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第773篇:《赴會》

與大會主席拉可維奇、許之遠老師、詩人非馬於開幕典禮上
上星期六(8月27日)晚上,與眾詩友到唐人街金豐酒家出席伍兆職詩翁八秩壽宴。散席回到家已11點,老伴正在為我收拾行李。週日凌晨4點半起床,小女與媽咪送我到杜魯多國際機場。由於一早在網上辦理登機手續,所以很容易便入閘。

順利通過美國海關的安全檢查,到第76號閘門候機室,登上加航第8651號班機,於當地時間上午8點半抵達芝加哥O’Hare國際機場。取了行李,乘搭機場列車由2號大樓前往5號大樓,許之遠老師已經在那裡等我。世界詩人大會派專人來接機,最先抵步除了我們,還有日本、阿根廷、哥倫比亞、智利和美國加州詩人。

由芝加哥北上大約一百公里,便到達威斯康辛州基諾沙Kenosha市。這是個只有十萬人口的小市鎮,在密西根湖畔,風景優美、寧靜,沒有大城市的喧鬧。我們被送到入住的Best Western港口酒店,先辦理登記,取了掛在胸前的牌子,每人獲派一個藍色大環保袋,裡面有詩集、會議日程表等。中午,各國詩人陸續來到。楊允達院長與我們見面。由於房間必須要等到下午3點才能分配,我與許老師出去市區走走,到附近一家叫Marina Garden的餐廳吃午飯,服務員親切和靄,食物也價廉物美,給我們留下良好印象。我們在一家古董店流連,又逛街又拍照,返回酒店,取了314號房,許老師休息一會,我則享受免費上網。5點許,我們登上大巴士到一家Baker Street酒吧參加歡迎酒會。有夏威夷歌舞表演,場面非常熱鬧。

與許之遠老師於基諾沙市迦太基學院禮堂開幕典禮上
星期一(8月29日),在酒店用早餐後,8點半準時出發,到迦太基學院禮堂出席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開幕典禮。由2011年威斯康辛小姐唱美國國歌揭開序幕,各國詩人代表手持國旗順序入場,大會主席拉可維奇致歡迎詞,基諾沙市長波斯曼、楊允達院長等先後致詞,頒發榮譽博士學位和傑出詩人獎。午餐在學院餐廳享用,下午是第一場詩歌朗誦,分成英語組、西班牙語組、華語組。又安排監獄一位犯罪心理學家介紹牢獄囚犯寫的詩篇,印證了詩可以治療心靈創傷,可以令罪犯改過自新,可以使善良的素質昇華,使醜陋的靈魂淨化。詩人,應該是和平的使者。

於密芝根湖畔與印度詩人合影
5點許才離開迦太基學院,再去參觀展覽,然後回來,在酒店會議廳享用晚餐。飯後,與許老師到湖畔散步,看岸邊垂釣的人是否有收獲。有位仁兄釣到一條大魚,我拿相機拍下這畫面,許老師還吟了「即景」絕句。我們回房,老師從加拿大帶來Jack Daniel’s威士忌,師徒對飲,評詩論道,談世局風雲、人生哲理,獲益極大。

酒店附近釣友
今天星期二(8月30日),許老師凌晨4點便起身做運動,我也跟著起床,上網將《鄭石泉詩詞集》逐年貼在「詩壇」網頁上。又將這兩天拍的照片、錄影全儲存進手提電腦中,收到北極狐寄來伍兆職詩翁壽宴之詩友合照,又收到伍老寄來譚銳祥壇主詩作打字稿。許老師散步回來,還給我帶了一份酒店早餐。我們在8點左右集合,先去參觀有百多年歷史的Jelly Belly糖豆工廠,然後再到南北戰爭博物館。

和平公園與楊允達院長、許之遠老師、摩洛哥詩人合影
在博物館草坪上舉行第二場詩歌朗誦,依然分為英、西、中三個組。許之遠老師將他帶來的《致屈原》新詩集中兩首新詩:「漂水花」和「楓葉」一面朗誦,一面解釋。楊允達院長朗誦他的詩「疑惑」和「抱著我的孫兒」,他的詩原作是用法文寫成,像非馬的詩,非常簡練。他的「疑惑」寫道:「飛機在台北機場降落的感覺真好,因為我又重返青少年成長的老家。可是,這一趟我竟被認作外省人;飛機在武漢機場降落的感覺真好,因為我已回歸七十年前的出生地。可是,在鄉親們的眼裡我是台胞;飛機在巴黎機場降落的感覺真好,因為我已回到塞納河畔自己的家。這兒,法國佬都知道我是中國人。不要管他們叫我外省人,不去理他們呼我是台胞,我是住在巴黎的中國人。三地任我行走,我有我的自由,誰說我有鄉愁?」

我們在博物館用膳,然後進館參觀。下午兩點半回酒店休息,4點吃點小食,5點半集合出發,到密西根湖畔的「和平公園」,除了詩歌朗誦,還有紀念911的舞蹈表演,磚頭堆砌。每位詩人將自己國家帶來的磚塊,堆砌在樹木周圍,包括去年8月智利33名礦工困在700米深的地下69天獲救,從地底下取出的石頭。我看到智利詩人用西班牙語演說時淚流滿面,聯想到很多東西;我想到在死亡線上掙扎的礦工,想到救援人員絕不放棄,對比起草率清場、收拾殘局處理事故,我感觸得幾乎哭了出來,忘了寒冷的湖風吹襲,忘了夜幕降落。基諾沙市長致詞,再次歡迎世界各國詩人來到小城,他會將這代表每個國家的玫瑰花栽植在「和平公園」之中。

現在是星期三凌晨2點45分,我在酒店中寫下這一篇隨筆。雖然我熄燈,摸黑打字,但敲鍵聲還是把許老師給吵醒了。他現在就坐在我旁邊閱讀詩人贈送的詩集,我也收到十幾本。他隨即口占另一首絕句,要我加在吟釣詩後。並再三強調,師徒之間不應該互相吹捧。還有兩個晚上就離開基諾沙,前往Milwaukee密爾瓦基,仍有幾場詩歌朗誦會和詩人座談會,閉幕典禮在明尼蘇達的明尼亞波利舉行。9月4日下午4點許才由聖保羅機場飛回多倫多,與許老師辭別後,我繼程返回滿地可。我回到加拿大後,再做個總結。
(2011.08.31於Kenosha酒店314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