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5日 星期五

懶穿幽徑凡花鳥(姚洪亮)

由於得到諒解與支持,加上老板親自誠意挽留與安撫,更重要的是拾不得放棄自己喜愛的工作和融洽相處的同事,我還是暫時收回辭職的決定,確實,這年頭和這把年紀,重新再尋找一份合適的工作,是件不容易的事。但面對老板娘那反反復復的無理取鬧與事後的道歉,我是忍受不了的,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走出這公司的大門。


其實我對生活和工作的要求不多,只求有一份能維持生計的差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回到家裏有一頓熱飯,晚上睡覺不失眠,日求三餐,夜求一宿,上有父母可孝敬,下有妻兒可相隨,閑時有一兩個好友在電話或電郵交流。這樣的要求是不是太高?
記得有一天,大女兒上網找來資料,給我解析人體各器官的構造與功能:心肝脾肺腎,氣血經脈絡,各司其職,各有所依。我有所感觸地覺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位置那般:有的人眼睛能調節光暗遠近,能高瞻遠矚,又能瞻前顧後,頭腦既能清醒明智又能大智若愚,耳朵能聽得下忠言良語和流言蜚語,肺腑能納百川,能撐船,心臟能承受血液順逆快慢的沖擊。而我只覺得自己就如一具軀殼形骸,無時無刻不在忍受著風風雨雨的吹刮洗刷,要不就是一副行屍走肉,虛度年華。
年輕的時候,我就是一個軟弱怕事的人,對生活也沒有太大的奢望,沒有一飛沖天的鵬鵾大志,到如今,所謂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與我沾不上邊,至於說澹薄明志,寧靜致遠和淡薄名利,都與我無關,因爲名和利,我都沒有,哪有資格說澹薄?那只是阿Q之所言。
在一時的壓抑下醖釀出一些執著,在一生的失意中衍生出一種得過且過的
宿命,在既平庸又困惑中,用平常心躲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做自己,既來之,則安之,得過之且過之,每日敲敲鐘,上上網,寫寫詩,何樂而不爲?
相思令
得過之,且過之,終日敲鐘不誤遲,僧尼羨我癡。
既來之,則安之,白雪陽春心自知,遣情閒賦詩。
(2008.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