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5日 星期三

第762篇:《拾絮》

自3月底腰傷以來,每週做物理治療5次,到工廠做輕活4天,如果沒有什麼適合我做,就開車回家。我要求醫生批准我回去恢復正常工作,但醫生說根據物理治療師的報告,我還不能上班。

上週五做完物理治療回來,已經下午4點,由於約了兩女,我和老伴開車去市中心。正值放工時間,交通阻塞,高速公路幾乎成了動彈不得的大停車場。幾番折騰,抵「下城」已6點,把車開進地下停泊,特價6元。適逢F1一級方程式賽車,滿地可吸引20萬遊客,估計4天內可以給餐廳、酒吧、旅館帶來8千萬元的收入,我們也去湊熱鬧。幾條馬路都不許車輛行駛,遊客成千上萬,擠在兩條大街上。我們先到Peel街,帶了相機,拍下數十輛名貴的藍寶堅尼Lamborghini超級跑車,有搔首弄姿的美女供遊人拍照。然後去Crescent街,那裡搭了舞台,有歌手演唱,台下觀眾聞歌起舞,街道兩旁都是酒吧,能夠在2樓陽台找到一個位子已算運氣好。老伴耳水不平衡,最怕擴音器的聲浪,匆匆逃離「高危區」。


約了兩女一塊到日本餐廳用膳,味道不錯。散席後我們分成兩組,大女和媽咪逛公司,小女和我去第18屆國際啤酒節。今年由溫莎車站移到Place Bonaventure,和過去來此參觀幾次書展不同,這一次不是眼福而是口服,有來自世界各地136個釀酒廠各類啤酒609種,其中253種新啤酒是首次登場。排隊買票的人龍見不到龍尾,小女買了一大疊數十張,她說一年才一次,一定要好好品嚐特別的東西,也不知喝了多少杯,記憶中有辣椒啤酒、巧克力啤酒、含酒精11度的黑啤酒、有肉桂味的紅啤酒,小女還喝加了棉花糖的怪味啤酒,又嚐試古巴啤酒雪糕、將冰酒冷凍零下近二百度變成出煙的白雪團等。我們一直流連到9點半才盡興離開,冷風拂面吹來,有點醉意。再到咖啡廳與大女和媽咪會合,聊天到沒有酒氣才回停車場取車。小女怕警察,不敢開車,留在姐姐的宿舍過夜。我們兩人回到拉娃「空巢」已經午夜,趕得及看電視晚間新聞。


週六一早起來,照例喝兩大杯白開水。自從與黃醫生在朋友的素可泰餐廳久別重逢後,聽他的話,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空腹飲兩大啤酒杯的白開水,新陳代謝十分見效。老伴除了用蘋果醋浸泡蒜頭,又用紅酒浸洋蔥,都是朋友介紹的偏方。而我的肚皮是越來越大,下星期到YMCA報名游泳,相信會有收腹作用。趁小女不在家,到屋外剪草,因為她知道一定下禁令:養傷期間,一切活動必須停止!由她代勞。而我不想自己成廢物,能動手的都會親力親為。果真被她知道,來電話時口氣儼然像小學老師對一年級學生訓話:乖啦!聽話啦!不要讓我再「勞氣」啦!」令我啼笑皆非。

晚上哪裡也不去,到地下室寫祭文。由於太疲倦,在沙發上睡去,醒來已是凌晨3點,夜闌人靜,正好是我集中精神最佳時刻。開電腦,找出歷屆全僑公祭大典祭文,算一算,自第3屆開始,到去年第15屆,已用了十一尤、七陽、十一真、一先、八庚、四支、二蕭、一東、七虞、六麻、十二侵、七遇、十三元等共13個韻,今年第16屆就選還未用過的十四寒韻。同樣是48句,24個字押韻,每句第2字是平,第4字一定是仄;第2字是仄,第4字一定是十四寒韻。清晨近7點完成,9點鐘開車去文具店影印100份,內中有十幾份是附上「歷屆祭文」準備贈送貴賓。


回來後整裝出門,白襯衫黑領帶黑西裝黑皮鞋,抵唐人街時,烏雲密佈;每年祭祖都在星期日,而且似乎年年公祭都會下雨,「應景」也。下午1點,滿地可第16屆全僑公祭大典舉行,雨點在舞獅結束、爆竹聲消失後便越下越大,我上台恭讀祭文時,伍兆職詩翁堅持一起到祭壇上為我撐傘,令我受寵若驚,咸認「擔當不起」。這張雨中撐傘讀祭文的照片,也是我們十幾年詩誼的最佳見證,值得珍藏。當大雨傾盆時,大家在傘下祭祀,這情景肅穆,先祖英靈有知,可感天動地矣。


最難能可貴的,是何宗雄校長,他率領的魁省中華文化教育學院國樂團,在雨中為祭典奏樂,又到滿地可中華文化宮參加演出,夫人還上台合唱「明天會更好」。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吳永存詩翁、譚健民詩翁與何宗雄博士,都是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吟侶,大家每一年都聚集一起祭祖,留下難忘的追憶。何校長送我一本趙王素珍著《九十藝文回顧集》,十分珍貴的巨著,有許之遠老師「藝文壽世的人生」序文,有何校長「憶與長輩趙王素珍女史之文緣」,值得收藏的好書。

說到藏書,上期本欄《詩音》提及美國國會圖書館和耶魯大學東亞圖書館有興趣收藏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之出版物,我向詩友們徵求《滿城賡詠集》,譚公、紫雲都表示還有剩下一本可以捐出,鄭石泉詩翁吩咐向其女兒索取8本《鄭石泉詩集》轉寄各圖書館。李錦榮詩兄來電話謂《李錦榮詩集》由我全權負責出版,我告訴他,許之遠老師赴港台時停留溫哥華,希望有機會安排見面;昨晚收到李兄傳真「驚喜」,知道兩位同年出生的詩人終於互識「廬山真面目」,乃吟壇喜事也!
(2011.06.17《華僑新報》第10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