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3日 星期三

第753篇:《見聞》

自3月29日因腰傷休假在家,兩週很快就過去。前後給兩位跌打師傅治療3次,仍未有顯著收效。為了不讓我整天對著電腦,老伴每天堅持陪我散步,兩女放工回來可以同桌吃晚飯,一起聊天,我也有時間讀報紙、看電視新聞,又可以將《中國大百科全書》逐冊翻閱;而停了多時的資料蒐集也恢復運作,《人物生歿錄》由百家姓開始,估計有兩萬餘人,已結束李、張、陳、黃,其他各姓先添加名字,隨後再補充日期,已完成50多個姓氏。所以,工傷休假一點也不苦悶。

《每日大事錄》資料補充工作已經多年停頓,如今再搞,才知道不容易。還有《鴛鴦譜》、《壽命錄》、《生肖錄》、《學歷考》、《籍貫考》等,加上《個人年表》,時間總是不夠用,我開始嚐試到未來退休的滋味。要寫回憶錄,要出一系列專集,還要去旅遊,怎樣安排才妥當?

小女在超級市場發現她研製的辣味乳酪上架出售
很久沒有機會和兩女閒聊,如今可以聽她們談到華盛頓和芝加哥出差時之所見所聞,一起看照片,分享她們的快樂。小女這個週末又要去紐約視察,過去她研製沙拉醬,如今專門搞乳酪,成了「芝士妹」,她研製成功的辣味芝士已推出市場,銷路不錯,成就感令她自信心倍增。她的餐飲評級博客,點擊次數排行升至第5位,她說正與同事籌劃,準備出版評點餐館飲食的雜誌。

由於不能與家人討論案情,所以我從來不過問大女兒關於她出庭的事。除非該案件已經判決,不能上訴,成了結案,可以公開。從她兩姐妹身上,我看到東西方教育的差距,看到價值觀的不同,也看到許多法律的漏洞。老外的就事論事、對事不對人,這優點還是值得我們借鏡,雖然他們的處事方法效率差,有些呆板,甚至迂腐,機械化,不近人情,但法治的精神是很嚴謹的。

大女兒的同學雪兒是她的死黨,為了通過律師資格考試,不因交通或大風雪影響考期,兩個人曾經在律師公會附近一起租酒店,通宵溫書,以便翌日赴考。雪兒的母親整夜不斷打電話來騷擾,哭訴謂和父親鬧不和,又喝醉酒又想自殺,弄得她沒有心情專心應付考試,最後名落孫山,必須回去重讀幾個月後再補考。雖然後來終於考上,雪兒的父親是著名大律師,卻避嫌不肯介紹女兒進入其律師樓工作;幾番折騰後,她到大女兒的事務所實習,今年四月份將獲得正式律師執照,誰知其母親因酗酒而患上肝癌,上個月不幸病逝,看不到雪兒成為律師。一個大好家庭就這樣家破人亡,大女兒含淚說道:「我們真的很幸運,生活在幸福的家庭中,現在回想起來,才明白當初爸爸、媽咪為何一定要我們唸私校,一定要我們考上大學,沒有商量的餘地。我們很多小學同學,上了中學後就吸毒、懷孕,跟男孩子離家出走,沒有再繼續升學,現在已經是幾個孩子的母親,大好青春就這樣被糟蹋。」我們於是聊到「虎媽」,聊到傳統的家庭教育,直到深夜。

還記得2009年初,我剛從越南「探親之旅」回來,又風塵僕僕,趕到美國去看一對好友夫婦,為挽救他們瀕臨絕境的婚姻作最後的努力,返回加拿大後,寫下本欄第640篇隨筆:《廝守》。在文章最後寫道:「至於離婚的一百個人有他們自己一百個理由,唯有害人不淺的,就是他們在談戀愛時,說了一句:“要愛就去愛,是不需要問我理由!”」想不到我們白費心機,他們最終還是對簿公堂,以離婚收場,二十幾年的夫妻,成了陌路人,令我們十分痛心。緣來緣去,勉強不得也!可憐一對子女,被迫成了單親家庭的受害者,至於誰是誰非,即使包拯在世也有理講不清,因為他們各自心中都有一把尺,都有自己充分的理由,雖然旁觀者清,但局外人束手無策。

同一件事,觀點和角度不同,是與非,對與錯,截然不同。女兒說她們一致贊成離婚,既然相處下去也不會有好日子,為何還要拖泥帶水,糾纏不清?長痛不如短痛,何不一刀兩斷,乾淨俐落,從此勞燕分飛,各奔己程,互不拖欠。至於兒女,他們會長大,哪能一輩子在父母的保護傘下生活,所以不必考慮這些因素。作為朋友,我們無法為雙方作結案陳詞,只能為他們祝福!

我知道孩子真的長大了,隨著知識的積累,視野開闊,見聞增廣,她們懂的東西越來越多,分析問題的能力越來越強,說得有條有理,頭頭是道,父母「一言堂」和「我說了算」的時代已經過去。我們互相學習,互相尊重,也互相傾吐心中無奈,她們說道:「有爸爸、媽咪,是我們最大的幸福。我們引以為榮,珍惜眼前,一切以家庭為重,相信我們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

夜闌人靜,浮想聯翩,書房敲鍵,睡意全無,今夜,我沉醉在憧憬中,想到未來的日子,我忘記了腰傷。多少心中的委屈,身體的疼痛,都付諸一笑。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居八、九,區區折騰,那又算什麼?活到老,學到老,多見多聞,才能看透世情,看化人生;能經得起考驗的情誼,只有在患難中才感受到。願一切不如意的事,都像魔咒被破解,化為吉祥紫氣,善哉!
(2011.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