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

第875篇:《旅遊》

江麗珍與女兒路嘉慧在瑞典馬爾默街頭留影

收到老同學江麗珍寄來《北歐之旅》遊記,讀罷心曠神怡,眼界大開,思維隨優美的文筆馳騁神遊。北歐四國十六天遊,她與唸醫科的一對子女足跡踏遍丹麥哥本哈根、瑞典馬爾默、哥德堡、斯德哥爾摩、挪威奧斯陸、芬蘭赫爾辛基,每到一處,都寫下文字,留存見證,供日後慢慢追憶。
江麗珍與兒子路嘉明在瑞典馬爾默街頭留影

這些年來,陸續讀到江麗珍同學大量遊記,她喜歡旅遊,更喜愛寫作;從巴黎系列《說不完的塞納河畔》到《在葡萄酒的故鄉》;從《在日內瓦湖畔》到《阿爾卑斯山麓的晚餐》;從《西班牙、安道爾旅遊散記》到暢遊克羅地亞、捷克布拉格、德國柏林的《東歐巡禮》;她記述到美國、加拿大的《走進北美洲》;她寫遊中國大江南北:《在南京的日子裡》、《神州大地走一回》、《跨越海峽兩岸》;她寫寮國、柬埔寨之旅:《從永珍到金邊》,還有更多文章是介紹法國和歐洲風土人情的。她將「情」注入每篇遊記中,從字裡行間,隱約讀到她的內心世界,讀到她的喜怒哀樂。倘若將她的數十篇遊記結集成書出版,配上旅途中珍貴照片,如果再有詩詞,畫龍點睛,這將是一本圖文並茂、可讀性極高的好書;也是一部回憶錄,記載走過的腳印,的確是件賞心悅目之雅事!
2011.07.22江麗珍遊魁北克市,與陸惠茵於古堡酒店前留影
今早收到伍兆職詩翁電郵,原來他結束一週旅遊,昨晚從紐芬蘭聖約翰市回來,寫了二十首詩詞,將分期連載;鄭石泉詩翁也剛從美國維吉尼亞海灘旅遊回來,寫了四首七絕,於今期發表。詩壇上旅遊詩很多,從「各家詩詞集」中,每位詩友的旅遊詩詞不勝枚舉,如果配上圖片和文字,相信可以出版《詩詞旅遊》傳世。我曾花了一番功夫搞「組詩一覽表」,內中旅遊詩不少,包括紫雲《西歐遊》;伍兆職《神州之旅》;高鴻泉《神州之旅》;吳永存《神州遊》、《台灣遊》、《歐遊詩稿》;雷一鳴《江南遊》、《狗年梓里行》、《龍年旅台記》;許之遠《地中海之旅》;李錦榮《旅遊見聞》;白墨《廣、深之旅》、《香港之旅》、《越南之旅》、《歐遊詞草二十首》等。

定居亞省愛民頓的曾任歐(習之)老師之《紅楓片片情》一書中,有幾篇遊記,包括:《歐遊散記》、《香港紀行》、《神州之旅》、《重返故鄉、親臨母校》等,我有幸為這本書打字,對遊記特別感興趣,曾在「編後話」中寫道:「為《歐遊散記》一文打字時,我一面查看地圖冊,一面翻閱《世界地名詞典》,跟著曾老師由法國進入德國、瑞士,又跟著遊記一路旅遊比利時、荷蘭、丹麥、意大利和英國,間接分享了歐陸風情,
曾習之著作《紅楓片片情》封面,郭燕芝老師題字
獲益匪淺。為《神州之旅》打字,也一面敲鍵盤,一面翻查《中國旅遊文化大辭典》,神遊故國,不亦樂乎!」欣聞八四高齡的曾老師目前正在撰寫回憶錄,數十年中,他與廖如真老師走遍亞、歐、美、澳每個角落,遊記將是回憶錄中很重要的環節。

自從「無墨樓‧麗璧軒」博客開闢,我發表了六十多篇遊記,又有《探親之旅》二十篇、《詩詞之旅》三十篇、《歐遊日記》十一篇、《加州之旅》九篇,但比起曾任歐老師、江麗珍同學走遍天下,我這些流水帳日記式文章只算是「小巫見大巫」。因為,寫遊記還必須在「心曠神怡」的大前提下,才能真正做到「賞心悅目」!人生苦短,能在有生之年到處旅遊,對我們升斗市民來說,簡直是「奢望」,旅行、旅行,除了要有健康身體能「行」,還要有充分的時間能「旅」,而最重要的,必須有足夠的金錢,才能「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想去的地方太多,能申請的假期有限,可花費的旅資太少,這矛盾如何克服?如何才能不愁時間、金錢、體康,可以這裡飛、那裡飛?
遊Casa Loma古堡留影
退而求其次,不一定要環遊世界那麼豪華,或者將目標降低,到鄉下走一走,參觀冰酒店,欣賞薰衣草,品嚐楓樹糖,也可以體驗旅途之樂趣。去不了那麼多天,就利用長週末三兩天,到郊野露營,去湖畔垂釣,去摘蘋果、草莓、覆盆子,去農場看養豬欄,去鄉間逛露天市場,都可以消閒減壓。魁北克那麼大,我們能去的景點太多,踏自行車的地圖就有幾百公里路徑,遠足也可以翻幾座山頭。在網頁上讀到江麗珍「同朝暉,共晚霞」一文,記敘法國同學結伴到鄉間農莊採摘果蔬,然後在草地上野餐,又通過視頻電話與美國、澳洲同學聊天,度過悠哉閒哉的週末,是多麼寫意!
施世雄老師2013.07.28來函
不管怎樣,能利用閒暇到處旅遊,享受人生,是最值得回味的樂事。只要有能力,我會繼續踏上旅途,去任何未曾去過的地方旅遊,拍下大量照片,然後將旅遊照片沖洗曬,存進相簿中,每個地方一本,註明時間、地點,比在電腦上觀賞要好得多。如果能寫詩填詞就更錦上添花,如果有寫日記的習慣,就更臻佳境。若干年後再翻看照片,查閱日記,重讀文章,名勝美景又浮現眼前。能在旅遊後收到明信片、照片、信函,則更加完美。從加州回來後,我將照片寄給好友、同學、老師,陸續收到回函,遠居舊金山九一高齡的施世雄老師隨即給我回信,他秀麗的字體,令我想起張德潛老師和郭燕芝老師,他們三位都是書法家,一筆一劃,儼然是一件無價藝術品,值得永遠珍藏。
(2013.08.16《華僑新報》第117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