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第748篇:《拾錄》

前天一場大雪,將滿地可變成一座雪城。新聞報導,魁北克省東部舍布魯克下了70公分的雪,比2007年2月14日情人節那天60公分降雪量還要大,學校停課,巴士停駛,商舖關門,全市陷入癱瘓。猶憶滿地可2008年三八婦女節那天下了約50公分的雪,令我們無法出席同學兒子之婚禮,我寫下第595篇隨筆:《雪戰》記下這場世紀大風雪,還填了「滿江紅」,有「六出成災,令墨客、難吟瑞雪。愛又恨:愛她純潔,恨她猖獗」之句,魁省政府規定每年12月15日到翌年3月15日,汽車必須使用冬天輪胎;如今3月份依然大雪紛飛,要是3月15日以後發生車禍,沒裝雪輪保險公司賠不賠?

來加拿大與雪打交道已經31年,再也沒有以前那麼愛雪,那麼喜歡詠雪。屋外下大雪,有整套《中國大百科全書》陪我,哪裡也不用想去,想起雪天躲在溫暖的書房中閱讀是多麼寫意的事。

我訂下閱讀計劃,先從索引看起,卻讓我有許多新的發現:這樣一部32卷大型工具書,竟找不到「馬英九」、「陳水扁」、「李登輝」的條目,我猜想其主要原因是不知道如何「稱呼」;因為在「董建華」、「曾蔭權」條目中,稱他們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但不能稱呼馬、陳、李為「總統」,又不能稱為「台灣地區領導人」,總之就是「身份」尷尬,所以乾脆不放。「柬埔寨」條目中,只簡單寫道:「1953年11月9日柬埔寨王國宣告獨立,1976年改國名為民主柬埔寨,1978年越南入侵柬埔寨,扶植金邊政權。1993年柬埔寨恢復君主立憲制,改稱柬埔寨王國。」把赤柬血腥統治下奪去300萬生靈的歷史輕輕略過。這與1999年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的《不列顛百科全書國際中文版》敢披露真相的原則截然不同;在第3卷第347頁「柬埔寨」條目下,詳盡描述赤柬所謂「民主柬埔寨」統治下的真實情形:「1975年紅色高棉佔領金邊後,即將居民清離城市。其他城市的人口亦被強行遷居農村,大搞挖掘巨型灌渠和其他公共工程,以推進農業生產。悲慘的生活和工作條件導致了全國性的飢荒和瘟疫。這些,再加上紅色高棉有計劃的消滅受過教育的人、中產階級和其他所有被視為與現政權敵對的人,到1979年,柬埔寨人至少死了100萬。」同樣,新買的這套《中國大百科全書》沒有將「波爾布特」條目放進去,而《不列顛百科全書國際中文版》在「波爾布特」條目中寫道:「其極權主義政權給柬埔寨人民造成嚴重苦難。他的極端共產主義政府強迫大批人口撤出城市,造成數百萬人死亡或流離失所,並留下了疾病和飢荒的後果。」「據估計,1975-1976年間,他的政府造成約200萬人因強迫勞動、飢餓、患病、受刑或被鎮壓而死亡。」

幸好還有「劉賓雁」條目,附上彩色照片,並在後面只簡單註明:「1988年移居美國。1989年所任中國作協副主席職務被撤銷。」其他港台作家如劉以鬯、余光中、洛夫、陳映真等都有條目。

好友來家裡閒聊,我將周德高《我與中共和柬共》和鐵戈《逐浪湄河》借給他閱讀,並介紹他翻查《中國大百科全書》一些敏感條目的模糊解釋。敢講真話是要付出昂貴代價的,有些文章就因為有一句話而被網檢凍結,所以收到美國山菊詩友的兩首詞,其中有一首是「菩薩蠻──詠茉莉花」,我一直沒有刊登出來,就怕被卡住不放行。朋友笑道:那麼宋祖英在大型演唱會高歌一曲「茉莉花」呢?

愛城曾習之老師在電話中告知,他收到了我寄去的《鄭石泉詩集》,但扉頁上簽名是贈予「馮雁薇詩友」,看來我這糊塗蛋又再次擺烏龍,相信馮雁薇姐收到的一定是寫著「曾習之詩友」那一本。美國陳國暲老師來電話,他笑說:「我今年虛歲89啦!你什麼時候才能來羅省看我,今年7月份你和曾任歐先生一起過來,別租酒店,就住我家,我們可以痛快聊天。」收到何宗雄校長的詩,才知道他剛入院6天,我立即給何夫人撥電話,了解病情,希望吉人天相,何校長無恙,早日康復,我會抽空利用週日時間去南岸探望他。85高齡的吳永存詩翁靈感奔放,創作源泉如江河翻騰不息,他刻在多倫多,還寫詩慰問詩友,令人欽佩。我收到溫州劉家驊詩兄與詩友徐西樓唱酬詩16首,首首都是擲地有聲的佳作,因篇幅有限,只能分期摘錄刊出,劉兄之「十二生肖吟」我陸續刊載了8首,尚欠4首未有版面刊登。近幾週收到許多新加盟詩友大作,也按時間性酌情發表。

上週末與譚公在福臨門飲茶,商榷出版《滿城賡詠集》(卷二)事宜,大約在2011年11月6日會慶前面世。這是迎接詩會成立12週年的一份成績表,由詩壇第313期到第600期合訂本,比卷一厚,作者資料也增刪修改;因為沒有對外出售,像卷一那樣,絕版就沒有了,所以希望詩友們踴躍訂購。其他詩友如果欲出版個人專集,也請爭取時間籌劃,像《懷石詩詞集》、《紫雲詩詞集》、《雪梅詩詞集》、《海語詩詞集》、《唐偉濱詩詞集》、《雷一鳴詩集》、《吳永存詩詞集》、《譚健民詩集》、《汪溪鹿詩集》等,相信上述每一位的詩都超過300首,完全有條件結集成書。
(2011.03.11《華僑新報》第104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