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 星期三

第799篇:《婚慶》


蛋糕師傅依照圖片用手工捏造了一模一樣的配偶
上週六清晨六點許才放工,工頭本來叫我當天下午四點鐘返回工廠加班,我推辭了,他睜大眼睛說:老闆付兩倍工錢!我告知星期六是結婚卅週年紀念日,和家人吃午飯;他笑說:午餐後睡一會,還可以回來上班。又長嘆道:唉!我和老婆結婚十五年,她就先走一步;後來兩次同居,兩個女人都離我而去;要在一起卅年,實在不容易!不管怎樣,能夠加班就回來,若不能來也就算了。


慶祝珍珠婚慶與30週年蛋糕合影
由於約了兩女去吃飯,我睡到十點鐘就醒來,十一點和老伴與小女出門,週五晚的大風雪,令滿地可一片白皚皚。老伴不停嘮叨:吃一餐飯,又何必冒大風雪去到老城?小女說:是家姐一早訂的桌子。到了舊碼頭,找到車位,小女付泊車費三小時。輪到我開口了:吃一頓午餐需要三小時?
我們一家與姐夫、大姐合影
我們步行到一家會所,從外面看一點也不像餐廳。裡面竟沒有空位子,「不是說妳姐姐一早就訂了桌?」稍等片刻,侍者帶我們進去包廳,門一打開,我們愣住了:巨大的金色30和寫上「百年好合」的充氣香檳、氣球,充滿喜慶氣氛。只見吳樹發甥兒、梁淑明甥媳夫婦和兩個小女兒迎接我們,他們一早就來佈置會場,長女神秘的告訴我們:「還有很多驚喜陸續而來!姑媽、姑丈和幾位表姐全家都會出席。」原來是她姐妹倆親自到姑媽家邀請,能夠請到姐夫和大姐,令我們受寵若驚!

與吳樹發甥兒、淑明甥媳和兩名可愛的甥孫合影
由於保密得天衣無縫,我們事先全然不知,我以為吃一頓便飯,所以只穿牛仔褲襯衫,幸好剃了鬍鬚;而姐夫、眾甥孫都西裝領帶,大姐、甥女們皆盛裝赴宴。大姐和姐夫送我們每人一封利是;寶娟甥女也送我這個舅父一個紅包;澍嫦甥女送我們一個大茶壺,寓意同飲一壺茶、白頭到老;地產經紀的樹發甥兒推掉所有約會,他送我們一對30週年紀念的香檳杯,一瓶Louis Roederer法國香檳,一瓶18年期Gold Label Johnnie Walker威士忌酒。兩女告訴姑媽:今天是家人一起慶祝!

與兩甥女澍嫦(右二)、寶娟(右三)及甥婿溫成喜合影
大廳簽名桌上擺放一本精美的留言紀念冊,原來兩女一早就聯絡了親人、長輩、好友們為紀念冊留言。我一頁一頁翻閱,一次又一次驚喜,因為,裡面有姑媽、姑丈的珍貴題字、贈詩;有表哥、表嫂、表姐和眾子女的留言;有來自法國陸國翔舅父、英國(北愛爾蘭)陸惠茱細姨、香港陸惠萍姨媽、陸國彬舅父、陸國偉舅父的留言、贈詩、照片;有來自多倫多五姨婆、蕭文傑表叔的留言、照片;有來自美國Elsa阿姨的留言;有兩女好友們、包括自稱是我們的乾女兒奧蒂麗、綺娜的熱情洋溢信函;以及她姐妹倆的長信。還有從「無墨樓‧麗壁軒」博客上列印出來的隨筆《相守》。

與76歲的胞姐合影
伍兆職詩翁饋贈詩詞,親筆書寫於紀念冊上
而最令我們驚喜的,是兩女竟然找到詩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懷石詩兄親筆為紀念冊題字。為了高度保密,她們自己先在電話約好,再利用晚上登門拜訪索字;當我讀到譚公賀聯墨寶、伍老賀詩和《臨江仙》墨寶、懷石兄龍飛鳳舞的題字時,激動的心情非筆墨能形容。我深感內疚,竟讓女兒去驚動詩壇前輩泰斗,似乎有點過份,心裡總是過意不去。就像懷石兄說的:「比起騷壇的雲松野鶴之紅、藍、金、鑽,我們怎敢說珠、玉在前呢?」的確,卅年珍珠婚只屬小兒科,不值得大張旗鼓,勞師動眾,比起四十年紅寶石婚、五十年金婚、六十年鑽石婚,算不了什麼!這也是我們一直主張低調的原因。我們之間只互相送一張賀卡,我抄了《蝶戀花》並剪下《華僑新報》麗璧軒隨筆《相守》貼上,老伴在賀卡中寫道:「希望今後每年的結婚紀念日能到一個地方度過。」感謝懷石兄嫂除了題字,還饋贈一瓶名貴紅酒和一枝大毛筆以及一幅墨寶書法;他在電郵中戲稱:「如椽大筆唯兄能扛,紅山珠玉,眼前耳後,都好商量;百萬日恩,當仔細數千金孝女,羨煞吾輩也!」
懷石兄贈大毛筆和書法、題字

姐夫用秀麗的字體在紀念冊上題詞,一筆一劃,非常精緻,並加蓋了「吳瑞琪」印章。很多年沒有見到大姐的字跡了,能獲得她的題字十分珍貴:「國才胞弟、惠茵弟婦:三十週年珍珠婚誌喜,並祝你倆百年好合,幸福家庭,快樂安康生活!胞姐盧淑吟祝2012.02.25」。甥媳淑明的留言,讀後很有感觸:「30是一個相對小的數字,但30個365天就是一個了不起的大數字,當中包含了許多難以計算的包容及磨合。多謝你們為後輩樹立了一個相親相愛、婚姻幸福、家庭美滿的榜樣。」澍嫦甥女還在題字處加了貼紙;寶娟甥女除了中文,還用越文祝賀。伍兆職詩翁愛女伍婉嫻Diana也用電腦打印一段祝辭,後面一句還寫道:「May you have more years together」天長地久矣!紀念冊最後面,貼了巴黎鐵塔、凱旋門、聖母大教堂,寫上Bon Voyage!原來是兩女送我們五月份去法國旅行的機票模擬。

左起:嘉珮、嘉珈與看著她倆長大的吳澍嫦表姐合影
笑聲、掌聲、歌聲、賀喜聲中,拍了很多照片,餐後有切蛋糕儀式。女兒說她將一對中國新郎新娘的圖片交給著名的蛋糕師傅Paige McEachren夫人,她用手工捏造了一模一樣的配偶,花了不少心思;蛋糕是紅色加金色,小花瓣都是可以吃的,兩個30金餅置頂;老外說這個蛋糕「很有中國味」!

大家在紅色蛋糕前合影留念
散席已經是下午三點半。我們到30年前註冊結婚的法院前,再次攝影留念。回到家後將30年前和30年後兩張在法院前拍的照片貼上《相守》隨筆中;大女兒見後感慨的說:30年前爸爸和媽咪結婚的法院,30年後我每個星期都要到此出庭,莫非這也是「上天的安排」?收到了很多親朋好友的祝賀,包括曾習之老師的《蝶戀花》,還有詩友們的賀詞,隆情高誼,銘刻五中,在此一一致謝!
(2012.03.02《華僑新報》第109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