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第232篇:《贈書》

昨天郵差送來了何宗雄校長饋贈的新書《自做豆腐吃出健康》,帶到工廠,利用休息時間瀏覽,獲益良多。何校長將數十年研製豆腐之豐富經驗、切身體會和成功心得公諸於世,還追溯豆腐之歷史淵源,探討豆腐的營養價值,十分難能可貴,相信本書對弘揚和推廣中華飲食文化,肯定會有所貢獻。何校長興學辦校,作育英才,桃李滿門,其成就與此書相得益彰,名垂青史也!

能在有生之年留下幾本書傳世,的確是件人間快事,而若能尋覓愛書人,俾將心血結晶贈予知音,引起共鳴,聆聽迴響,更是兩全其美。家中藏書,最珍貴的,應屬作者親自簽名題字,而對獲贈送的書,往往比買回來的,還更愛惜。對書痴來說,沒有什麼禮物比贈書更為貴重的了。

這些年收到文友的贈書已超過百本,都是擲地有聲之佳作,視為奇珍,特闢獨立書架收藏。

泰國詩人李少儒兄已先後寄來《求劍》(詩詞評論集)、《未到冰凍的冷流》(新詩集)、《五月總是詩》(新詩集)、《言志集》(舊詩集)、《中秋詩集》、《李少儒詩畫卷》等書,他的指畫,名滿湄南,他工筆畫的人物栩栩如生,其泰皇肖像系列,現為曼谷國家博物館收藏。

遠居澳洲的黃玉液(心水)兄這幾年來共贈六本書:《沉城驚夢》(小說)、《溫柔》(詩集)、《怒海驚魂》(小說)、《我用寫作驅魔》(散文集)、《養螞蟻的女人》(微型小說)、《溫柔的春風》(微型小說)。黃玉液兄是澳洲墨爾本澳亞民族電視臺副台長兼節目主持人,他的作品被收入中、台、澳三地十二種辭典、類典、文學大系、選輯、教科書及文學史中,神交紙上,尚未瞻韓。他還寄贈其夫人婉冰女士的散文集《回流歲月》,筆鋒清麗,篇篇流露真情。

多倫多許之遠老師著作甚豐,他的贈書,他的字畫,都是極珍貴的瑰寶。除了《暗潮》(長篇小說)是在香港買的,《唐人街外史》(程千里)是在多倫多找到,其餘各書都是他寄贈的,計有:《許之遠詩詞初集》、《許之遠詩詞別集》、《致屈原》(新詩集)、《一九九七香港之變》(評論集)、《諤諤集》、《許之遠書畫冊》等,他曾為拙作《泣歌詩集》作序、題簽,還為《無墨樓吟草》校正,是詩詞創作路上的啟蒙老師,所贈「墨梅」,十幾年來一直懸掛廳中。

法國巴黎薛世祺老師除了前述饋贈《八十長青集》、《花都塔影集》、《山水情唱和集》等,還送來七百餘頁厚的《中華詩魂》,蒐集了大陸一千九百餘位詩人詩詞三千多首,洋洋大觀。

汕頭陳國暲老師是著名詞家,他鋼筆字手抄面世的《寒香燕詞草五百首》對我影響很大,他的百首詞集已先後付梓出版了《百蝶戀花集》(一百首《蝶戀花》)和《鷓鴣百唱集》(一百首《鷓鴣天》),後者由其胞妹陳樸用毛筆字楷書抄寫,尤其珍貴。陳國暲老師還送來潮州九十一歲女詩人陳鳳兮的《雨後十年》,陳鳳兮是陳毅留法同學金滿城之遺孀,她與聶紺弩唱酬最多。

法國巴黎姚思的《夜落湄江》,是揭露赤柬殘酷暴行之實錄。像這樣的難民文學,最先出版的有澳洲黎樹的鴛《苦海情》、心水的《沉城驚夢》、《怒海驚魂》、姚思的《患難餘生》,都是活生生的史實。多倫多詩人聞山贈送《印支船民的》歌和《聞山詩葉》,多倫多散文作家阿牛(馬瑞祥)贈《阿牛散文集》(之一、之二),多倫多作家、刻在滿地可的老牛(陳文)贈送哀悼其亡妻萍心(郭莉)的《傷逝》,丹麥郭揮贈散文集《天上人間》,以及已故多倫多詩人郭逸之贈《熹光樓詩鈔》(卷一、卷二),已故張德潛老師生前從美國加州寄贈《鴻爪留痕集》等。

還有一本《我的心在天安門》,是台灣詩人余光中贈送的。猶憶1989年9月27日,國際筆會在滿地可開會,我開車陪許之遠老師去酒店接余光中、齊邦嬡、俞淵若等幾位作家到唐人街金豐酒家吃飯,席間獲贈這本由余光中主編的《六、四事件悼念詩選》,並用鋼筆寫了幾行留言;當談到大陸出了一本《台灣現代情詩選》中,收錄了余光中多首情詩時,詩人問我能否割愛,將此書相贈,因為他本人從未見過該書。翌日我將詩集帶去酒店,並邀詩人和其夫人到東坡樓飲茶,還喚了伊麵,一幌就快十二年了,趁記憶還未消失,匆匆寫下這段贈書佳話,作為行蹤見證。

《劉賓雁言論集》是一位住在美國的朋友贈送的,收到幾天後適逢劉賓雁來滿地可,在麥基爾大學演講,時間是1990年5月8日晚上,在演說未開始時,我把書遞給劉賓雁,他在扉頁上寫了幾句話:「謝謝您對我的關注,希望今後能在探討中國問題上有機會合作,向您請教。」像這樣謙虛的留言,不知其他朋友的書頁上寫的是否也一樣。作為史料,這些贈書、贈言都有保存價值。而最實用的,還是懷石兄贈的那套廿大本《不列顛百科全書》,愛不釋手,他在扉頁的留言令人回味:「最敬先生誠無悔,不信東風喚不回」,這十四個字比兩千人民幣書價還珍貴!
(2001.02.23《華僑新報》第5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