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第920篇:《永存》

愴愴中元,瀟瀟巧月,鶴飛仙界。吳公灑脫,慈靄音容猶在。似迴旋、耳邊笑聲,永存筆墨和遺愛。念詩壇耄耋,行吟西去,莫言無奈!

豪邁!情難再。讚抗日老兵,獎章滿載。硝煙滾滾,浴血長沙澎湃!保家國、海戰建功,名留史冊垂後代。九秩迎、福壽全歸,悼詞悲感慨。  ──《鎖窗寒》‧敬悼吳永存詩翁病逝
吳永存(1927.10.08-2016.08.18)
今年本欄第892篇隨筆寫《鹿逝》,同版《詩壇第714期》「敬悼汪溪鹿詩翁逝世紀念特輯」中,有吳永存《鷓鴣天──悼詩翁汪溪鹿》:「悽慘愁雲罩滿城,北風雨雪覆菁菁。主前曾唱榮光曲,入夢翻疑錯了程。  追美夢,夢無成。詩翁知我現時情。堂前淚共檐前雨,夜祭復聞烏唳鳴。

2月6日,吳永存與雷一鳴、伍兆職、韓志隆、雪梅等詩友一同出席在唐人街滿地可中華天主堂的汪溪鹿追思會。誰料到六個月後,吳老繼汪溪鹿、王一洲兩位老詩人之後,也蒙主寵召,安息主懷。
我於星期五下午才收到電郵,告知「吳永存詩人於本月十八日早辭世,請速轉發各好友。」噩耗傳來,第一時間與譚銳祥壇主通電話,然後火速通知詩友。最先收到多倫多許之遠老師的來函:,吩咐轉呈吳永存夫人:「永存大嫂夫人禮鑒:驚聞 永存大兄麾旌駐西方極樂,至感不捨。然  大兄文武雙全,生而為英,喪後為靈,人生至此已無憾焉!至希節哀。專此致唁。弟許之遠拜上」
詩會於《華僑新報》刊登悼念輓詞(2016.08.26)
隨即陸續收到溫州劉家驊、台北周莉音、瑞士江麗珍(刻在日本)、法國巴黎姚洪亮、關不玉、美國紐約蔡麗華、亞省愛民頓黃國棟、緬省溫尼伯鄭石泉、卑詩省溫哥華李錦榮、伍兆職、雷一鳴、韓志隆、紫雲、懷素、吳曄、李忠祜、墨浪、潘潔心、雪梅、劉源、唐偉濱等的數十首詩詞和慰問函件。我也步韻多首,並撰寫祭文悼念,刊登於《詩壇第743期》(《敬悼吳永存詩翁逝世紀念特輯》)
2013-04-28與許之遠老師到吳宅拜會吳永存先生
為了瞭解詳情,我致電吳永存夫人邱鳳英女史,詢問吳老病發經過。吳太告知,8月17日凌晨三點,吳老上廁所後血壓偏低,收縮壓77mmHg,舒張壓46mmHg,心跳123,呼吸急促,必須緊急送院。醫生急救後依然無效,血紅素一直下降,腦部血液不足,頭暈目眩,全身無力,延至8月18日清晨六點,安詳辭世。吳老追思會訂於8月27日(星期六)下午1點到6點在南岸Brossard區7679, Taschereau大道 La Maison Darche Services Funeraires 殯儀館舉行,下午3點到4點告別式,屆時敬希各親朋好友出席。我已約了譚公和幾位詩友星期六中午先到嘉華公司會合,然後一起前往。
根據《華僑華人風雲錄》資料,吳永存於1927年10月8日(農曆9月13日)生於非洲毛里求斯島荷津區Rose-Hill。祖籍廣東豐順,吳老乃第三代僑生。其父親吳界明老先生愛國熱心,於抗日戰爭時期鼓勵長子永篷、次子省初、三子永存三人回國投筆從軍。吳永存曾參加湖南長沙第三次會戰,後任海軍永川艦長、商船船長、輪機長多年,1981年移民加拿大滿地可,曾任台灣各大專旅蒙校友會會長10年,蒙特婁榮光聯誼會理事長5年,魁北克榮光會理事長4年,華僑協會蒙特婁分會會長4年,僑委會促進委員2年,資詢委員3年,華僑救國總會顧問4年。吳老於中山大學(前身廣東省立法商學院法律系)肆業2年,海軍軍官學校42年班畢業,美國海軍港防學校畢業。2007年加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十年間創作詩詞四百餘首。今年4月,收到吳老「聽嘉珈在麥基爾大學之演講」七律,8月9日,還收到吳老來函,附了幾個字:「白墨老師,我的小蒙壞了。」我猜「小蒙」應該是蒙湉手寫板。並寄來一首他於3月14日填的《浣溪沙》,該詞8月19日刊於《詩壇第742期》),是他告別人世前最後遺作。
2016-07-03陪許之遠老師探望吳永存,是與吳老合影最後一張照片
七年前,本欄第652篇《豁達》,回憶2009年5月3日與譚公、伍老到醫院探望吳老;七年後,本欄第910篇《閑錄》,描述2016年6月12日再與譚公、伍老探訪住院留醫的吳老。三年前,本欄第860篇《花絮》,錄下2013年4月28日陪許之遠老師到南岸拜訪患病洗腎的吳老;三年後,本欄第913篇《喜聚》,記載2016年7月3日與許老師再到吳宅探訪出院回家的吳老。翻查日記,去年2015年7月12日,陪許老師在滿地可唐人街紅寶石酒樓與吳永存、雷一鳴、朱其堅、紫雲、懷素等飲茶。一切都好像剛剛發生似的,我的每一本日記,都有與吳老聚會的記錄,包括出席每年榮光聯誼會餐聚、雙十節慶典等。而印象最深刻的,是2014年6月8日吳老在滿地可圖書閱覽室主講「1949-1955台海戰爭之回顧」,細說當年他親身參與一江山戰役及大陳島撤退之經歷。在他擔任華僑協會分會會長期間,每次見面,承蒙贈送各期「僑協雜誌」,內中刊登詩壇作品,並在華僑總會主席伍世文將軍到訪期間,安排詩友聚會。送別李大維、劉志攻代表、周莉音公使等,吳老都親自吩咐將詩友書法製成幻燈影片在酒會上播放。還有一次,打手機找到我,當時我正在渥太華,他感謝我在《詩壇》停刊期間仍能刊登新春特輯和賀譚公壽辰特輯,並盼望《詩壇》早日復刊。今晚整理吳老信件和合影照片,耳際依稀聞見他的談笑聲。安息吧!吳永存老,您功績永存!詩作永存!史冊永存!
(2016.08.26《華僑新報》第13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