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 星期三

第790篇:《旅遇》


波士頓圖書館
趁工廠聖誕、新年兩週長假,我們本來打算全家去古巴。但兩女臨時獲通知,必須趕在12月28日上班,只好放棄。大女兒提議去波士頓幾天,雖然我與老伴去年五月曾經隨旅行團走馬看花去過一次,但已沒有什麼印象,所以我也贊成。網上租了希爾頓酒店三晚,以信用卡訂了房間後才知道出錯,將四個成人變成一個成人和三個小孩;打電話去交涉,職員說先辦理取消訂房手續,必須十天後才能獲退款。頗掃興的掛了線,再訂 Boston Park Plaza Hotel,免費泊車(希爾頓酒店每天泊車費45元)。還剩幾個鐘頭,我與女兒去Indigo書店,買了兩本波士頓旅遊手冊,回來後討論每日行程,將酒店地址輸入GPS中。小女兒則上網找尋哪家餐廳值得去光顧,老伴忙收拾各人行李。

星期六一早啟程,滿地可氣溫零下十六度,一路南下,溫度不斷上升。取道10號公路轉133省路,到菲立堡美加邊境,只有幾輛車過境。在Burlington加油,吃早餐,然後直驅波士頓,下午兩點半抵達,零上四度的天氣,陽光普照。酒店有代客泊車服務,我們需要車時,只撥個電話,五分鐘就有車停在酒店門口,小費每次五美元。這是波士頓規模最大的酒店,地處市中心,在公園旁邊,有941間睡房,是建於1927年的古典「歷史建築物」,我們取了十一樓1196號房,有兩個廁所。

我第一件事就是上網。酒店的Wi-Fi收費每天12元半,而且是以每部電腦計算,如果同時使用兩個,就25元。我們休息一會便出門,沿著Boylston大道步行,我與小女到公眾圖書館;老伴和大女去Prudential Center購物中心逛公司,彼此用手機短訊保持聯絡。圖書館可以免費上網,我用iPad接收電郵並覆信,參觀一會,便接到短訊,然後到附近一家意大利餐館用晚膳。又在酒舖買了兩瓶紅酒,兩瓶香檳(Veuve Clicquot和Moet & Chandon)和Remy Martin人頭馬干邑帶回酒店。
波士頓唐人街牌坊
星期日是聖誕節,所有店舖都休息,只有唐人街商店照常營業。我們由酒店步行到唐人街,在「潮州城」飲茶,然後到大牌樓拍照片,據悉,波士頓唐人街在美國排名第三,僅次於舊金山、紐約。我們到一家茶室喝咖啡,買份中文報紙,然後向港口方向步行,在火車站吃點東西,上網寄電郵。在港口酒店、波士頓茶葉事件船隻前駐足。本來打算去肯尼迪總統圖書館,由於必須返回酒店取車,所以押後。我們找到了昆西市場,有一家「Christmas in Boston」依然開門營業,兩女買了精美的紀念品,由職員在上面寫下她姐妹倆的名字和Dad & Mom,並寫「聖誕節於波士頓」。我們在一家酒吧喝點東西,她們三個女人吃生蠔、生蜆,又喚新鮮龍蝦湯、海鮮拼盆,我喝黑啤酒。

波士頓舊市政廳
我們照原計劃,找到了舊市政府大樓,1776年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就站在這陽台上宣讀獨立宣言。我們還到麻州州政府大樓,這座圓形金頂建築物的銅頂於1780年換成鑲23卡拉金頂。穿過兩個大公園回到酒店,休息一會,打電話給櫃檯取車,開去劍橋區Royal Sonesta酒店內的Artbar吃晚餐,還喚一瓶紅酒,飯後侍者端出兩女一早安排的生日蛋糕,祝媽咪西曆生日快樂!聖誕夜,我們開車遊了整個波士頓,返回酒店已經凌晨一點;24小時泊車服務,聖誕夜我們當然要多付點小費。
Boston Park Plaza酒店大堂聖誕樹前合影
星期一是Boxing Day,但由於經濟不景氣,今年波士頓商場沒有大排長龍的場景。我們先到一家法國餐廳Brasserie JO吃早餐,餐牌還寫法文;然後我自己先離開,去Barnes & Noble書店逛,買了幾本好書,還買了《波士頓的今昔》。商場可以免費上網,收到27個電郵。由於書太重,先回酒店放下,再與老伴和兩女去昆西市場,吃點零食,我買波士頓明信片。回程兩女去梅西百貨公司,我和老伴返酒店休息。晚餐在酒店樓下一家愛爾蘭酒吧用膳,當喚酒精飲料時,女侍者要求兩女出示證件,以證明超過21歲,又再要求回酒店取加拿大護照,強調這是「法律」,弄得氣氛很糟。

公園裡的銅鴨子群

哈佛大學創辦人哈佛銅像

MIT麻省理工學院
星期二一早去公園與銅雕鴨子群拍照片,然後退房。先去劍橋參觀哈佛大學,在附近吃早餐,在書店買了一本《英寮、寮英字典》,在校園逛了一個鐘頭,買頂哈佛鴨舌帽給我,還有酒杯等紀念品。然後去MIT麻省理工學院,只在外面拍些照片便離開。倒滿汽油後踏上歸程,我沒有轉入89號公路,而是繼續開93號公路北上,進入山區,雨便一直下個不停,越朝北氣溫越激降,由零上五度降到零下三度,雨點都開始結冰了。我知道不妙,五百多公里還開不到一半,心中很擔憂。

在離開新罕布什州進入佛蒙特州之前,在Littleton市一家麥當勞吃點東西,喝杯咖啡,小女要求給她駕駛,我很嚴肅的說:今天的天氣非常惡劣,我們車內每個人的安全很重要,稍有差池,後果不堪設想。五點許繼程,山路十分滑,下山就更難控制,終於,意外發生了!就在93號公路轉進91號公路不遠,車子衝下斜坡時,車速激增至時速130公里,而且無法減速;坐在前面的小女兒嚇壞了。我不得不煞車,車子立即在冰上打轉,一圈又一圈,最後撞到路牌,再衝進路旁雪堆中,終於停了下來。幸好車內沒有人受傷,一路經過的車子都停下來,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忙。我知道車子還可以開動,只是我旁邊的車門被撞凹了,車門把手斷掉,無法從外面開門。小女兒立即打手機給CAA(在美國是AAA)拖車,我們大約等了一個鐘頭,有拖車來救援,把車子從溝裡拖上公路,小女給司機廿元小費,他開車跟著我們數英哩,見一切正常才離去。死過翻生,我們到滿地可唐人街已經十一點半,到一家餐館喚海鮮四和菜,慶祝有驚無險,安全回來。今天打電話報保險公司,難忘之旅也!
車禍後留影
 (2011.12.30《華僑新報》第108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