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9日 星期一

第1063篇:《心水》

黃玉液(心水)近照
「雨到黃昏花易落」,潔心如水如冰。耕耘默默見真情。贈書文誼在,覓句筆緣縈。
萬里關山遙隔阻,神交迴響詩聲。悠悠卅載識韓荊。短詞吟玉液,小調寄吾兄。
──《臨江仙》誠謝心水兄贈新著

今天開信箱,喜接澳洲黃玉液(心水)文友新著《雨到黃昏花易落》,這是他的第十二部文學著作。我有幸獲得他和夫人婉冰贈書一共九本,這段萬里以外的珍貴文緣,值得記載下來。

心水兄贈我的書

我與心水兄因投稿溫尼辟《緬省越棉寮華報》而成為文友,那應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當時他以「老黃」的筆名,每期都有稿件發表,文筆精美,很受歡迎。我們經歷了王家英、田淑丹、廖萃川等數位主編,直到今天,三十多年來從未斷稿。1988年11月,我在滿地可唐人街「光華書店」買到了《沉城驚夢》,署名黃玉液,這部小說描寫他一家投奔怒海、虎口餘生的親生經歷,是非常難得的寫實文學作品,與余良兄的《紅色漩渦》同是「印支難民文學」文獻性鉅著,值得收藏推介。
心水兄玉照
1996年2月,我獲贈心水兄新詩集《溫柔》,讀罷心潮起伏,填了一闋「少年遊──讀心水詩集《溫柔》」:

心清若水,情柔如畫,詩比酒還濃。哀樹之死,歌牆之祭,欣望子成龍。
十年傷手,一生思母,悲痛千萬重。歲月留聲,雪泥留爪,掃墓淚痕紅。

註:「樹之死」、「牆之祭」、「子已成龍」、「手之祭」、「歲月」、「雪泥」、「掃墓者」皆為《溫柔》詩集中名篇。
心水獲頒「澳華文化界傑出貢獻獎」後於夫人婉冰合影(2018.09.29)
1996年春,我獲贈《怒海驚魂》(黃玉液),是長篇小說《沉城驚夢》續篇,我一口氣將全書讀完,盪氣迴腸,感懷催淚,隨即填下一闋「南鄉子──讀黃玉液兄《怒海驚魂》」:

漏網一孤帆,浪惡濤驚水更鹹。風雨又逢無月夜,朝南!縱死難摧熱血男。
極目海天藍,遠處依稀見礁岩。小島荒涼多自在,心甜!錦繡前程入眼簾。

欣悉《沉城驚夢》和《怒海驚魂》兩本小說先後獲「華文著述獎小說項首獎」,喜訊傳來,我填了一闋「過秦樓──致澳洲黃玉液詩人」發表申賀:

玉液瓊漿,婉冰心水,享譽盛名雙傑。沉城噩夢,怒海驚魂,首獎兩書稱絕。雄視墨苑文壇,詩草溫柔,筆花高潔。嘆天涯路遠,瞻韓神悅,識荊情切。
曾記否?沐浴椰風,淋漓蕉雨,共飲湄江時節。君居澳域,余寄加邦,致候只憑詞闋。無奈關山隔離,醇酒三盅,愁腸千結。縱嚴霜冷雪,皆在醉中泯滅。

後來,心水兄開始創作極短篇,1998年2月,贈我《養螞蟻的女人》,2001年2月,贈我《溫柔的春風》,2007年12月,贈我《比翼鳥》,這三本微型小說集,是心水兄文學創作路上又一昇華。
心水與婉冰同遊雲南昆明「恐龍世界﹞留影
1999年1月,贈我其夫人婉冰(葉錦鴻)新著《回流歲月》,共收錄88篇作品,包括28篇抒情散文,24篇浮生小品,36篇微型小說,讀後如清溪流淌,真情洋溢,文筆優美,與夫君飲譽文壇也!
心水兄與婉冰儷影
多年前,心水兄從澳洲到美國加州,並曾經於舊金山給我來電話,彼此交談,倍感親切,可惜他沒有繼程來加拿大,所以直到現在,雖相識三十多年,卻依然紙上神交,緣慳一面,十分遺憾。
婉冰攝於澳洲柏斯市沿海公園
遠居溫莎市的馮雁薇詩友曾給我介紹心水兄,希望我們能夠成為文友,我於是坦言:「已識荊州三十載,瞻韓之夢未能圓。贈書多冊難回報,唯寄蕪詞惜此緣。」願有朝一日,大家能見黃山、盧山真面目。我始終相信,不管是在加拿大還是澳洲,還是任何城市,只要有緣,一定能與吾兄相會。
《雨到黃昏花易落》是心水兄出版的第十二本書
2017年7月,我收到心水兄第二本新詩集《三月騷動》,分為八輯:山水、歲月、親情、花鳥、時事、紅塵、漢徘、江湖。令我能更全面的認識心水兄新詩創作的內涵和心路歷程。今天收到的《雨到黃昏花易落》,則是心水兄近七十篇隨筆,他的散文、小說、新詩,三者皆佳,平易感人。
黃玉液名片
心水兄1944年生於越南巴川省,祖籍福建廈門翔安,1978年攜眷逃亡,投奔怒海13天,淪落荒島17天,後獲救到印尼,1979年3月獲澳洲人道收容,移居墨爾本。來澳洲四十年,出版兩部長篇小說、四冊微型小說集、三部散文集和兩本詩集。共榮獲臺灣、北京極澳洲等地十五類文學獎,榮獲澳洲聯邦總理、維州州長及華社團體頒發十六項服務獎,2005年獲維州總總督頒發多元文化傑出貢獻獎,2010年獲雪梨「澳大利亞華人文化團體聯合會」頒發「澳華文化界傑出貢獻獎」。其作品被收入多部辭典,小說、詩作入編澳洲華文文學叢書,三首詩作英譯入編澳洲初中課程參考教材,四篇微型小說入編日本三重大學文學系教材。2002年4月創辦「澳洲維州華文作家協會」,擔任創會會長。2010年創立「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連任兩屆秘書長(至2016年),現任名譽秘書長。
《邯鄲文化》總第143期封面(2016年5月、6月)
心水兄真有心,還推介我將隨筆結集成書,到台灣秀威出版社付印,直排,繁體,印刷非常精美,值得考慮。我的千篇隨筆和兩千多首詩詞,如果成書,應該輯成多少冊?旅行遊記、前塵經歷、人生百態、詩詞創作、人物精英,要整理出來,頗費周章。感謝心水兄助之一臂,我會銘記的。

本來只想填一闋詞,感謝心水兄的新著,竟欲罷不能,寫成這一篇隨筆。心水兄是文壇人物,就收進「人物精英」中吧!如果將來有機會拜見,彼此合拍一張照片,放進文章中,才算完美也。

(2019.08.22《華僑新報》第148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