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第761篇:《詩音》

1999年11月6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在《華僑新報》開闢每週一期《詩壇》,12年間從未中斷,到本週已屆596期。曾花了幾個晚上將595期做了「統計表」,上週末趁出席譚銳祥壇主84壽宴之際,將「統計表」帶到唐人街東昇樓派發給詩友,並電郵、傳真到外省、外國。

12年來,先後有121位詩友在《詩壇》上發表過作品。詩詞聯曲賦合計12371首(幅、篇),包括10118首詩、2039首詞、133幅聯、60首曲、21篇賦。而一萬首詩中,七言詩9139首(七律5999首,七絕3045首,七排35首,七古60首);五言詩933首(五律534首,五絕358首,五排36首,五古5首),其他46首(四言、六言、寶塔詩等)。統計表顯示,6600首律詩,3400首絕句,40首古風。

595期成績表中,數量最多的,是溫哥華的李錦榮詩兄,他於2003年1月底加盟,8年間刊登詩詞1224首,其中以七律最多,達1068首,在我電腦中仍儲存他未發表的詩作多首。伍兆職詩翁於詩會成立後一個月便加盟,12年間發表作品1107首,其中詩作968首,詞117首,其他22首。鄭石泉詩翁於2003年2月中加盟,8年來發表作品907首,其中詩作826首,詞81首,聯3幅。譚銳祥壇主自創會開始至今已發表作品766首,其中詩作739首(七言詩650首,五言詩89首),聯27幅。

其他作品數量超過百首的詩友(恕不稱呼)共23位,計有:白墨1151首,雪梅598首,海語458首,汪溪鹿424首,紫雲405首,劉家驊334首,吳永存325首,子漢315首,雷一鳴248首,胡楠仁235首,譚健民227首,信天翁203首,何宗雄192首,唐偉濱180首,王一洲170首,懷石168首,李永洪156首,李自然137首,許之遠136首,山菊135首,黃道超134首,墨浪115首,陳國暲105首。

詩詞作品數量10首以上的詩友共41位,計有:姚洪亮98首,丁樹清95首,趙瑞蘭87首,許昭華80首,彭鈞錚80首,薛世祺68首,馮雁薇67首,黃國輝66首,韓志隆63首,何啟茂63首,王大沐61首,莫愛環60首,崔學皋59首,曾習之56首,關不玉56首,于文51首,蘇朝45首,黃國棟39首,江麗珍39首,李少儒37首,耶律36首,蔡麗華32首,李廣德29首,劉源24首,高鴻泉23首,冰玉19首,敖詩豪19首,曾錫雄19首,北極狐17首,黃湯民17首,郭燕芝16首,吳瑞琪15首,姚奎15首,區家相14首,劉運仁13首,王建華12首,陳自邦12首,趙索泉12首,李晨青10首,羅汨10首,林明理10首。發表超過一首詩詞的詩友總共有28位。發表過一首詩詞的詩友總共有25位。

詩會舉辦過多次雅集,每一次除了抓籌分韻作詩,還有聯吟,即席揮毫,一共13首。其中包括:2000年2月26日東坡樓新春雅集;2000年6月3日(譚銳祥)嘉華樓庚辰端午雅集;2000年8月12日東坡樓《推敲集》出版雅集;2000年9月24日《華僑新報》500期金豐酒樓雅集;2003年9月13日(白墨)無墨樓癸未中秋雅集;2004年1月4日參加(何宗雄)維生食品公司20週年餐會雅集;2004年7月23日(汪溪鹿)鹿鳴園甲申雅集;2004年12月11日《華僑新報》富麗華酒樓雅集;2005年6月11日譚銳祥壇主78壽辰君悅酒樓雅集;2005年7月9日(何宗雄)可余亭乙酉雅集;2005年8月27日(伍兆職)于遠樓乙酉雅集;2006年2月4日富麗華酒樓《滿城賡詠集》出版雅集;2007年8月25日(汪溪鹿)鹿鳴園丁亥雅集;2008年7月12日(何宗雄)可余亭戊子雅集;2009年7月18日(冰玉)玉瓊樓慶祝《詩壇》500期己丑雅集;2009年9月5日(何宗雄)可余亭己丑雅集等等。
前排左起:伍兆職、吳永存、何宗雄、汪溪鹿、譚銳
祥、陳喜澄、雷一鳴、譚健民
後排左起:陸惠茵、海語、雪梅、雪梅夫人、紫雲、
徐茹茵、墨浪夫人、周善鑄、北極狐、唐偉濱、懷石

由於詩友年齡大多數都在七、八十歲以上,搞一次雅集,要解決諸如交通等問題,所以每年譚公壽宴,都選在唐人街酒樓舉行,就是為了方便詩友。今年出席人數比往年少,有些詩友出國旅遊,有些來滿地可探親的詩友已回國,有些因臨時有急事無法赴宴,還有些因為剛到本市,出門要靠兒女接送,孩子沒有時間,就不能前來。約30位詩友齊齊舉杯,祝賀譚公添福添壽,身壯力健,龍馬精神!席間,汪溪鹿夫人黃明嬋女士邀請詩友參加由她舉辦的活動,希望能聯吟創作,即席揮毫。我也趁大家都在場,提議出版《滿城賡詠集》(313期─600期),但由於第一冊合訂本312期才4936首,已厚300多頁,若出版第二冊合訂本7500首,厚500多頁,像一本辭典,非常重,郵費也不菲,除非再分成第三冊,見大家都沒有具體的建議,出書的事也就暫時擱置。
《華僑新報》賀辭廣告

我不斷勸幾位作詩超過300首的詩友出詩集,並坦言:書比人長壽!趁頭腦還清醒,思維尚敏銳,早日結集面世,要與時間賽跑。更重要的是,趁我還能為大家編排的時候,因為,歲月不饒人!雖然朋友常笑我:皇帝不急太監急,作者都無意出書,就由他去吧!我則不這麼想,出版詩集,給後人留下文字,是薪火相傳,是文化傳承的千秋大業。喜知美國國會圖書館和耶魯大學圖書館對我們詩會出版的詩集有興趣,我會郵寄贈送,可惜所剩下的《滿城賡詠集》早已送完。
(2011.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