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4日 星期三

第791篇:《歲首》

2012年元旦在風雪中降臨。除夕夜,兩個女兒都有節目,各自與好友們倒數歡度新年;家裡只剩下我和老伴倆,開瓶紅酒送舊迎新,並繼續為《雷基磐詩集》打字、校對。甥兒從紐約電郵來在時代廣場拍下萬眾迎接新年的照片,讓我這舅舅也能分享他一家人的喜悅。剛過子夜,就接到伍兆職詩翁的電話,一句「Happy New Year!」聽得出伍老興奮的心情;兒孫全部27人歡聚一堂,舉杯賀年,喜氣洋洋。我隨即在Face Book(臉書)中下載伍老手捧《伍兆職詩詞集》於聖誕樹旁之留影,貼在《詩壇》網頁「各家詩詞集」「《伍兆職詩詞集》目錄」中,又貼在《于遠樓詩詞》博客上。

元旦日一早起來,沒有像往年的「元旦試筆」,沒有「開筆大吉」,而是與老伴出門去享用豐富早餐,憧憬新的一年,有新的希望,新的突破。當然不會有什麼大計,只求家庭和睦,諸事平安,吉祥如意!回來後便給親友、長輩撥電話拜年;打開電話簿,由愛民頓曾習之、廖如真老師開始,然後是加州洛杉磯陳國暲老師,多倫多許之遠老師等等,今年唯獨少了香港郭燕芝老師,頗感惆悵。其他朋友大多寄電郵提前賀年,沒有電腦上網的,就用傳真或電話留言。很高興能與何宗雄校長夫婦拜年,很早就收到何校長的賀年咭;還有北京廖萃川老師、台北伍世文將軍、香港連明校長、溫哥華李錦榮詩兄嫂、法國許懷嬌同學、多倫多劉真文友等。而給我電郵賀歲的親人、好友、詩友、文友、同學超過百位,包括在世界詩人大會上新結識的各國詩友,以及許多新加盟而素未謀面的騷壇吟侶們。

喜知墨浪兄由國內回來,又遷了新居,我登門拜訪,將《鄭石泉詩集》和《白墨詩詞集》親自面呈。鄭石泉詩翁由溫尼伯回滿地可,剛去了一趟古巴,有機會將安排詩友們與鄭老一聚。吳永存詩翁仍在上海過新年,每週都有詩作寄來,從未中斷。停筆多時的李自然詩友日前由國內寄來賀年詩詞;還有溫州劉家驊詩兄,也難得有詩作寄到。懷石兄惜墨如金,只在其他刊物上讀到他的台灣遊記,但願新的一年,能收到其新作;我手頭上還有一冊《伍兆職詩詞集》,未知何時能送達劉府。

郵差送來多個郵包,除了愛城曾習之、廖如真老師送給老伴的生日禮物,其他三個都是書籍。原來是溫哥華雷基磐詩翁贈送的手抄詩集36冊,包括:《退省齋詩草》三冊、《滌凡餘吟稿》一冊、《養晦山房集》二冊、《悅榕軒詩鈔》一冊、《尚隱草廬集》三冊、《滌凡餘吟稿續編》一冊、《引蔓牽蘿閣吟艸》三冊、《廬落閑吟集》二冊、《知白守黑庵詩存》五冊、《埜麓艸堂吟錄》三冊、《望鄉雲亭吟冊》四冊、《隨緣苑詩彙》四冊、《聽松屋詩鈔》一冊、《雙楓館詞》三冊,還有印刷本的《太倉一粟集》和《莘園吟草》,是多麼珍貴的新年禮物,我必須立即寫一封信致謝。
溫哥華雷基磐詩翁以手抄詩集全套相贈
歲首展望這樣的文章,已寫了好多年,如今再也寫不出來了。因為,每年聽政客的元旦文告,千篇一律的空洞詞藻,來來去去都是希望停止戰爭、祈求世界和平,都是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都是經濟繁榮、市場穩定,然後就是大開空頭支票,到了年終盤點時,有哪一張能兌現?還是腳踏實地,不要談大道理,只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能平平安安過完2012年,能親眼目睹所謂「12月21日世界末日」的來臨和化為泡影,就已經很滿足了。至於港台「四英」(梁振英、唐英年、馬英九、蔡英文)誰能上台,都一樣將要面對無法解決的難題:「定位」。是特區行政首長(市長)、總統(地區領導人),應該以什麼稱號站在國際政壇上?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說什麼都是「白說」。

還是回到現實吧!到地庫收拾書房,整理積壓多時的「雜物」,在「取」與「捨」之間,我實在拿不定主意。許多已丟棄的文件,又從環保箱中重新拾起來,那怕是一張便條、會議記錄、酒席來賓芳名;還有旅途中的船票、火車票、飛機票、入場券、酒店單據;以及數之不盡的各式各樣名片。我狠下心拋棄了一箱又一箱的電腦打印網上資料、文稿、會議講話,還有堆積如山的舊報紙,只有信件還是必須保存下來。有幾箱書籍,是詩友、文友的出版物,準備贈送圖書館和作為文化交流的。還有十幾箱自1995年起的「新聞精選」錄影帶,都在猶豫不決中。兩女小學、中學、大學的作業、功課、參考書,已經一箱又一箱被環保了,但仍未清理完畢,還有一些遺留在後園小屋中。

我的兩週假期還剩下最後幾天了。由於要修車,不宜遠行,每天都呆在家裡,一有空就搞我的《無墨樓藏書錄》,以年份為單元,從2011年開始,然後逐年倒數,資料頗詳細,包括書名、作者、出版社、版本年份、頁數、字數、購書日期、購書地點、當時書價、備註等等,這六千多冊也許要搞好幾年才能竣工。在「備註」一欄,可以註明是作者贈送、已贈某某、遺失等。除此之外,我還為《李錦榮詩詞集》排版「埋尾」:編製目錄。當知道他決定詩集封面為黑底白字時,我很佩服他的勇氣,也深刻體會到「知白守黑」的真締。歲首展望,就展望詩友能多幾本詩詞集出版面世吧!
(2012.01.06《華僑新報》第108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