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2日 星期三

第798篇:《相守》


2012年2月25日珍珠婚慶攝於無墨樓

14年前,本欄寫過《琴瑟》(1998.07.31),到滿地可探親的敖詩豪先生讀後,寫了一首七律回贈:「青梅竹馬意悠悠,激烈壯懷筆力遒。情湧毫端千扎信,鵑啼柳上幾番愁。夫妻本是同林鳥,琴瑟何需異曲酬。往事如煙欣過眼,西窗剪燭寫春秋。」(刊登於《詩壇》第78期)轉眼敖先生返回福建已經11年,重讀舊作,回味無窮。「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願敖先生諸事吉祥如意!

寫《琴瑟》一文時,大女兒15歲,小女兒才11歲,如今,我們倆已經在60歲邊緣了。回首30年來攜手並肩走過的坎坷崎嶇路,的確令人感慨萬千!今早收到譚銳祥壇主的七律贈詩,去開信箱,又收到何宗雄校長郵寄來賀詩,讀後感懷五中,無言銘謝。昨晚在工廠起草了一闋詞,平淡無味:故國同窗成伴侶,劫後重逢、港島迎婚娶。卅載齊眉情萬縷,並肩攜手經風雨。 天賜麟兒添兩女,母愛栽培、拔萃功名取。歷盡滄桑緣幾許?詩題紅葉傾心語。
──蝶戀花‧珍珠婚慶贈內子

我於1981年抵赴港迎親,內子於1981年聖誕節抵滿地可,1982年2月25日,我們在滿地可法院舉行簡單的婚禮,當時由陳健新先生和法官一起主持,有多位好友到場見證。30年過去了,那一紙婚姻證書還在,陳健新律師已辭世,見證的好友們兒女都成家立業,而我們也即將步入老年階段,再過幾年,就會被授予「長者」身份,享受「耆老」稱號,屆時也夠資格參加「敬老會」了。

1982年2月25日攝於滿地可法院結婚登記前

卅年後(2012年02月25日),再到滿地可法院前留影懷舊。
30年來,我們經歷了多少風風雨雨,飽嚐了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看透了盛衰榮辱,起落浮沉。目睹一雙雙情侶分手,一對對夫妻離異,昔日山盟海誓,今朝反目成仇;也曾多次充當說客,或遠赴他州為挽救瀕臨危險的婚姻做和事佬。事實證明,緣來緣去,勉強不來;是前生註定的,怎樣折騰,最終還會在一起;否則,任你如何努力拉攏,結局仍然各散西東。我們平淡過日子,既沒有幾克拉的大鑽戒,也沒有羅曼蒂克的蜜月旅行,更沒有堂而皇之的隆重婚禮。我們也不會「相敬如賓」那麼見外,不學梁鴻、孟光「舉案齊眉」那麼老土;而是「有碗說碗,有碟說碟」,不需要拐彎抹角,也不需要說悄悄話。「老夫老妻」的生活,已沒有甜言蜜語來增添味精,也沒有打情罵俏來調劑日子。我們互相尊重對方,各有自己活動空間,互不干擾,也互不猜疑。我躲進書房,老伴會端來熱辣辣的食品,或遞來一杯香濃咖啡;烈日下在後園工作,老伴會給我一大杯涼茶,或一瓶冰凍啤酒。而我也知道自己的角色,倒垃圾、推環保車、吸塵、換燈泡、修理水喉等,包在我身上;而家裡的電器一到我的手中,就往往中了女兒的預言:「拆卸後裝不回,最後一定宣告失敗!」

剛到加拿大才幾天,攝於滿地可植物園(1981.12.28)
30年來,我們含辛茹苦,東遷西徙,從滿地可遠遷亞省愛民頓,住了三年後又搬回魁省;一次又一次搬遷,藏書一箱又一箱裝卸,都是老伴一個人將書籍綑綁、標籤,註明第幾個書架、第幾層,以便能還原。我賺回來的錢,買書去了一大截,卻從未聽過一句怨言。當知道我渴望得到百科全書時,她毅然鼓勵我買下來,雖然書價是九千人民幣,她說了一句:到餐館吃下肚子的,都不止這個數目!而我從未聽過她抱怨家裡的空間都被二十幾個大書架佔據;每次看到有書架廣告,還剪下來留給我。每年書展,我是不容錯過,老伴總會提醒我要安排時間參觀。過去的剪報堆積如山,後來終於清理;而自1995年起就未曾中斷的「新聞精選」,也足足錄了十幾年,到去年才因錄影機壞了而中止。詩會成立後,老伴挑起詩詞打字的擔子,很多詩友未能上網寄稿,每次收到傳真,她會第一時間用手寫板把詩詞打字,留待我每星期三組稿時備用。老伴還是我的得力助手、私人秘書。

30年來,家裡打理得井然有序,我是從來不入廚房,不打開雪櫃的,偶爾幫忙洗一次碗,就被女兒當成頭條新聞大豎拇指。繁雜的開支賬目,都是老伴一人精打細算;初一十五、時年八節、先父母忌日,這些拜祭事宜,我一概不知。醫生約會、社團宴會、親友喜筵,所有安排都是老伴的工作。用「日理萬機」形容她,其實一點也不過份,因為她除了繁忙和永遠做不完的家務之外,還要為女兒作心理輔導。每當大女兒在律師樓遇到不如意的案件,或情緒低落時,總愛到我們臥房中和媽咪一起睡,聊天到凌晨,有什麼心事、疑難,一一分憂、解答。小女兒更是媽咪的廚房密友,母女倆研究如何做好一道菜,應該怎樣才焗出香噴噴的麵包、蛋糕。學業上也是母親的極力支撐,她姐妹倆才能讀出好成績來。昨天,小女兒說她想到麥基爾大學攻讀MBA工商管理碩士,媽咪立即大表贊同,有困難直說,我們全家人一定支持!所以,我這一家之主,其實比不上她「一家之煮」!
執子之手,與子同行!(2011.10.29於Chicoutimi)
本週六珍珠婚慶之際,以五年前紀念銀婚之詞作為本文結尾,並衷心感謝壇主、何校長贈詩。

多麗
──銀婚之慶贈內子兼謝眾吟侶賀詩
乍回眸,頓驚歲月悠悠。憶校園、同窗共硯,忽逾四十年頭。湄江畔、青梅竹馬;楓葉國、小築書樓。亂世紅塵,赤繩白首,韶光如夢閱沉浮。廿五載、齊眉相守,卿我數風流。憑心血、栽培兩女,澹泊無求。
美姻緣、前生註定,執子之手遨遊。歷艱辛、遍嚐甘苦;越險關、倍感溫柔。勤儉持家,孝親重義,樂觀應變解憂愁。更何必、山盟海誓,真愛度春秋。銀婚慶,詩章饋贈,誠謝吟儔。
(2012.02.24《華僑新報》第109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