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8日 星期日

探親之旅(其六)

與廣州老伯黃伯華先生在中國大酒店合影
與許之遠老師、黃伯華先生攝於雍雅山房
12月27日(星期六),一覺醒來已經10點許。到酒店樓下「食街」飲茶,點心的水準相當不錯,值得回味。然後到酒店的購物區逛一會,在隔鄰的東方賓館懷舊一番:猶憶1983年底,我們帶了才4個月大的女兒嘉珈回港探望公公婆婆,然後與岳父母一起來搭火車來廣州,就下榻東方賓館。轉眼25年了,岳父母已作古,我們舊地重遊,江山依舊,人事全非,感慨萬千。我怕惹起惠茵的愁緒,趕快折回酒店。中午12點許,黃伯華先生來電話謂他到了大堂,我們下樓迎接他到房裡,一面聊天一面等待許老師,後來他也到了,我們一起到大堂相見。許老師的學生謝君開車來酒店,與我們到廣州環市中路越秀公園北門側的雍雅山房用餐。這裡環境幽雅,庭院迴廊,曲徑通幽,淙淙流水,參天古樹,一派獨特的莊園人文特色,我們4人和謝君夫婦及4歲小兒子,在酒樓開了個廂房。

許老師逐人介紹認識,當提到黃伯華先生時,他幽默的說:「他不叫廣州老黃,也不叫廣州老華,偏偏取名字中間的“伯”而自稱廣州老伯,讓人誤會以為是年逾80的老人,其實他不老,今年才68,比起我還小5歲!」席間,許老師將他在車上起草的手稿交給黃伯華先生。午餐十分豐盛,我們一面用餐一面拍照聊天,散席已兩點半,謝君開車先送我們和黃先生回中國大酒店,然後再送許之遠老師去海珠廣場附近沿江西路的愛群大酒店下榻;黃伯華先生邀約我們今天晚上到愛群酒店中餐廳用膳,由他這東道主請客。

與許之遠老師、廣州老伯在雍雅山房午餐時合影
我們本來打算逛上下九路步行街和天河區書城,但見天色陰雨不定,風也很大,還是回酒店休息聊天為妙。黃伯華先生將《宇宙統一場論》一書贈我和譚銳祥壇主,並將《世界網絡醫院》雙月刊多冊贈予,還為我解答電腦技術方面多個疑難,獲益良多。我趁黃先生小睡,趕快將許之遠老師的遞交給黃先生3頁密密麻麻手稿打字校對;惠茵下樓去附近街市買柚子回來大家享用;我將福建安溪鐵觀音茶贈送原籍福建的廣州老伯作為見面禮。

5點半,我們喚的士去珠江河畔有60多年歷史的愛群大酒店,許之遠老師和一位蘇小姐已經在大堂等候。我們搭電梯登上13樓中餐廳吃晚飯,點了紅燒羊腩煲、清蒸桂花魚、鐵板黑椒金菇牛仔骨、金銀菜煲豬肺和菜心等。由於知我感冒未癒,所以沒有飲酒。

與黃伯華先生、許之遠老師在愛群酒店前留影
我們對著珠江夜景,街上車水馬龍。想當年我初來廣州時,夜晚街上冷清清,唯一的南方百貨公司也燈光昏暗,到醫院探望姑媽,想買幾個好一點的梨子也沒有,都是黑斑暗點,誰能想像今天的廣州夜生活如此多姿多采?大型購物中心不比香港遜色,變矣人間!

9點前散席,黃伯華先生隨蘇小姐下地鐵回家,我和惠茵在珠江畔散步,拍了幾張夜景照片。我提議去逛街,在海珠廣場站搭地鐵去長壽路站,出地鐵後經恆寶廣場、寶華路和第十甫路,一直是人山人海,非常熱鬧的不夜城。我們去陶陶居買餅,在康有為手書的「陶陶居」字跡前留影,又去蓮香樓買手信,去荔灣名食家吃美味及第粥和鮮蝦雲吞麵,又到了上下九路步行街,繁華的夜廣州,哪裡像晚上10點鐘?頗有流連忘返的感覺。由於起風,又有幾滴雨,我們不想走回地鐵站,所以隨即喚了部的士,才13元就回到酒店。

黃伯華先生回到家後來電話聊了一會,許之遠老師也來電話,我說明天約了表姐,所以沒有時間去愛群大酒店見他,待回香港後或從越南回來後再聯絡。女兒來Skype,並傳真了李錦榮詩兄的詩作手稿,我答應將照片傳給她,然後立刻把今天拍的相片存入電腦,又傳許老師文章打字稿給蘇小姐,現在已經午夜兩點,再不睡覺,明天就有熊貓眼啦!
(2008.12.27於廣州中國大酒店第980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