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5日 星期三

第794篇:《迎春》

除夕夜吃團年飯
壬辰年正月初一,正值星期一,在加拿大沒有放假,照常上班、上學,比起中國大陸、香港、台灣,海外華人過農曆年的氣氛顯然遜色。然而,送舊迎新的傳統習俗還一直流傳下來;舞獅鑼鼓聲和鞭炮聲,仍然可以在唐人街聽得到;新年見面的第一句話:「恭喜發財!」也已經寫進老外的報紙和演講稿中,總理、國會議員上電視向華人拜年,一定要學會說廣東話Kung Hei Fat Choi!

除了中國之外,朝鮮、南韓、越南都有過春節。日本陰曆「天保曆」於明治六年(1873年)停用,改用陽曆,原來的陰曆稱為舊曆,但日本人仍然照傳統習俗過年。泰國、緬甸、寮國、柬埔寨、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地都將春節列為最重要的節日之一。我曾在柬埔寨、越南、泰國、新加坡、香港、台灣、加拿大度過春節,唯獨還沒有在中國歡度,這一願望相信總有一天能夠實現。

這幾年,滿地可唐人街每逢春節都有「春晚」文藝節目演出,蒙特利爾華韻(鳳凰)藝術團一年一度的「春節聯歡晚會」,成了滿地可華埠的迎春特色。自2005年以來,分別在歌劇院和其他劇場主辦了《故鄉戀》、《中華情》、《歡慶中國年》、《慶新春迎奧運》、《鼓舞聲升》、《歲月如詩》等大型演出,而且每次都座無虛席、一票難尋。今年除了在Place des Arts歌劇院成功舉辦2012年春晚,還協辦《文化中國,四海同春》之巡迴演出。這些文藝節目,給海外華人的春節增添歡樂氣氛。
除夕夜攝於家中春聯旁
龍年伊始,賀年氣氛在「龍」的飛騰中,昇華到了頂點。「詩壇」連續幾期陸續收到賀年詩詞,以致稿擠,很多沒有時間性的詩作只能押後發表。許之遠老師寄來應節之五首絕句,黃國棟老詩翁給詩壇諸公拜年,曾習之老師將步韻和詩一起寄來。我也被感染,多月沒有創作,除夕一早起來,攤開紅紙,磨墨揮毫,寫了春聯貼在大門兩邊,當然不能太「陽春白雪」,必須隨俗而「俗」一些:「龍騰福降迎春喜,兔躍財臨賀歲忙。」我不用「兔走、兔闖」,也有私心,因為小女肖兔也!大年初一凌晨,心情格外開朗,填了《春從天上來》一詞,算是「新正開筆」吧!全是白話,也有意避開大道理,不再展望國泰民安、指望風調雨順,而是描述除夕團年飯,笑聲朗朗,喜氣融融之情景,並向詩壇諸公拜年。完稿後寄給詩友,隨即收到法國姚洪亮兄的和韻,今早放工回來又收到紫雲的依韻,他們都寫得很有詩情畫意,沒有我的白開水。去開信箱,收到唐偉濱的龍年明信片賀年卡,上面是他的一首五律《龍》,他說每年寫一首,十二生肖寫十二首,「十二年計劃」也!

今年除夕,恰逢週日,能夠留在家裡吃團年飯,不像往年,在工廠送虎迎兔,滿身臭汗過春節。為了這一餐團年飯,老伴忙得團團轉,只因為今年除了我們一家四口,還破例多了幾位客人,有大女兒的同事、同學,有小女兒的死黨、同學,三女一男,都是第一次到中國人家裡做客,第一次嚐試過中國新年。小女兒的同學綺娜,讀營養學,她為了這餐飯,上網查看「習俗」和「忌諱」,還特地穿紅衣赴宴,並用中文「寫」了「過新年」,製成了一張大紅賀年卡,打開來一看,裡面寫了「88」,寓意「發發」,貼了八張十元加幣和八個金色一元硬幣共88元,老伴說不要將錢取下來,留作永久紀念,我建議將這別出心裁的「發財賀年卡」用鏡框鑲起來懸掛。還有一張舍得立送的賀年卡,裡面也用中文端端正正「描」了「恭喜發財」四個字,倒也有板有眼,似模似樣。他們每人都帶酒來,每人都學會說Kung Hei Fat Choi!老伴精美可口的團年菜,色香味全,令鬼妹鬼仔們讚不絕口,還要求打包帶回家,人人有份。我們喝了好幾瓶酒,有Veuve Clicquot「貴婦凱歌香檳」,有紅酒、白葡萄酒、冰酒,最後是品茗我們從台灣買回來的烏龍茶。由於嚴禁酒後開車,大家聊天到近午夜才相擁告辭。他們還站在龍年春聯和新年飾物前拍照,並貼在臉書上與眾友分享。

春節最高興的事就是賀年。除了在網上寄出賀年幻燈片,還寄賀卡。在海外很難買得到龍年賀卡,唯一的辦法,就是去彩色影印,貼上龍年生肖郵票寄出。雖然這是被視為很「老土」的事,我還是樂此不疲,每年一封,風雪不改。也有文友用信件拜年,將自己一年來旅遊、出書、嫁女、抱孫、退休、遷新居等等諸事奉告。我曾接到卡城前輩阿姨的來信,謂她收到我的賀年卡,就只有短短幾句恭賀的詞,既高興又失望,因為不能知道我的近況也。我讀後深感歉疚,但也頗無可奈何!

還是通電話最親切。喜接國良大哥從越南打來的長途電話,我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只說:新年行好運,逢九難過,現在已踏上七十,「過」運了!我也一樣,虛歲五十九,驚險萬分,踏入六十,萬事亨通!正月初一,向長輩、老師、壇主拜年,然後赴大姐家給八十杖朝的姐夫和七六高齡的胞姐拜年。我家兩女一大早就去上班,媽咪在除夕夜給了她們倆壓歲錢和利是封。家裡每個人都趕在午夜十二點以前洗個澡,換上新睡衣。雖然身在海外,這迎春的傳統習俗相信會一直傳下去。
(2012.01.27《華僑新報》第109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