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9日 星期三

第809篇:《感述》

五月的滿地可,陰晴不定,白天夜晚溫差極大,由中午的二十幾度,降至深夜的兩三度。屋前的鬱金香剛剛含苞吐蕾,後園的兩棵山楂樹還沒有開花。今年由於雙春兼閏月,上週五已經立夏。

「詩壇」新加盟的詩友如雨後春筍,後繼有人;佳作琳瑯滿目,美不勝收。星期日中午與譚銳祥壇主到唐人街出席榮光聯誼會春宴,同桌中,吳永存、何宗雄、雷一鳴和譚公皆詩壇宿儒;壇主問及詩友近況,對詩會不斷有新血注入深表欣慰,並勉勵繼續嚴格把關,堅守詩詞格律,凡是不符合「平水韻部」的詩作,務必刪除,寧缺勿爛,確保詩壇的水準。我向在座幾位詩翁提出請求,下個星期,請寄來兩期詩作,他們都沒異議。何宗雄校長將他的同學──香港科技大學副校長林垂宙簽名贈送的書《中國崛起未?》借給我帶回家細讀,還送我一本他編著的《談古論今說笑話》。
周道模新詩集《彩虹、落日》封面

能讀到一本好書,是件賞心樂事。上週四郵差送來大陸詩人周道模的新詩集《彩虹、落日》,中英對譯,書名題字是詩人非馬的鋼筆字跡。我帶到工廠利用休息時間閱讀,愛不釋手,連晚飯都顧不得吃。很喜歡周道模的新詩,簡短精鍊,每首三兩句,讀後回味無窮:「拼命也要出國/然後,拼命地說:“我夢想我的祖國”」(偷渡的人);「世上的活人/享受的/唯一公平」(做夢);「土地廟又修好了/土地爺婆又活了/耕地又少了」(回鄉即景);「童年吃糖/要哭/老來吃藥/無淚/中間雜食風雨/拌陽光」(吃食);「人在地上劃線/立碑!/我卻自由飛越/國境」(候鳥);「籠中的老虎/在享受/不被獵殺的/自由」(籠中的自由);「黃葉說落葉:這下完了/青葉說黃葉:你也快了/說著,青葉開始發黃了」(三片樹葉);「羊/等地上的草綠/人/等草上的羊肥/根/等土上的人歸」(等)。

最難得的是,周道模的原創新詩,都是他漢英自譯,可以看出其英語造詣。我於2010年12月在台北出席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時與他結識;2011年8月在美國威斯康辛州小城基諾沙再次重逢,承蒙以詩集《三葉草》相贈,拜讀之餘,讚不絕口,曾在本欄第777篇《文緣》述及。出席世界詩人大會的中國詩人中,非馬的英詩朗誦,贏得熱烈的掌聲;英譯高手除了北塔,周道模也是佼佼者。

收到法國兩位同學寄來的詞,讀罷立即步韻奉和。一首是才女江麗珍的《一叢花》,一首是才子關不玉的《虞美人》,他們以詩詞歡迎我和老伴到巴黎一遊,真情流露,令人感動。自1970年3月18日龍奈(朗諾)發動政變,罷黜西哈努克後不久,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就被封閉,師生失散;42年後能在法國重逢,其興奮之心情非筆墨能形容矣!據悉,端中第十一屆專修班約三十位同學將於下星期日與我們聚餐,名單已見於同學網頁上,很多同學我可能認不出來,到時要逐位猜測,希望能叫出名字,說出當年讀哪班,坐第幾排,班主任是薛世祺老師、曾任歐老師還是陳綠波老師?

熱情的同學們安排我在法國的行程,包括接機、住宿、拜訪103高齡的薛老師,以及到蜚聲國際的麗都觀賞表演。除了參觀巴黎名勝,還有瑞士、德國之旅,隆情厚誼,感懷五中,無以為報。

我在1986年9月曾到過法國里昂探望二姊,當時適逢巴黎Tati百貨公司大爆炸,我又遺失了護照、機票,到巴黎喬治五世大道的加拿大大使館補領臨時通行證,匆匆回滿地可。此後,法國就對外國遊客持續多年實施入境簽證。記得當年法國總統是1981年當選的社會黨密特朗,總理是當了18年巴黎市長的希拉克;26年後重遊花都,江山依舊,人事全非,總理希拉克當了八年總統後於2007年下台,右派人民運動聯盟主席薩爾科齊繼任五年,也被捲土重來的左派社會黨歐蘭德於今年5月6日第二輪投票中所取代,黯淡離開愛麗舍宮。陪我到處遊玩的林漢清表弟英年早逝,由我陪同去醫院檢查的三舅媽已作古多年,還有老友王健也走了。當年我的三個小外甥,如今都已為人父母矣。

照行程推算,我後天(星期五)啟程,巴黎時間星期六上午九點鐘抵達戴高樂國際機場,下星期一去瑞士日內瓦,星期二繼程去蘇黎士,老同學來接我去德國。到時稿件必須在德國寄出,恐怕上網不方便,影響「詩壇」正常出版;為了以防萬一,我去函要求眾詩友提前寄來兩期詩作,而我也寫兩篇隨筆寄給報社。如果到時能順利上網,我會以最新的歐遊文稿取而代之。至於能否像過去那樣,每天一篇《歐遊日記》,現在還不能確定,但我會盡量爭取做到並貼在博客上。

寫到這裡,才想起昨天收到紫雲的電郵:「4月22日才返回加拿大──時光隧道???????」一連七個問號,原來我在邀稿函中將5月誤植4月,即回函:「我的天!我真的進入了時光隧道啦!哈哈!如果真的能時光倒流,那有多好!」我如果能回到昔日,就能改變一些東西,阻止一些不該發生的事,防止一些悲劇釀成,也彌補將會令我終生遺憾的過失。時光如果能倒流,我會通知所有同學,將有劫難降臨,要趕快離開人間地獄。我會告訴老伴,將來她的另一半就是她的老同學:老土的我!
(2012.05.11《華僑新報》第11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