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7日 星期三

第771篇:《留痕》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網頁於2009年4月創建,除了將12年來600多期「詩壇」全部收進去,近兩週還將詩友作品逐一編製貼上。原則上凡是在《華僑新報》「詩壇」上最少刊登過5首詩詞,就被儲存進其個人「詩詞集」中。有些詩友已經辭世,但其作品會永遠保存,供後人閱讀;有些詩友雖然已離開詩會,但基於「尊重事實,保留原貌」之立場,還是會設檔案儲藏,除非作者本身聲明「版權所有,不得轉載」。這一萬三千首詩詞,是研究海外華人文學發展史的寶貴材料。

由於儲藏「各家詩詞集」之龐大計劃,純粹個人獨力支撐,時間與精力十分有限,只能利用週末或休閒才能抽暇陸續編製,所以工作進度緩慢。而且也許有遺漏、增刪,或在簡繁體轉換過程中出錯;有些詩友不想「保留原貌」,將當年發表的作品再作修正,這項工作只能在日後逐步完成。

自8月5日由《譚銳祥詩集》開始,因數量太多,以每年為單元編製目錄,方便索查;8月6日將《子漢詩詞集》貼上,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終於可以令陳桂先生遺作永遠保存。8月7日和8日。足足兩天將《伍兆職詩詞集》編製,只限於曾經在「詩壇」上發表過的,不包括刊登於其他報刊的數百首。《紫雲詩詞集》之完成,使我可以將「紫雲詠花詞」資料整理補充。《吳永存詩詞集》是對這位老詩翁辛勤筆耕的致敬。

然後就是天天加班,必須等到8月12日才將《海語詩詞集》編好貼上。8月13日星期六,中午與壇主譚公、李文燦師傅到福臨門飲茶,回來後就趕緊爭取時間,將四位多產詩友作品陸續貼上:《劉家驊詩詞集》、《信天翁詩詞集》、《姚洪亮詩詞集》、《唐偉濱詩詞集》。

8月14日星期日,適值中元節,家裡拜祭,好酒好菜,算是過節。我哪裡也不想去,一口氣完成了14位詩友作品上網,計有:《懷石詩詞集》、《彭鈞錚詩詞集》、《胡楠仁詩詞集》、《王一洲詩詞集》、《山菊詩詞集》、《黃國棟詩詞集》、《許之遠詩詞集》、《黃道超詩詞集》、《關不玉詩詞集》、《江麗珍詩詞集》、《蔡麗華詩詞集》、《高鴻泉詩詞集》、《趙瑞蘭詩詞集》、《墨浪詩詞集》等。

8月15日,一早起來,在下午上班前繼續完成9位詩友作品集:《于文詩詞集》、《黃國輝詩詞集》、《丁樹清詩詞集》、《李永洪詩詞集》、《李自然詩詞集》、《趙索泉詩詞集》、《何啟茂詩詞集》、《韓志隆詩詞集》、《北極狐詩詞集》。

8月16日,將《曾習之詩詞集》貼上後,就趕著與老伴去見耳科醫生,回到家已經下午三點,匆匆上床小睡一個鐘頭,又趕往工廠上班。今早六點許才放工打卡,回到家近七點,看到老伴與小女昨天晚上新買的傳真機,原來舊的又壞了,這已經是第五部。雖然很疲倦,我還是上網查看電郵,收到《七天》週刊記者胡憲(北極狐)寄來的專訪定稿,老伴的評語是:「寫得很真摰、感人,她的文筆肯定在你之上!」

由於考慮到有些詩友家中沒有電腦,無法上網讀到「各家詩詞集」,所以我唯有先將有電腦、能上網的詩友之作品先貼上,以致下列詩友的專集暫緩貼上:《雪梅詩詞集》、《汪溪鹿詩詞集》、《雷一鳴詩詞集》、《譚健民詩詞集》、《何宗雄詩詞集》、《陳國暲詩詞集》等。而數量最大的《李錦榮詩詞集》、《鄭石泉詩詞集》,必須用好幾天時間才能完成,目前先把數量少的「詩詞集」貼上後再編製上述兩部超過千首之「巨著」。而已成書的《白墨詩詞集》也將排到最後才貼上。

在我月底赴美國出席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之前,我會完成下列詩詞集:《冰玉詩詞集》、《許昭華詩詞集》、《薛世祺詩詞集》、《郭燕芝詩詞集》、《李少儒詩詞集》、《區家相詩詞集》、《林盛羽詩集》、《姚奎詩詞集》、《陳渥詩集》、《蘇朝詩詞集》、《馮雁薇詩詞集》、《莫愛環詩詞集》、《黃湯民詩詞集》、《吳瑞琪詩集》、《劉源詩集》、《敖詩豪詩集》、《李廣德詩詞集》、《王建華詩詞集》、《李晨青詩集》、《許懷嬌詩詞集》、《陳自邦詩詞集》、《羅汨詩詞集》、《林明理詩詞集》、《聞山詩集》、《鍾子美詩集、《赤壁詩詞集》、《徐西樓詩集》、《王大沐詩詞集》、《耶律詩詞集》、《崔學皋詩集》、《林子英詩集》、《曾廷昌詩集》、《崔壽偉詩詞集》、《劉運仁詩詞集》、《曾錫雄詩詞集》、《雷基磐詩集》等。詩友們可以在「詩壇」網頁上的「各家詩詞集」中,找到連線,一點擊藍字就能立即索查作品。這也是詩會12年來留給世人的成績單。

張德潛老師生前曾經將其詩作結集,取名《鴻爪留痕集》,何宗雄校長出版詩集與回憶錄,取名《雪泥鴻爪七五年》;能將作品付梓成書,留給後人一點文字,是文人的心血結晶。若無法出書則貼在網上,也能傳世,而且在網絡世界,流傳更廣,其影響甚至比出書更大。我有幸與諸詩友神交於「詩壇」上,很多人彼此素未謀面,今日又將其作品編製成集,給海外古典文學增添薪火,為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出點微薄之力,如果能引起共鳴,廣交天下吟侶,則斯願已足矣!幸甚!幸甚!
(2011.08.19《華僑新報》第10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