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002篇:《嫦娥》

異國中秋嘆月圓,何處人圓?何日人圓?姮娥孤寂已千年,情也當年,恨也當年。
長夜相思寄意綿,心語綿綿,心曲綿綿。清輝明潔照窗前,浮想從前,怕想從前。

──一剪梅‧中秋

中秋,賞月,就想起嫦娥。

不談八千大元的月餅;不談玉兔擣藥;不談吳剛像機械人日夜砍伐那棵永不倒的桂樹。

不談貂蟬拜月。每當想起可憐的她,被當作籌碼放在討伐董卓的賭桌上,內心就隱隱作痛,王允犧牲貂蟬如花似玉身去色誘呂布,實在是最可詛咒的;統領千兵萬馬的大將竟利用一名小女孩用美人計救國?荒唐!

中秋,就談嫦娥。

嫦娥本名是姮﹝恒﹞娥,自從漢文帝劉恒登上皇位,便不許人們再用「恒」字,恒也即常之意,故改嫦﹝常﹞娥。皇帝不僅老百性要管,連神仙也不放過;後來就連「觀世音」也因唐太宗李世民而簡稱觀音了。

「中秋月圓人亦圓」,人們對著圓月,渴望團圓,害怕分離,於是就把中秋節叫「團圓節」。其實,既使嫦娥仙子也無法和她丈夫團圓,更何況是凡人?

在文人筆下,要說嫦娥有多美就有多美!儘管這位超群絕世的美貌仙子,已被天帝貶為一隻蟾蜍,人們還是不忍心接受這個事實。

多情才子李商隱曾有「浪乘畫舸憶蟾蜍,嫦娥未必嬋娟子」之感慨;「嫦蛾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在李商隱筆下,嫦娥成了中國最寂寞的女人,連李白都說:「嫦娥孤棲與誰憐」?杜甫也感嘆道:「斟酌姮娥寡,天寒耐九秋」,這些詩句,對嫦娥都寄予相當深厚的同情。

無疑的,人們並沒有一味責怪嫦娥偷吃靈藥離家出走。嫦娥奔月,這在當時那「三從四德」的社會簡直是大逆不道,可以說她是中國神話中最早爭取女權的婦解份子,反映了數千年前婦女嚮往自由的強烈願望。

嫦娥是怪寂寞的,她沒有織女那份福氣,可以在每年七夕和心愛的牛郎於鵲橋上相會,她連見后羿的勇氣也沒有;千百年來,倍受爭議,形單影隻獨守淒清的廣寒宮,看盡人間滄桑變化。毛澤東筆下的嫦娥,極富正義感和同情心:「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嫦娥為人間落下傾盆淚,是多麼感人的描繪。

嫦娥奔月是傳說,不是迷信。這中國特有的東方神話,將成為文化遺產永久保留傳頌,儘管人們已登上月球,也許有一天,嫦娥真的下凡,又有誰忍心把月亮上只有崎嶇的表殼,沒有嫦娥、吳剛、玉兔的殘酷事實告訴下一代?有誰忍心讓這美麗的面紗在孩子的故事中撕碎?

晚安!嫦娥,今夜,忘掉煩惱,拋棄憂愁,盡情開懷痛飲桂花酒,醉在優美的舞姿中吧!嫦娥,謝謝妳的月光。
(1996.09.27《華僑新報》第29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