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0日 星期六

探親之旅(其十八)

2009年1月9日(星期六),我未7點醒來,嚐試上網,仍然失望。淑芬9點去醫院覆診,我們和國偉到美心MX吃早餐,然後他帶我們去太古城郵政局,將兩大紙箱的衣物郵寄回加拿大,郵資360元。因為我們4個行李已爆滿,而航空公司規定每人只準帶兩件行李,每件不超過50磅。我們只好將多餘的衣服雜物寄回,騰出空間放東西。國偉先回家,我們去太古中心的日本百貨公司,買了4件童裝準備帶回去給甥孫們。惠茵叫我自己搭巴士去書店看書,但我表示不想再花錢,所以沒有去。誰知在吉之島5樓有一家商務印書館,我買到幾本好書,付款時發現我的心頭好,如獲至寶,原來是家裡那套天天使用的《漢語大詞典》,將10本巨冊濃縮成一張光碟。售價1200元,九五折優待,惠茵鼓勵下我毫不猶豫就買了下來,心情格外興奮。

由於塞了太多東西,行李的拉鍊瀕臨爆裂,我們去買了4條綁行李的帶子回來,將4個行李箱扣好,再加4把鎖頭。淑芬去醫院覆診後回來,我們一起到吉之島裡面一家「大戶屋」吃日本菜,我學到了「定食」(套餐)這個日文新名詞。回家休息一會,國偉又將他那天買的視像電話鏡頭送給女兒,他到底送了多少東西給他二姐和兩甥女,不勝枚舉,包括4部最新款可以拍照上網等多用途的手機。國彬弟昨晚將兩張光碟送給惠茵,是近千張金錢買不到的珍貴家庭攝影集,從60年代的黑白照片到70年代的彩色合家歡。

一想到即將回加拿大,心情非常複雜,一方面是捨不得,一方面又渴望快點回去與闊別3個星期的兩女相見,特別是惠茵,她自去年10月26日至今已兩個多月,倦鳥知返也!我們像倒翻五味罐,酸甜苦辣樣樣有。人生為何要生離死別呢?相逢之喜樂,分離之悲痛,不斷重覆折磨,何苦?我那天在胡志明市新山一機場與哥哥、侄女相擁告別的動人場面,今天再次上演。

5點半,國偉、淑芬夫婦和我們4人拖了4件行李,乘搭A12機場巴士去赤鱲角國際機場,由於是星期五放工時間,交通十分阻塞,抵機場已經7點多,將行李過磅後,就在閘口向他倆相擁道別。我實在無法拿出相機來拍攝離別的照片,太悲情也太殘忍!惠茵哭成了淚人,我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安慰的話。進入候機室後,她用手機再次與惠萍家姐和國偉夫婦通話,然後匆匆登機,時間緊迫,我的文章根本不能寄出,也許到台北有機會上網吧!
(2009.01.10晚上10點於長榮航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