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第874篇:《詩錄》

《華僑新報》2013.08.09全版彩色賀詞廣告
欣逢「詩壇第700期」,利用假期做個統計,14年間總共發表一萬六千餘首詩詞。先後共有175位詩友在「詩壇」發表過作品。凡是刊登五首以上者在「詩壇」網頁「各家詩詞集」中會有其個人詩集條目,到目前為止已積累102位。諸君可以到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網頁上瀏覽,上面開誠佈公寫道:「1999年11月6日,加拿大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在滿地可(蒙特利爾)成立,每週於《華僑新報》開設《詩壇》,嚴格遵守平水韻部,格律詩堅持“一韻到底”,絕不妥協。十四年來共刊登七百期一萬六千餘首詩詞,創下了在海外弘揚古典詩詞文化一項紀錄和奇蹟。」

上星期六中午,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詞、雪梅詩友等於福臨門酒家茶敘,當提及「詩壇」第700期在即,我告知譚公,這幾個星期已收到各地詩友寄來有關詩詞多首,將以特輯刊登;並透露編製「詩壇700期統計表」貼在網頁上。除了詩友姓名(或筆名),還有加盟日期和詩壇期數等。

統計表作品分類有:律詩(七律、七排、五律、五排)、絕句(七絕、五絕)、古風(七古、五古)、詞、曲、聯、賦、其他(六言、寶塔、橄欖)等。從1999年剛創會時的五期試刊號到今期第700期,總計16107首(包括聯吟在內)。其中律詩8384首,絕句4521首,古風74首,詞、曲2886首,聯176副,賦23篇,其他43首。

若以數量計,超過1000首4位(恕不稱呼):李錦榮1525首,伍兆職1321首,白墨1248首,鄭石泉1114首。

超過500首3位:譚銳祥894首,雪梅654首,劉家驊523首。

超過400首5位:紫雲481首,海語469首,信天翁446首,汪溪鹿424首,吳永存414首。

超過300首2位:雷一鳴365首,子漢315首。

超過200首8位:胡楠仁270首,王一洲266首,譚健民245首,唐偉濱231首,許之遠230首,何宗雄220首,丁樹清212首,姚洪亮206首。

超過100首13位;山菊198首,墨浪174首,懷石172首,彭鈞錚170首,李永洪155首,李自然144首,韓志隆134首,黃道超134首,譚永偉132首,陳國暲118首,高鴻泉117首,李廣德106首,何啟茂101首。

超過50首16位:黃國棟96首,于文92首,許昭華82首,黃國輝82首,關不玉77首,趙瑞蘭74首,曾習之73首,馮雁薇72首,江麗珍72首,薛世祺69首,蔡麗華68首,懷素63首,王大沐61首,李忠祜61首,莫愛環60首,崔學皋59首。

超過20首17位:黃耀梓44首,李少儒37首,耶律36首,金文昌33首,劉劍33首,彭懷玉29首,徐西樓28首,劉源28首,余廷林26首,李文燦25首,黃湯民25首,孫德振24首,王家麟24首,趙索泉24首,吳瑞琪22首,北極狐20首,殷美生20首。上述68位詩作合計15527首,佔總數量的96.6%。

「詩壇」每逢百期都有紀念特輯,並在《華僑新報》上刊登賀辭廣告隆重慶祝。2001年11月16日「詩壇第100期」,刊出白墨「蘭陵王」賀辭,詩友24位;2003年10月24日「詩壇第200期」,刊出譚銳祥壇主賀聯:「筆侶無猜憂樂共,吟儔有道苦甘持」,詩友38位;2005年10月7日「詩壇第300期」,刊出白墨「賀新郎」賀辭,詩友50位;2007年9月7日「詩壇第400期」,刊出白墨「桂枝香」賀辭,詩友60位;2009年8月7日「詩壇第500期」,刊出紫雲「水龍吟」賀辭,詩友87位;2011年7月8日「詩壇第600期」,刊出譚銳祥壇主七律賀辭,詩友124位;2013年8月9日「詩壇第700期」,刊出眾詩友詩詞39首全版賀辭,詩友175位。今早又接到法國姚洪亮兄傳來「魚兒」詩友的鶴頂格賀詩以及彭懷玉詩友七排嵌名詩,由於版位已定,只好將這兩首詩貼在「詩壇」網頁上。

加盟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的詩友除了魁省(滿地可、魁北克),還有加拿大卑詩省(溫哥華)、亞省(愛民頓)、緬省(溫尼伯)、安省(多倫多、渥太華、溫莎),以及美國、法國、中國、泰國、馬來西亞、台灣、香港等。「詩壇」網頁自2009年8月29日建立,至今瀏覽次數已經超過十萬,讀者中有來自越南、柬埔寨、英國、德國、澳洲、紐西蘭、以色列、烏克蘭、拉脫維亞、甚至埃及。每週收到各方來稿超過五十首,由於報紙版位有限,在《華僑新報》刊登的詩詞以本埠作者為優先,不能見報的,都貼在「詩壇」網頁上,諸君可以在「各家詩詞集」中找到自己發表過的所有作品。

去年12月28日「詩壇第677期」刊出後,停刊了十個星期,延至今年3月8日,「詩壇第678期」復刊(其間曾於2月8日刊出《癸巳新春特輯》)。回顧七百個星期近十四年來走過的路子,經歷了多少風風雨雨,幾許波折,都只是過眼雲煙;舊逝新生,就像走馬燈,一幕又一幕不斷重復映現;唯有經得起考驗的詩誼,才是最珍貴無價的。任重而道遠,患難見真情,能將私人恩怨拋諸腦後,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才能勝任一壇之主;八六高齡的譚銳祥壇主,有廣納百川之胸襟,有高瞻遠矚的魄力,才能令詩船在驚濤駭浪中一次又一次避過險境,乘風破浪而不倒。筆者忝為「詩壇」主編一職,也飽嚐遭受冷嘲熱諷之百般滋味,還是許之遠老師說的好:「未嘗不是感悟人生的好事!」
(2013.08.09《華僑新報》第117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