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3日 星期三

第750篇:《自語》

工友去了一趟金邊回來,談及柬埔寨的近況,對泰柬邊界糾紛憤憤不平,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始終無法解決。雖然,1962年海牙國際法庭已經裁定柏威夏古寺的主權歸屬柬埔寨,2008年7月8日,世界遺產委員會決定將柏威夏古寺和其他26處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泰國政府作出多次抗議,同年10月,兩國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今年2月5日,泰柬軍隊在柏威夏地區開戰,還出動了大炮等重型武器。

建於九世紀初的古寺是柬埔寨廟宇,這領土不能丟,於是就扯到了版圖問題。柬埔寨是中印半島最古老的國家,有超過兩千年的悠久歷史。秦、漢時稱「扶南」;《後漢書》稱「究不事」;《隋書》稱「真臘」;《唐書》稱「吉蔑」、「閣蔑」;元朝稱「甘勃智」;《明史》稱「甘武者」,明朝萬曆後才稱「柬埔寨」。全盛時期的吳哥王朝,稱為高棉帝國,版圖包括今日柬埔寨,以及泰國、寮國、越南部份地區;1430年(明宣德五年),暹羅入侵,包圍吳哥城七個月,最後攻克,柬埔寨遷都金邊。自此國運衰落,又屢遭越南入侵,1863年淪為法國「保護國」(殖民地)。如果將歷史版圖沿革下來,就很難分清國界。因為,一個是兩千多年的高棉,一個是只有七百多年的暹羅,若追溯歷史,當然要將領土歸屬九世紀就已建該寺的柬埔寨。

就像釣魚台,早在明朝以前,就有典籍編彙記載,是屬於中國的領土。日本政府認為,中國雖然在明朝或更早先發現了釣魚島,但至甲午戰爭開始後,日本簽訂《馬關條約》三個月前,即1895年1月,「經過日本政府的考察,釣魚島定義為無主地」,認為「中國只憑先發現或因地理原因並不可作為擁有主權的充分證據」,而將釣魚島納入日本版圖。1879年12月,正式將釣魚島列島標示為琉球群島之一部份。1945年日本投降,根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必須將《馬關條約》中割讓的土地歸還中國,包括台灣、澎湖列島等。而美國則根據沒有中國政府簽訂的《舊金山和約》將釣魚島群島劃入其托管管治,因為該和約「沒有明確具體提及釣魚島」。

查《田中總理、周恩來總理會談記錄》第13頁:日本首相田中角榮1972年9月27日訪華期間談到釣魚台主權爭議時,周恩來表示:「我們不要在這裡為它(釣魚台)爭論了。畢竟,在地圖上,它們是你幾乎找不到的幾個小點。它們之成為問題,只不過是因為它們周圍發現石油而已。」

香港保釣英雄陳毓祥這位潮州老鄉,於1996年9月26日率領五位突擊隊員,穿上救生衣搶灘登陸釣魚台,因腳部被繩索纏住及被船隻撞傷頭部,獻出了寶貴生命,還有18天才滿46歲。他的血沒有白流,不管政府是否支持,民間保釣運動不會停止,相信總會有一天,釣魚台會歸還中國。

政治就是這麼模糊,觀點與角度不同,看法各異。像美英法加等國上星期日對利比亞發動大規模軍事行動,是「正義戰爭」還是「侵略」,見仁見智。此例一開,以後只要某一國有騷亂,就可以「出師有名」,揮軍直入。這不是鬧著玩的,人命關天,空襲中多少無辜死去,又有誰去追究法律責任?我不是「慈悲為懷」,「憫人憂天」,我只是不明白,大國的邏輯是什麼?堂而皇之的出兵理由,先是伊拉克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後是阿富汗是拉登窩藏之地,現在是卡達菲鎮壓民眾,明天呢?下一個戰場在哪裡?武器供應商最高興的就是多開闢新戰場,越多越好。如果卡達菲像薩達姆那樣被送上絞刑架,奧巴馬總統的諾貝爾和平獎,就真的「實現和平」願望?

由於我的異議也招來非議。有朋友說我太「婦人之仁」,也有來函說我的觀點是「鄉願」,是「姑息」。這些善意的批評,我都接受。我承認在《震嘯》一文中,痛罵石原市長等人「天譴論」之過火,令人有「咀咒」之嫌,甚至有「人身攻擊」。我在文章後面說了一句話:「作為詩人要有憐憫之心」,而得罪了人,我也深感說不出的無奈和陣陣淒然。因為這是我的「自語」。

我只是就事論事,絕無其他用意。我知道這言論是溫情主義,更明白佛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沒有多少人會相信的。日本侵華犯下的滔天罪行,必遭天譴;震嘯是天災,南京大屠殺是人禍,天理循環,但百分之九十的無辜老百姓是善良的,天災報應是否應該發生在他們身上。

既往矣!當年南亞海嘯死了二、三十萬人,善忘的人們被時間沖淡了悲傷記憶,成了一大堆傷亡數字。日本震嘯也一樣,很快就成了過去。我們還要面對石油漲價、聯邦政府財政預算案若不獲通過將要舉行大選、魁北克明年購物稅加到百分之九等切身問題,從時事評論又回到實際民生中。畢竟,我們升斗市民能做的,也就發發牢騷,最後決定權還是選民手中一票選出來的政客;看他們如何利用我們納稅人的錢去揮霍,在新年度財政預算案中,如何向我們開刀,如何在選民身上再抽新稅,直到有一天遭到投不信任票而被另一政黨取代,輪流做莊,這就是民主政治。
(2011.03.25《華僑新報》第10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