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3日 星期日

歐遊日記其一

星期六(5月12日)
巴黎拜訪薛世祺老師
昨天下午四點,好友曾君榮兄開車來送我們去杜魯多國際機場。因為小女兒去古巴未回,大女兒到魁北克市出庭,她打手機來的時候,我們正在赴機場的路上。

順利辦理登記手續,在機場吃點東西,然後入閘。航機誤點,延至晚上9點10分才起飛。巴黎時間今天上午9點20分(滿地可時間凌晨3點許)抵達戴高樂機場;猶憶1986年9月我到法國時,飛機是降落在奧利機場。三位老同學江麗珍、鄭懷國、劉光分別開兩部車來接機;懷國沿著Boulevard Peripherique環城大道環繞巴黎一圈,這條歐洲最繁忙的高速公路,是巴黎市區(約200萬居民) 和郊區(超過1200萬居民)之間被普遍接受的分界線,因為它的大部分路段是沿著巴黎市的行政邊界,全長32公里。
與鄭懷國、劉光於「蓮花」越南餐廳前留影
我們在3號路口「意大利門」進入巴黎第13區,來到麗珍安排給我們入住的地方,是她搬到新址後多年來一直置空的三房一廳單位。放好行李,稍休息一會,到附近一家「蓮花」餐廳吃越南牛肉粉,陳景秋同學來電話相約,明天一大清早來接我們去看巴黎日出。我們在第13區逛街,到麗珍新購置的新址,我特別感興趣的是她客廳那一排高至天花板的書架,裡面擺滿醫學、文學、詩詞等方面的書籍。我們幾位老同學一面喝香濃咖啡,享用麗珍親自做的蘋果派,一面聊天、拍照。
與江麗珍(右起)、劉光、鄭懷國攝於她家客廳
懷國兄有事先告辭,我們爭取時間,由劉光兄開車,找到Charcot路老人中心大樓,去拜訪103歲的薛世祺(理茂)老師。薛老師的女兒學慧、婿巫幹文、兒子學人等一早都已先到,我們與老師閒話家常,拍照留念。薛老師將《跨世紀前塵錄》一書簽名送我,還有《閑話聊天開心文集》、《頌期頤專輯》相贈,又送我一座他親手製的山水盆景。薛老師百零二歲時,馬英九總統送他一幅「福壽康寧」的親筆題字,尤其珍貴。薛老師身體硬朗,記性非常好,耳不聾,眼不花,寫字手不顫抖,談笑風生,格外親切。我轉達了曾任歐老師、張清老師對他的問候。為了不影響老師休息,我們依依捨別,我答應一有時間就會再到巴黎探望他老人家。
與同學們拜訪薛世祺老師,右起:薛學慧、江麗珍、
薛學人、劉光、盧國才、薛世祺老師、陸惠茵。
我們回去休息一會,惠茵的大哥陸國翔來相見,一起步行去國都大酒樓吃晚飯,兄妹多年沒見,有說不完的話題。我們又去喝咖啡,大女兒從魁北克市來電話,與舅父聊天。晚上風很冷,我們分手後回來,已經累得動彈不得;因為屈指一算,三十幾個鐘頭未合眼矣。
於巴黎國都大酒家與國翔哥吃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