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632篇:《偶錄》

北京天壇
今早六點放工,厚厚的濕雪覆蓋車頂,要掃雪才能把車開走;一路上交通阻塞,回到家已近七點。不管三七二十一,爬上床就去見周公。9點正電話響,「快起身寫稿!」是老伴的聲音,我還以為在夢中。「妳不是說好這個星期無法打電話喚醒我?妳在哪兒?」「我在北京,現在是晚上10點。今天遊故宮,明天登萬里長城。」自上個月回香港,我們每天兩次通話,白天是我打去,晚上是她與兩個女兒的閑聊時間;而每逢星期三,她一定會在上午9點鐘準時打來,比鬧鐘還要管用。

懶洋洋起身,冷清清的屋子,講話都有回音似的。洗個臉,先煮一鍋飯,把昨天吃剩的東西放進微波爐,就是一餐。小女兒因為要應付考試,上個週末沒有回家,留在麥大校舍溫書;我和大女兒也各忙各的,她一連兩天和同學在蒙大圖書館找資料,寫報告,約定我星期六下午一起去書展。

與惠萍家姐、國偉弟、潔芬弟婦攝於天安門廣場前
我星期五晚上從5點開工,一直到星期六上午7點半才放工,回到家8點許,打個電話去香港,然後匆匆上樓睡覺。中午11點就醒來,將大女兒幫我建立的博客增添新文章,整個下午很快就報銷在電腦上。5點鐘了,才發覺還沒有東西下肚,從雪櫃裡隨便拿點火腿夾麵包祭五臟廟,然後開車出門。明天是格雷盃(灰盃)大賽在滿地可舉行,今晚又是斯坦利盃冰球賽滿地可國民隊對作客的波士頓棕熊隊,兩個大賽加在一起,市中心的馬路就像停車場,車輛不能動彈。我抄小路繞道,幸好在中央火車站附近找到了車位,打手機找大女兒,她也找到了車位,相約在一家叫Bofinger的餐廳會面。風很冷,雖然氣溫是零下6度,加上風速效應是零下14度,我們連奔帶跑,躲進餐廳中,幾乎不想再出街。豐盛的晚餐,一人一杯生啤,補償一星期來的辛勞,感慨人生應該及時行樂,否則會對不起自己。父女5天沒見面,有說不完的話題,女兒說她溜了出來,明天才繼續小組研習;我們穿過地下商場、中央火車站,來到展覽中心。第31屆書展(應該說是法文書籍展銷)自星期四開幕,入場券如果在網上購買會便宜幾塊錢,我們排隊買票,女兒是學生價5元,我8元,寄衣服、背包6元,輕裝走進展覽館。猶憶去年曾經索取加拿大前總理克里靖的親筆簽名題字,今年就冷冷清清,既沒有馬丁前總理的簽名會,也沒有見到漫畫大師Marc Beaudet和Serge Chapleau,的確有點失望。我們在書展逗留到9點關門時才離開,一起去取我的Camry,又載女兒去取她開來的Buick,她尾隨我抄小路回拉娃。我們剛返抵家門,她媽咪的電話就打來,千叮嚀萬囑咐一番。

大姐來電話留言,我立即打回去,她約我星期日去飲茶。週六晚上,我們父女倆在電腦前與麥大的小女兒用MSN視像通話,然後我繼續搞自己的博客,她上樓趕寫她的法律訴訟案情發展。我將《無墨樓》網頁更新為《無墨樓‧麗璧軒》,增添了六十多篇隨筆,準備將630幾篇文章和1250首詩詞全部貼上去,配上照片。現在是網路時代,時間是以分秒計,不能等出書,一篇文章幾秒鐘之內就傳送到全球各個角落,一本書從編排、印刷、郵寄,起碼要半年。如今,上Facebook比易妙更方便,可以將照片、錄影等龐大訊息上載,加上MSN寄短訊,加上博客網站,這才真正加入「新人類」。

星期日一早未8點醒來,女兒已經出門,她在留言簿上寫道:今天在大學圖書館「戰場」奮戰,作最後衝刺,明天上午9點半前要完成報告,也許今晚要捱通宵。有人按門鈴,是女兒的同學送來新的手提電腦,我的那部嫌太慢,拿去退換,這一部應該不錯。我沒有時間拆箱,就匆匆趕著出門,到大姐家,與姐夫、甥女和她的小兒子一起去新開張的東坡樓飲茶。

人龍、車龍很長,我花了好幾分鐘才將車子逃離停車場,到對面橫街停泊。老闆是潮州會館主席,他在唐人街那一家已20多年,現在又將總統酒家買下,成了新東坡樓。大姐叫我星期一到她家取菜餚,不必花時間在烹飪上,但交通往返也頗費時。果然,女兒一直留在蒙大,我週日晚上在電腦前工作到星期一凌晨3點半,追電話找她,只聽見她在苦苦哀求:時鐘不要跑得那麼快,我們還有40多頁才完成。我再也不等了,上樓休息,星期一上午,老伴來電話時問我,女兒出去上課了嗎?我連她幾點回家也不知。

昨天打電話找她,她說媽咪星期二去北京前有和她通話,她到超級市場買了好多生果、蔬菜、零食、餅乾、麵包、橙汁,足夠我們兩週食用,又告知一個好消息,她那天上法庭的成績是94分。

我上網訂了越南胡志明市的酒店,又取到越南簽證,也辦理中國簽證,甥女說她母子聖誕節期間返回台灣一家團聚,問我能否抽出幾天從香港飛去高雄,加拿大護照進台灣不必簽證,這也是不錯的提議;大姐問我為何不到揭陽家鄉一行,我大伯母已90多歲,仍然健在;但我才3個禮拜的假期,到香港、廣州、深圳、越南,連能否回柬埔寨都是未知數,到家鄉的計劃只有一拖再拖吧!
(2008.11.28《華僑新報》第9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