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6日 星期二

掩拋詩卷夢東籬(姚洪亮)

一秋的夢,泊在暗夜裏遊蕩,空氣中夾著淡淡的菊香,施施而來,無意爭春,亦無心傲霜,菊花在百花齊放的季節隱綻,在爭芳鬥艷的日子裏傲然綻放出清高的美麗。


我在喧囂的世界裏,難得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天空,難得有一方屬於自己的天地,更難得在這美麗的天地間享受自己的那份寂寞。不管外界如何風雲變幻,守住自己內心的那份平靜,擁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寧靜和温馨!帶著絲絲入秋的清凉,聞著那幽幽沁心的菊香,一份滿眼幽憐,捧我於掌,心隱隱疼痛。一個人要沉靜下來要説難不難,説易也不容易。銅臭的飄揚,誘惑的滯脹,虛情剝奪著純眞的心境,暴戾覆蓋著無繮的靈魂,迷惑掩抹著清純的懷想。
泰戈爾「說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熱烈的來,靜謐而去,再歸於塵埃,絢麗無蹤,恬靜如水。是受到李後主李煜的感染吧?
烏夜啼(李煜)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夜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常恨水常東。
夜裏再次細讀了陶淵明的二十首《飲酒》組詩,其中的第五首“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是千年以來膾炙人口的名句,給人以言已盡而意無窮的想像餘地,回味無窮,心也不如李後主那般人生常恨的逼仄和無奈。
飲酒—陶淵明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眞意,欲辨已忘言。
曾經蘸著花香在心頭書寫,用平常的句子記錄深淺的思維,心是一陣濃重惶惑的顫慄。過往,天涯碧草,芳魂戀歌,遺落的歲月,花已成塵,我的世界也許只是那片荒野,再也開不出任何鮮花,只有藏匿幾許未償的心願,卻被人反復折疊塵封,拋棄在郵箱一隅。如今,任憑夢想依舊徜徉在乎那份飄渺的無奈,拋開書卷,走出自我,時光的彼岸,何必還在癡癡呆著?唯有放下才是塵世的安穩,心在南山東籬之側,一室的菊香在心堤播撒起朗朗的心懷。在秋的日子裏,意欲邂逅幷摘掇了菊花的酥軟和明媚來柔潤唇舌,努力把詩句兌現成生活,於是心裏充盈著美好,被時間風乾了的寂寞,變得鮮活和温暖,散發出源自心扉的暗香,知足而安逸。
吟詩寄友,不如獨賞黃花。遂以《掩拋詩卷  擁夢東籬》為藏頭,詩成一律而吟之:
掩抹囂塵我獨悠,拋除倦眼酒香稠。
詩書難述杯中意,卷畫偏憐葉底幽。
擁賞芳叢花解語,夢隨清影蝶驅愁。
東風送韻南山下,籬菊開時弄影柔。
(200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