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第877篇:《序文》

2011年9月24日中午,與譚銳祥壇主到唐人街畔溪酒家,出席滿地可榮光聯誼會紀念中華民國一百週年榮民節餐會,座中吳永存會長、雷一鳴榮譽會長、何宗雄校長、汪溪鹿詩翁、譚健民詩翁等都是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元老級會員。席間,雷一鳴詩翁將其回憶錄《勁草寒梅八五年》手稿約一百八十多頁遞交給我,囑咐務必代寫一篇序文。時間過得真快,一恍就是兩年,上星期一(8月19日)接到戴錦華先生電郵,謂他已經將回憶錄全書打字校正完畢,尚欠我的序文未收到,希望盡快速傳,以便完成雷公所託。星期日(8月25日)一早,家裡傳真機響,收到雷公親筆函,語重心長寫道:「我有生以來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本書中,若無心中崇拜為師的您留下幾句話,和印上一幀有師容的照片,心中將總覺得會有遺憾。」看來,我若再不完成這篇序文,就說不過去矣!
于遠樓雅集眾詩友合影,前排左起:汪溪鹿、伍兆職、譚銳祥、何宗雄。
後排左起:王建華、白墨、譚健民、雷一鳴、海語、懷石、雪梅。

雷公戎馬一生,官拜少將,飽學五車,獻身教育界超過半世紀;他正直不阿、敢言敢幹、鐵面無私、克己奉公的精神,令人欽佩不已。其崢嶸歲月,璀璨人生,絕非三言兩語可道盡。拜讀其《勁草寒梅八五年》,就令我想起何宗雄校長的《雪泥鴻爪七五年》,裡面除了回憶錄,還將詩詞全部附加進去。筆者忝為「詩壇」主編,是因為「以詩會友」而與雷公相識,所以對雷公的瞭解,也從「詩」開始,寫「序」更離不開「詩」。
雷一鳴回憶錄《勁草寒梅八五年》於2014年10月出版
從2003年6月20日第一首七律於「詩壇第182期」發表,到2013年8月9日「詩壇第700期」,雷公一共發表了365首詩詞,其中包括律詩70首,絕句288首。從他的詩作中,除了可以看到他內心世界的喜怒哀樂,也可以體會他對人、對事的坦蕩襟懷和亮節高風;除了可以分享他妻賢子孝、飴孫弄墨的天倫之樂,更可以陪他的詩句,走遍神州大江南北、寶島名山勝水。從他樸實、純真、簡鍊的詩中,隱約勾畫出一位投筆從戎、能文能武、滿腹經綸的軍人,「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之盈腔抱負和鴻鵠壯志,顯示出熱血填膺、愛國愛鄉之赤子胸懷。
可余亭雅集眾詩友合影,左起:伍兆職、雷一鳴、北極狐、紫雲、徐茹茵、
何宗雄、墨浪夫人、雪梅、海語、白墨、墨浪、懷石
在雷公的平凡詩句中,讀出不平凡的情懷。佳節思親:「忽憶雙親臥雪下,屠蘇未飲斷悲腸」;「盼問鄉親鄰里事,滔滔湘水寄紅楓」;他嫉惡如仇,在「首途過東京」詩寫道:「飛越東京掠上空,長纓欲捆蒼龍怪」;他憶先父:「愛國忠貞顧大我,請纓抗日勛功揚」;他痛斥台獨,「讀史」:「篡刪歷史斷臍悲,謀獨去中成大逆」;他鞭韃貪官「台灣之子」為「今日和珅」;他對兩岸未來的展望:「期能互補變雙贏,同祭黃陵強國冠」;「但願神州無恙劫,江山萬載永承傳」。

雷公有「狗年梓里行」組詩34首,「江南遊」15首,「龍年旅台記」24首,在旅遊詩中加入個人情感,他訪慈湖蔣中正陵:「敬希兩岸共商早,移伴中山紫麓崗」;他訪南京中山陵:「為瞻總理臥龍家,三九二階急步登」;他遊西湖、雷峰塔、夫子廟、長江大橋、姑蘇寒山寺、三國古戰場、黃浦江、城隍廟、水鄉烏鎮、北京紫禁城、天壇、萬里長城、長沙岳麓書院。雷公乃性情中人也!他詠鮭魚「葉落歸根」,端午弔屈原,清明祭祖,紀念南京大屠殺70週年,悼南亞海嘯死難無辜,哭台灣八八莫拉克大水災,悼念雷根總統、教宗約翰保祿二世、單國璽樞機主教;他詠西施、秋瑾、岳飛、崇禎帝;他弔子漢、陳渥詩友,悼趙本立中將;而更多的是返鄉憶舊,以詩悼念父母、胞弟、侄甥,慨嘆「訪舊多為鬼」!當2008年8月1日才讀到「驚聞胞妹罹胃癌」,12月26日便讀到「哭亡妹孟秋」之悼詩,一字一淚,一句一哭,讀後心如刀絞。
鹿鳴園雅集眾詩友合影,右起:汪溪鹿、何宗雄、雷一鳴、伍兆職、雪梅、
白墨、譚銳祥、懷石夫婦、徐茹茵、劉源夫人及兩孫女、陸惠茵、紫雲、黃
明嬋、劉源。
雷公有情有義,他在「婦女節箴言」以詩贈內子:「我贈愛妻花一盆,她酬外子心千結」;他寫了不少詩給小孫,從誕生、洗禮、一週歲,詩句都充滿展望、期望、寄望。他詠無墨樓、鹿鳴園、可余亭雅集,送海語詩友遷居多倫多,送鄭石泉鄉賢返湖南老鄉,贈杜寶田神父九十大壽,恭賀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何宗雄校長壽辰,祝賀詩友新書面世,祝賀《華僑新報》七百期至一千期,祝賀詩會四週年至十四週年,祝賀「詩壇」三百期至七百期。讚嫦娥一號和神九升空,祝奧運成功,祝馬英九當選、就職和百日維新,賀方濟各新教宗,寄望奧巴馬,歌讚保釣行動,感歎薩達姆和賓拉登伏法,展望新年,紀念辛亥革命百週年,賀李安二度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金像獎;他出席弘揚德育座談會,詠教師節、孔誕,賀蒙城中文學校廿五週年校慶。他還吟人生三部曲,詠五官,詠四季等。

雷公生於1926年,今年虛齡八八米壽,比我大27年,但他非常謙虛,一直以「盧老師」稱呼,甚至喚老伴為「師母」,令我們感到很尷尬。他贈我的詩很多,從慰問工傷,到祝賀我獲榮譽文學博士;從賀我女兒成為律師,到祝我六十生辰;從悼念我胞兄逝世到讚美我和內子「鶼鰈情深」。每次由台灣返加拿大,都帶給我「世界年鑑」、高粱酒,每逢出席詩會聯歡晚宴,也不忘以名酒相贈,隆情高誼,無以為報。「詩壇」復刊,雷公喜出望外,寫詩道賀,詠出「吟詩拎杖度餘年」以明志。
後排(左起):黃明嬋(汪溪鹿夫人)、彭懷玉、冰玉(潘潔心)、紫雲(馬新雲)、
韓志隆、黎子、劉源、墨浪夫人、劉源夫人、馮軍(李忠祜夫人)、墨浪(莫海波)
、李忠祜、趙慧卿、黃耀梓、唐偉濱、黃耀梓夫人、蘇瑛(雷一鳴夫人)、鄭石泉、
邱鳳英(吳永存夫人)、鄭惠明、白墨(盧國才)

欣逢《勁草寒梅八五年》付梓在即,謹奉上小詞申賀,聊表心意,也作為本文結尾,是為序。

滿庭芳
──雷一鳴詩翁《勁草寒梅八五年》手稿讀後
勁草寒梅,丹心傲骨,浩然正氣填膺。效忠家國,亮節出精英。磊落胸襟坦蕩,人未老、鐵筆豪情。春常在,松齡鶴壽,歲月見崢嶸。

雷鳴!轟霹靂,振聾發聵,破曉迎晴。讚耆宿鴻儒,飽學書生。戎馬當年抱負,詩言志、巨著留聲。紅霞美,天倫樂享,一冊史垂名。

(2013.08.30《華僑新報》第117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