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第744篇:《無忌》

今天是西曆2月9日,4年前的今天,子漢(陳桂)先生病逝多倫多,當時《詩壇》正組稿迎接丁亥新春,臨時通知詩友,改為《沉痛哀悼子漢詩友逝世特輯》(《詩壇第371期》)。這幾年來,子漢先生的忌日都適逢新正,很多朋友有忌諱,所以都沒有寫東西悼念。「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網站特闢「紀念陳桂」一欄目,裡面有文章、詩詞、照片等共53篇,是目前唯一能追蹤子漢先生事跡的網頁。

重讀《子漢詩詞集》,掩卷痛哭,悲從中來。凝視與子漢先生合照,往事歷歷在目,4年過去了,慨歎「江山依舊,人事全非」,很多東西都改變了,唯一沒有變的,是子漢先生留在世人心中的完美印象和他的詩詞。想當年他為詩會的財政操心,親自建立賬目系統,又為詩集的出版來回奔走;即使搬遷到多倫多,仍然關心滿地可詩壇,多次專程回來參加詩會雅集活動;後來病危無法長途跋涉,就寄來支票吩咐訂購蛋糕慶祝詩會會慶、祝賀《滿城賡詠集》面世。所以,我不忌諱「新春大喜日子不宜寫悼念文章」這習俗,每年都會為子漢先生留點詩文作為永久紀念。

2007年9月2日,我赴多倫多,回來後填了「玉蝴蝶──赴安省潮州墓園憑弔子漢先生」:

「萬里晴空麗日,高秋爽氣,曠野孤墳。行腳匆匆,憑弔子漢詩魂。獻三束、淡香白菊;寄一朵、飄逸浮雲。喜同君,碑前攝影,夢裡傾樽。
留痕!椰林鴻爪,楓鄉足跡,韻圃耕耘。唱玉聯珠,與公賡詠最殷勤。記當日、病床握別;憶昨昔、車站離分。內心焚,柔腸斷裂,熱淚噙吞。」

2008年,「新正開筆適逢二月九日子漢先生週年祭有感成律二首」:
其一
開筆常懷子漢公,凡仙永隔太匆匆。
不堪祭墓重逢後,何忍招魂獨醉中。
夢裡尋陵憐墨客,醒時分手哭詩翁。
病床訣別心無掛,最憾途遙未送終。
其二
死去誰言萬事空,有詩傳世譽西東。
回眸怕問一生苦,下筆欣知百日功。
坎坷前塵存傲骨,崢嶸舊夢付清風。
欲聞仙界吟哦否,壺裡天途可暢通。

2009年元宵節,我填了「雨霖鈴──己丑元宵值二月九日子漢先生兩週年忌日有感」:
「元宵佳節,適陳公忌,漫天風雪。墓園有誰憑弔?憐荒草伴、孤墳寒月。兩載匆匆逝矣!對長空嗚咽。問子漢、何處魂歸?記否多城病房別?
相逢韻海心歡悅!唱酬中、詩誼深深結。韓江湄水同飲,讚彼此、意真情潔。駕鶴西遊,安息仙鄉主懷親切。酒奠後、獨醉遙思,淚灑腮猶熱。」

2010年新正,我又寫下「二月九日懷念子漢先生逝世三週年二首」:
其一
病榻辭君欲斷腸,年年此日倍哀傷。
何堪駕鶴追同道,不忍埋名葬異鄉。
詩路結緣欣有伴,琴弦絕響亂無章。
知音永息安湖畔,荒墓猶聞野菊香。
其二
三載思君苦弔亡,孤墳寂寞伴斜陽。
往生天國遺詩卷,逃難椰林憶戰場。
車站送行悲淚下,書房茗敘笑聲揚。
傳真墨寶千金價,不及漢公情義長。

今天,我寄了一副輓聯到《華僑新報》,是悼念一位值得景仰的儒醫陳卓芳中醫師,他與子漢先生一樣,是潮州人,同樣來自椰風蕉雨的印支,同樣為柬華、潮州人無私奉獻。我認識陳卓芳醫師整整30年,他用其仁心仁術醫治我的病,是我的救命恩人。猶憶1995年8月,我曾在報上刊登了一首詩「敬贈陳卓芳大夫」致謝:
二豎蹂摧遇救星,歧黃國手保康寧。
華佗聖德千秋頌,扁鵲仁心萬代銘。
卓術回魂芝圃茂,芳名蓋世杏林馨。
懸壺普濟神仙藥,橘井施醫壽百齡。

陳卓芳醫師與愛民頓曾任歐老師、廖如真老師夫婦是世交,在高棉朗諾政府封閉柬埔寨全國中文學校後,曾老師和廖老師曾經在金邊廣杏林藥材店為他們一群孩子任家庭教師,傳授中文。每一次曾老師夫婦到滿地可,我都會驅車載他們到陳卓芳醫師家聚會;曾老師出版新書《紅楓片片情》時,囑咐我第一時間送到普寧中藥家給陳醫師。我多年頭疼頑疾,是陳醫師幫我醫治;呼吸困難,心律不整等,都是陳醫師悉心醫療而逐漸痊癒。所以,我每年新春寄賀年卡時,都將陳卓芳醫師的地址打印出來,吩咐小女貼上,然後在賀年卡寫上祝福字句,偏偏今年出了意外,從郵局回來,才發現還有兩張地址遺漏在中秋月餅鐵盒裡,一張是溫哥華雷基磐先生,另一張竟然是陳卓芳醫師,當我準備補寄時,就接到了陳醫師病逝的噩耗,真是不可思議、玄之又玄的事。

上一篇隨筆曾經提到「書」與「輸」同音,新年不宜送書給親友,我是百無禁忌的人,年初三就送詩集和書到懷石兄的家,還托他轉贈兩本書給友人陳君。一連幾天,郵差陸續送來一箱又一箱的《中國大百科全書》,謝天謝地!32本全部到齊;還有三聯書店、商務印書館、天地圖書公司的郵包也先後送達,只欠最後3個。兔年新春,除了賀年、拜祭、悼念,又收「書」,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生記錄,常言道:「法律不外乎人情」,習俗也應如此;雖然,算命先生斷言我今年「白事不宜」,不可踏入靈堂,但寫寫悼念詩文,總可以吧!更何況有「書」就必有贏!
(2011.02.11《華僑新報》第104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