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第774篇:《詩旅》


2011年9月4日各國詩友於閉幕典禮上留影
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於9月3日晚上在明尼亞波利閉幕,曲終人散,大家依依不捨擁抱告別。相約明年10月於南美洲烏拉圭首都蒙得維的亞開幕典禮再聚,並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閉幕。

2012年9月2日與許之遠老師和各國詩人合影
我與許之遠老師於9月4日由美國明尼蘇達州回到加拿大,許老師在多倫多下機,休息一天,又於9月6日飛香港;我在機場逗留兩個鐘頭,再轉機飛返滿地可,抵達杜魯多機場已是晚上十點多。

小女說她這個星期往返機場數次,那天送我去芝加哥;週六晚接姐姐從羅馬回來;週日接我;週一是勞工節假日,市內所以租車公司休假,只有到機場才能租到車,星期二一早要啟程去紐約。

結束十天假期,昨晚回到工廠上班,腦海中依然是世界詩人大會留下的深刻印象。有緣與各國詩友七晚八天相處,彼此加深了解,交換詩集、名片,回來後將照片寄去,電郵往來,不亦樂乎!
與楊允達院長、許之遠老師、卡漢博士合影於遊艇上
我們從基諾沙開幕,到明尼亞波利閉幕,每一天的活動都安排得很緊湊,給詩人們營造了聯誼的環境和相處的空間。我們在巴士上,在田野中,在遊艇裡,都有詩聲、歌聲、笑聲、掌聲,大家不因年齡、膚色、國籍、語言、職位、宗教信仰、政治背景而有所隔閡,在詩的天地裡,不分彼此,不論貴賤,沒有「文人相輕」,而是互相敬重,以禮相待,真正達到了「詩人一家親」的境界。
與大會主席瑪麗安‧拉可維奇和各國詩人攝於威州農場
雖然這一屆詩人大會因為簽證問題,令很多國家的詩友不能趕來赴會,出席人數比去年台北第30屆要少得多,但氣氛良好,平添一份鄉村的純樸,多了一層田園的寧靜,對大家詩歌創作,增添靈感,創造條件。大會主席瑪麗安‧拉可維奇為了這次活動,嘔心瀝血,奔波勞碌;每位詩友分別從不同國家四面八方抵達芝加哥,僅僅安排機場接機一項,由早上直落到深夜,就疲於奔命。她將每天活動地點不斷變更,從民俗歌舞熱鬧的歡迎酒會,到迦太基學院莊嚴的禮堂;從密西根湖畔的和平公園,到南北戰爭博物館;從老人中心,到寧靜的密瓦基農場;從密西西比河遊艇,到豪華的希爾頓會議廳,每一項安排都頗費周章,值得一讚。她無私的奉獻,博得詩人們長久不息的掌聲。

《World Poetry Anthology 2011》(2011年世界詩選)作者簡介
在離開基諾沙前一天晚上,我們於燈塔附近的遊艇俱樂部聚餐,基諾沙市長波士曼親自來向我們辭行。餐會結束後,每位詩友獲派發一冊《World Poetry Anthology 2011》(2011年世界詩選),內中收進各國詩人的簡介、照片、作品,值得收藏,作為永久紀念。又頒發市長簽署的紀念狀。
《World Poetry Anthology 2011》(2011年世界詩選)封面
由於有許多國家多個城市申請主辦下一屆世界詩人大會,經過一番競選,愛爾蘭Mullingar穆林加市因為條件不足而最終落選,墨西哥也先後舉辦了三次,這一次申請不獲準,最後入選的是有「南美瑞士」之稱的烏拉圭首都蒙得維的亞,這是首次在南美洲舉辦,而且與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合辦。由於今屆來自拉丁美洲的詩人很多,當他們獲悉明年在西班牙語的南美舉辦時,掌聲如雷,載歌載舞。我們在酒店會議廳用晚餐時,才知道這個決定,並觀看介紹烏拉圭和阿根廷的影片,還獲得烏拉圭現任總統塔瓦雷‧巴斯克斯Tabare Ramon Vazquez Rosas的親自邀請,他將於2013年任滿,希望在他任內能促成第32屆世界詩人大會在南美洲舉辦。在申請主辦的說明會上,還詳細列明日程表,在烏拉圭三天,然後乘搭大船越過拉普拉塔河Rio de la Plata(銀之河)到對岸的布宜諾斯艾利斯,為期四天直至閉幕。這個南美第三大城市有1300萬人口,2007年被評為全球第三最美的城市,市中心的「七月九日大道」是世界上最寬的馬路(130公尺寬,超過16線道)。原來,著名的阿根廷探戈就是從布宜諾斯艾利斯的Boca發源的。我將這訊息電郵給兩女,她們都說明年會和媽咪陪我一道去烏拉圭和阿根廷。我希望明年能成行,更希望從現在起,自學西班牙語,就像過去聽錄音帶自學意大利語、德語、俄語和日語一樣,沒有機會講,就忘得一乾二淨了。我夜班有位寮國工友住了阿根廷12年,能講流利西班牙話,他說可以教我,條件是:我必須教他學中文。
2011年9月4日與楊允達院長、許之遠老師攝於閉幕典禮上
此次除了楊允達院長伉儷,我還見到去年在台北結識的很多詩人:我的偶像非馬,操流利漢語的魏雅風教授,以色列卡漢博士,法國瑪麗‧羅伯特女詩人,日本女詩人志田道子、田井淑江,韓國李鐘和博士,印度古瑪南博士,哥倫比亞女詩人貝拉博士,以及摩洛哥、墨西哥、厄瓜多爾、伊拉克、智利等詩人,我收到他們的名片數十張。來自中國大陸的詩人有二十多位,領隊北塔將他翻譯的《2011年中國詩選(漢英)》送我,其他詩人也有十幾位將詩集相贈,包括孫萌的《綠色熟悉我的聲音》、周道模譯的《三葉草》(周道模、龍泉、李國富著)等。其他詩人離開基諾沙後就去紐約,我們與大陸詩人劉波、李智一起到明尼亞波利市,直至閉幕。我們還與張小雲、王妍丁等詩人合影留念,又與劉波一塊到酒吧喝健力士黑啤酒,吃美味牛扒。我將最後幾本《白墨詩詞集》贈送孫萌、劉波和台灣詩人許其正。回到加拿大後,這幾天陸續收到詩人朋友大量的電郵;此次「詩之旅」,可謂滿載詩誼而歸也!
(2011.09.09《華僑新報》第107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