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日 星期三

第795篇:《情誼》

人生在世,離不了一個「情」字。真摰的情誼,比「愛」更能經得起時間和環境的考驗。而師生情、同窗情、筆墨情,都是繫於一個「緣」字。神交已久、素昧平生的詩友、文友,十幾年來憑筆紙建立的深厚詩誼,歷久不摧,堅固不移。雖然彼此相隔千山萬水,遠離半個地球,一聲問候,一句祝福,已經打破時空的隔閡;一首詩詞,一封郵件,便能化解遙思的愁緒。喜接知音萬里來鴻,一張龍年賀卡,簡單的幾行字,暖在心頭;一組旅遊照片,都是曾經一起長大的同校同窗,轉眼大家都是花甲之年,能擁有這份四十多年依然不變的母校情誼,我深感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的詩友,多時休筆,偶爾給詩壇投稿,令我喜出望外。像劉源兄寄來兩首「獨吟」,曾習之老師步黃國棟老詩翁的「賀新年」,李自然的詠四季七絕,李廣德的歲暮感懷,還有趙瑞蘭老人、山菊、黃國輝,以及法國關不玉、江麗珍同學,都斷斷續續有佳作寄來。日前收到汪溪鹿老詩人親筆手書賀年卡,他老人家也許知道我喜歡集郵,將寄國外的龍年、兔年生肖郵票全貼上,本地郵件61仙,他共貼了三塊半加幣,令我既感慨又感動,自2009年詠聖誕節兩首絕句之後就再也沒有讀到他的詩,我準備將他自2003年3月至2009年12月所發表的424首詩詞,製成一本《汪溪鹿詩詞集》,贈送汪老作為永久紀念。還有另一位譚健民老詩人,也停筆多時,他自2001年8月加盟詩會,十年來總共寫了238首詩詞,我也會編製一冊《譚健民詩詞集》送給他留存。海語兄自遷居多倫多後,已經很久沒有寄來新作,希望他有時間會繼續給「詩壇」寄稿,他十年來已經發表了463首詩詞。

回國的詩友,如丁樹清、趙索泉、韓志隆、何啟茂,有時還會寫詩寄來,敖詩豪2001年返回福州,兩年後寄了兩首奉和許之遠老師七律,之後就再也讀不到他的詩了;我每年依然會寄賀年卡,十年未間斷,盼望有機會相逢於福建。黃道超博士自去年四月寫過一首「清明節感詠」後,就再也沒有寄詩稿來,他於2007年12月加盟詩會,四年來發表詩詞134首,但願不久的將來,能再讀到他的佳作。近幾期欣見李文燦師傅步入詩壇門檻,可喜可賀,歡迎其他愛好舊體詩的朋友踴躍加盟。

高鴻泉詩友寄來神州之旅長篇遊記,每篇一首詩,寫得非常精彩。端華同學到中國、寮國、柬埔寨一遊,江麗珍、蔡麗華、許懷嬌等寫作高手,都將旅遊見聞寫出來,字裡行間,洋溢濃濃的同窗情誼;雖然我沒有機會同行,也能從文章中分享同學們的喜悅。吳永存老詩翁刻在寶島,他從台灣到中國大陸,然後又回台灣,詩詞創作一直沒有停下,詩友可以從詩作知吳老的行蹤。雷一鳴詩翁也在台灣,相信他回加後會有新作寄來。唐偉濱詩友和鄭石泉詩翁先後從古巴回來,有詩為證。

昨天剛接到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楊允達院長的電郵,告知今年第卅二屆世界詩人大會舉辦的地點有變。原來負責接洽的副院長卡漢博士身體不適,不宜長途跋涉,由以色列飛到南美洲阿根廷和烏拉圭,所以將大會地點改在以色列舉行,時間是九月底到十月初。我為了能赴南美洲,苦學西班牙語,深恐時間不夠;現在改在特拉維夫、耶路撒冷舉行,只說英語,不用學希伯來文。楊院長語重心長的說,希望下一屆詩人大會能夠在加拿大舉辦,任重道遠,我已轉告多倫多許之遠老師。

若能首次在加拿大舉辦世界詩人大會,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義不容辭,應該挑起這重擔。譚銳祥壇主當之無愧成為大會主席,負責統籌會議地點、住宿、旅遊、出版等籌備工作,要爭取政府的支持和贊助,這些都是不容易辦的事;人力、財力、物力,缺一不可。如果能成功主辦一次,能與世界各國詩人締結詩誼,那是名留史冊的千秋大業,詩會諸公能否鼎力助譚公一臂,促成義舉?

締結文誼,增進詩誼,都是人生雅事;而先修身、齊家,才能治國、平天下,所以家庭和諧,雖然是小事,也可以是大事。幸福人生,應該從家庭小圈子做起,夫妻和睦,合家歡愉,親情維繫,這情誼比什麼都可貴。為了團年飯,老伴忙了整個除夕,兩女看在心裡,年初六晚上,她倆請我們到老城一家牛扒屋用晚餐;這家餐廳一位難求,三個星期前已經先訂了桌子,要不是她倆帶路,我們是絕不會貿然走進來。喚了一瓶紅酒,舉杯祝龍年步步高陞,吉祥如意!小女說她剛接了新的項目,也許有機會到德國受訓;大女兒說她也在草擬一份計劃書,如果一切順利,她會被派到上海洽商合約。正當大家沉醉在一片憧憬中,女兒同時開口:今年是您倆結婚三十週年,我們送飛機票給您倆去法國旅遊,可以探望在巴黎的舅舅、在北愛爾蘭的阿姨、在里昂的小姑媽。最好選在五月份,又可以同時慶祝老豆虛齡六十。我說工廠很難拿假期,除了七月和十二月全廠每次休假兩週,其餘時間最多只能一個星期。小女兒說,機票一買,就一定會去!我說,12月22日「世界末日」翌日,大姑媽邀請八個家庭一起組團,乘加勒比海遊輪十天遊,如果時間允許,希望大家一定參加!
(2012.02.03《華僑新報》第109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