋鼠帽帶去給我。我問他關於《伍兆職詩詞集》出版事宜,他說還有一些手尾。

詩友的溫馨,從慰問詩詞中可能讀出來,而誠意更令我感動。唐偉濱詩友兩個月前就約我和內子飲茶,以便將《鄭石泉詩集》、何宗雄《雪泥鴻爪七五年》和《白墨詩詞集》送交給他,但由於我不斷有約會,一次又拖過一次,總共延期5次,最後決定於上週六到福臨門相聚。恰巧前一天老伴給牙醫動手術拔了兩顆牙,不能進食,我只好自己隻身冒雨赴約。唐偉濱夫婦熱情可親,談吐溫文,我們足足聊了3個鐘頭,昨天又收到唐偉濱的詩,這還是我首次單獨與詩友飲茶聊天的紀錄。

讀到何宗雄校長上期(《詩壇第593期》)的詩「四過鬼門關」,我打了幾次電話,都找不到何校長,上週末他打回來,謂住院兩週,剛剛出院回家療養,「雖然與病魔作戰,但我的求生意志很強,相信一定可以活下去!」多麼感人的一席話。隨即收到伍兆職詩翁、鄭石泉詩翁贈給何校長的慰問詩,非常溫馨!

寫到這裡,收到伍老電郵,相約週五晚上一起去拜訪從大陸來滿城探親的詩友夫人。喜訊也!
(2011.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