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6日 星期三

第745篇:《盧序》

與伍兆職詩翁合影於唐人街金豐酒家
伍兆職詩詞集》一千五百餘首終於成書,付梓在即,日前接到伍老來函,囑咐作序。我拜讀「許序」,深知自己的文筆,永遠無法與許之遠老師寫的序文並列而忝稱「盧序」;但作為伍老每首詩詞見報前的第一位讀者,多年來一直為伍老新書催生,能為詩詞集作序,是我的榮幸。

我與伍老於2000年2月26日首次在東坡樓酒家晤面。伍老性情中人,坦誠磊落,仗義執言;我多次謁「于遠樓」,飲酒聊天,共同切磋詩藝;11載詩壇攜手,忘年筆誼交心,不枉此生。家中珍藏伍老詩詞墨寶,手稿裝釘成幾大本;自從2007年10月,伍老開始使用電腦,並改用電郵寄稿,我每週傳真機再也收不到其龍飛鳳舞的手跡,科技的發達,將現代人欣賞書法的享受剝奪。

我用了幾個晚上,在工廠休息時間將詩詞集目錄從頭到尾逐一分類,發現伍老寫的題材非常廣泛,內容涉及時事、世局的詩很多,而詠物詩、詠花詩、詠四季詩尤多,年節應景和紀念日,更少不了吟唱,旅遊組詩也寫得十分細膩。祝賀《華僑新報》報慶和賀詩會由1週年到10週年會慶、「詩壇」由60期到500期,《麗璧軒隨筆》由200篇到700篇,琳瑯滿目。賀壽詩詞很多,感謝詩友贈書也寫了十幾首,而更多的是以詩會友,步韻唱酬。詩言志,以詩贈友,是千百年來的美事,伍老重感情,輕名利,他贈詩慰問病中詩友,寫詩詞悼念逝世親友,讀之感人肺腑。

我們倆雖然相差22歲,但與伍老「情如叔侄欣盈腑,義似師生樂滿襟」。他謙虛好學,古道熱腸,感懷成賦,字裡行間,流露無遺。清明掃墓詩中,有「今時吾往拜家墓,他日誰來祭我墳?」和「去年掃墓君同伴,今日行山我共誰?」之句,令人讀後掩卷長嘆。他文筆生動,鼠年詠鼠詩寫道:「蛇鼠竟然能上榜,鳳獅何以沒題名」?十二生肖怎麼會沒有鳳和獅?真頗有新意!

伍老的詩詞,通俗易懂,不咬文嚼字,而最重要的,就是貫穿一條「正氣」於詩詞中,他的詩句,有白居易的淺白,有賀知章的樸素,絕無精雕細鑿,沒有刀痕斧跡,容易引起共鳴。
伍老手捧《伍兆職詩詞集》於家中聖誕樹旁留影
他愛鄉懷鄉:「離人夢繞故鄉月,赤子情牽加國楓」;「長離故國心如水,久寄楓鄉月也圓」;「安居斯國成吾國,久別故鄉變異鄉」;「血濃於水鄉親義,葉落歸根桑梓情」。

他壯志盈懷:「縱有豪情揮熱血,但無機會獻丹心」;「心安理得當無鬼,慈善為懷自有神」;「兩袖清風無偉業,千斤市骨有知音」;「空有丹心難報國,愧無白手可興家」;「馬不衝鋒慚作馬,牛無耕力愧為牛」。

他看透世情:「落泊天涯人已老,寄留海外志仍昂」;「浮沉利海多風雨,淡泊名河少是非」;「曾經風雨重仁義,歷盡滄桑悉世情」;「起落無常思緒亂,風雲莫測感懷深」;「道合無緣難合作,志同有幸易同吟」;「歷盡滄桑人未老,掃清荊棘路重光」。

他亮節高風:「天涯流水不隨濁,海角浮萍也保清」;「一輪明月陪青髮,兩袖清風伴白頭」;「野鶴逍遙能上下,閒雲自在可縱橫」;「不與嬌花爭美艷,願同勁草顯奇才」;「吟詩應守平和仄,處世尤須義與情」。

他感懷世事:「望梅畫餅徒興嘆,水月鏡花堪喟噓」;「幾許富翁排榜首,何多浪子睡街頭」;「乞丐寒衾捱苦餓,富翁暖枕享風流」;「書包一樣人人背,壯志非同個個營」。

他對寫詩如痴如醉:「忘餐廢寢如痴子,詠月吟風似醉仙」;「揮毫弄墨清恬事,嚼字咬文甘苦工」;「不吟名利吟風月,只詠親情詠雪花」;「一日荒唐能事敗,十年努力可功成」;「習文學藝心仍熱,詠月吟風興尚盈」。他贈詩友:「相逢萍水應無憾,結識楓鄉幸有緣」;他曾贈送我兩聯:「白蓮吐艷呈高潔,墨筆生輝現彩霞」;「卻憐弄斧煩班祖,不忍拋磚驚墨郎」。

今年9月中旬適逢伍老80大壽良辰吉日,《伍兆職詩詞集》出版面世,是詩壇喜事;是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繼《滿城賡詠集》、《子漢詩詞集》、《譚銳祥詩集》、《鄭石泉詩集》、《白墨詩詞集》之後,又一本詩書問世。謹奉上小詞申賀,聊表心意,作為本文結尾,是為序。

最高樓
──賀《伍兆職詩詞集》出版

詩言志,吟唱見真情。誰解仄和平?滄桑歷盡知榮辱,凡塵見慣悟陰晴。樂推敲,勤探索,喜爭鳴。
一句句,壺中煩惱少。一字字,醉中靈感好。詞祝壽,壽星明。騷壇碩果書傳世,楓鄉巨著史留名。頌揚聲,隨伍老,蓋蒙城。

(2011.02.18《華僑新報》第10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