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7日 星期三

第768篇:《重逢》

自從1970年4月1日,柬埔寨龍奈(朗諾)政權宣佈關閉全國中文學校,金邊端華同學失散。歷經赤柬殘殺,能平安逃出生天的,已是萬幸。我們第11屆專修班同學只剩下一百餘人,分別散居於歐、美、澳、亞四大洲10個國家和兩個地區。在法國巴黎,有同學組織校友會,每年都有聚會,曾經回到柬埔寨,探訪母校,也去過不少國家旅遊。很可惜,由於種種原因,我至今從未參加過任何一次活動。這幾年,從巴黎來加拿大魁省滿地可的同學,我只見過黃丁秀和陳景秋兩位;而與關不玉在香港匆匆相聚,是最令我難忘的一次會晤。住美國的同學,我還沒有見過。即使在加拿大,由於大家住得遠,除了到4千公里以外的亞省卡加利探訪張惠君,以及陳黛黛從2千公里外的緬省溫尼辟來滿地可飛巴黎時小聚,其他同學都沒有聯絡。住德國的陳正群同學每次來電話,都希望我能走一走。

於滿地可唐人街中山公園
詩會成立後,許多端華同學加盟,除了加拿大陳黛黛,美國蔡麗華,還有法國關不玉、姚洪亮、江麗珍、許懷嬌、高鴻泉等。這些同學,每位都寫了不少好詩詞,成了詩壇生力軍。雖然大家關山遙隔,但憑藉詩詞之維繫,延續了我們同窗的友誼,再昇華到文學層次的詩誼。在詩壇上,同學互相切磋詩藝,取長補短,唱酬步韻,留下了文壇佳話。日前獲悉,老同學江麗珍,已經從法國巴黎到了美國紐約,將會前來加拿大一遊,這喜訊令我興奮,久別重逢之夢想,於41年後終於實現。

於滿地可奧林匹克運動場對面植物園前
由於我的兩週假期要等到7月22日(星期五)才開始,麗珍和姐姐,以及唸醫科的小女星期四搭巴士由紐約來到滿地可,在中央車站附近租了酒店;相約我和老伴星期五早上前往會晤。大家先到唐人街飲茶,細訴離情,我們夫婦倆早在廣校就已經和麗珍是老同學,屈指一算超過45年了。數十年不見,麗珍沒有變,還是老樣子,我已是禿頂老頭子,感慨歲月無情,青春不再。慶幸大家的孩子個個成材,麗珍的一對兒女都學醫,前途無限,她的兒子前來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科研習。我們談到同學們沒有因為戰亂、難民潮、逃亡經歷而放棄對子女的培養;大部份同學都將心血把兒女栽培成出類拔萃的精英,例如:德國陳正群的兒子是博士,陳黛黛的兒子是麻醉科醫生,令人欣慰。我提議將同學們的下一代成材之故事寫成書,他們沒有辜負父母親的殷切寄望,值得推廣宣揚!

於滿地可老城區一家餐廳前
我們到東方超級市場探訪老同學蘇麗芬,然後到我家歇息,喝杯咖啡,再遊奧林匹克運動場。女兒先訂了桌子,一起到老港區一家叫L'Assommoir的餐廳吃晚餐,氣氛很不錯,拍了照片留念。兩女與麗珍小女用法語交談,她們三人的名字中都有一個「嘉」字,也是緣也。晚飯後到舊碼頭散步,本來打算上皇家山,誰知由晚上10點到翌日6點封路,我不死心,繞道去雪角街,也一樣封路,只好去聖約瑟大教堂,又遊車河兜風,然後送麗珍等人返回酒店,相約明天一早8點鐘來聚合。
於滿地可老城區一家餐廳內用晚餐

於魁北克市Chateau Frontenac古堡酒店前
7月23日(星期六),我和老伴未到8點已經抵達酒店樓下。天氣晴朗,風和日麗,最適合旅遊。我們驅車去魁北克,我決定由20號公路去,再由40號公路回,這樣就不會走回頭路。我們一路開車,一路暢談,從往事追憶到師生近況,從時事評論到政壇今昔,天南地北,舊夢前塵,彼此加深了解,也增進友情。而談得最多的,當然是回憶同窗共硯的難忘歲月,痛惜遇害、失蹤的同學,對赤柬之血海深仇,牢記心中;對死不悔改的一夥恥與為伍。俱往矣!「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也。

於魁北克市古堡酒店前
抵達魁北克古城已近午,先去用膳,然後到古色古香的老城區散步,充滿歐陸色彩的古老建築物,處處法語充耳,令來自法國的老同學倍添一份親切感。我們在露天咖啡廳喝咖啡、飲啤酒,度過悠哉閒哉的炎熱下午。乘搭吊車返回古堡酒店,又步行去看街頭藝術家表演。四點許,開車去瀑布,由於晚上有煙花表演,瀑布纜車停駛,我們只好離開。跨越大橋去奧爾良島,環島一圈大約一個鐘頭,中途停下來買草莓,又去Cassis Monna & Filles釀酒廠品嚐著名黑茶藨子酒,老伴買了兩瓶。我們在五點半離開魁北克,晚上8點半返抵滿地可。到唐人街金豐酒家吃飯,喝青島啤酒,聊天到煙花表演結束才散席。交通嚴重阻塞,我們送老同學回酒店,依依捨別;她們三人星期日一早搭巴士去多倫多遊兩天,然後折回紐約,星期四再飛加州洛杉磯為期兩週,八月底才返回法國。
於蘇麗芬同學開的東方超級市場前
兩天同遊很快就結束,留下珍貴相片和腦海中的美好回憶。選了34張照片電郵給老同學,沒有什麼手信可以送她,只有魁北克特產的楓樹糖,又將詩友簽名贈給她的多冊詩集送交。然後打電話到巴黎,感謝陳景秋同學送的禮物。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去一趟歐洲,先到法國探訪數十位老同學,特別是拜謁102高齡的薛世祺老師。由於路途尚遠,我不忍心托麗珍帶其他詩集到巴黎,昨天開車去郵局,將兩包書分別寄給姚洪亮、關不玉同學,內中有《譚銳祥詩集》、《鄭石泉詩集》、《子漢詩詞集》、《白墨詩詞集》、紫雲《女人一枝花》、何宗雄《雪泥鴻爪七五年》等出版物。
(2011.07.29《華僑新報》第10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