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5日 星期五

草木中人試啜茶(姚洪亮)

星期日參加了二姨子的小女依莎貝兒十八歲生日會,剛記得二姨子喜得千金滿月時的聚餐,一轉眼,依莎貝兒已是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生日會是孩子們歡樂的天堂,七八歲的一群圍在一塊玩電子遊戲,十幾歲大的幾個在上網,就剩下我們幾家人這些“老古董”坐在一角,在烹茶嘗餅之餘,免不了又“東家長西家短南北兩家的兒女不好管”地大談闊論。

在主人候水、納茶、淋壺、燙杯、冲茶、刮沫和高冲低斟的灑茶敬客之後,我提起茶杯聞著縷縷茶香,仿佛體會到人生的不同茶香。平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慢慢地喜歡上了喝茶,我終究不是個會喝茶的人,更不懂得茶道茶禮,最多算是粗喝豪飲的階段,至於舒展腰身蹺起腿來悠哉地品茶,達到一種愼獨、靜思的意境離我尙且遙遠,若是陶冶寧靜的心性,提升生活的品位,更不是我所感受到的,忙時喝茶,少了些品味,更多是一種自然的需要吧,於是開爐煮茶,翻書閱典,寫詩賦詞,讓閑散的時光,在筆尖縈繞,忘記生活中的煩惱,去除心中的浮躁和焦慮,得到了一種寧靜安閒的心情。
《茶經》云:啜苦咽甘,如果我們只有一壺茶一只杯,會覺得是孤獨的,但獨自品茶的心情是單純的,因為喝的是自己喜歡的茶;若一壺茶和幾只杯,三兩知己也愜意,因為喝的都是同樣的茶,談的話題倒也相去不遠;一旦多了幾个茶壺幾十只杯,那就復雜了:大家總想著別人茶壺裏裝的是鐵觀音還是碧螺春?是滾燙的還是冰凉的?都想試試別人壺裏的茶,於是心裏就滋生嫉妒,甚至怨氣仇恨,各懷鬼胎,喝著自己手中的,謀算著別人杯裏的,眼蒙耳塞心不正,看不見杯裏茶葉的歡躍,聞不到沁人心脾的茶香。
曾經看過三毛有篇文章說:「阿拉伯人飲茶必飲三道。第一道,苦若生命;第二道,甜似愛情;第三道,淡如微風。」我只知第一道—生命中不能拒絕苦澀,那就只好將自己浸泡在那份執著中去。
(2007.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