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3日 星期三

歐遊日記其十一(完結篇)

5月22日(星期二)
與景秋、秀賢夫婦攝於其家中客廳
景秋今早六點鐘來找,惠茵昨晚回來後忙著收拾行李,凌晨近兩點才睡,我不忍心喚醒她,自己一人下樓,和景秋一起吃早餐,他一直陪我到七點多才離開,我們依依不捨道別。劉光、姚洪亮先後來電話,相約在機場見面,麗珍九點許就來,我們的行李超重,必須多一件攜上飛機。懷國十點許開車來,他幫忙把行李搬上車,取道環城高速公路去戴高樂國際機場。

一路上,麗珍和懷國與我們談了很多,抵機場時,姚洪亮、劉光一早已到。辦理登機手續後,時間已不多,大家匆匆道別,拍照留念,洪亮兄送我一本專修第八屆第二班同學編印的《同窗緣》,在扉頁上還題了一聯相贈:「白箋麗璧懷家國,墨寶軒珍映翰才」,將白墨、麗璧、懷國、麗珍、國才等字都嵌入聯中。我們連續三次相見面,也算有緣。由於我的大相機已放進行李中,必須他們拍的照片寄給我,才能貼在遊記中。

到鐘入閘,我們向來送機的懷國、麗珍、洪亮道別,他們先回去,劉光繼續留在機場陪我們,直到進了閘口才離開。我的小相機派上用場,與他拍了一張照片留念。劉光說他讀了我的一篇《諒解》,深有感觸,我答應寄給他關於做詩的資料。
在巴黎戴高樂機場與劉光拍下唯一的一張照片留念
我們進入檢查站,終於登上飛機,麗珍打電話來時,我們在飛機上,她祝我們一路順風,平安抵步。下午兩點正, TS111號班機起飛,比原定時間遲了半小時。飛機穿越英國、愛爾蘭,跨越大西洋,經過六個鐘頭的飛行,於巴黎時間晚上九點正抵達加拿大滿地可杜魯多國際機場,滿地可時間是下午三點。小女兒來接機,她自五月五日去古巴,十七天沒有相見,看到媽咪和老豆,欣喜若狂,緊緊相擁。我十多天沒開車,當然不讓女兒駕駛,有車的感覺真好!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幾位同學報平安,又打去愛民頓給曾任歐老師,打給大姐、二姐,姚洪亮來電話問我們歸途是否順利,譚銳祥壇主來電話,並傳真詩稿,伍兆職詩翁隨即也來電話。女兒去買外賣回來時,我的眼皮已睜不開,因為滿地可時間晚上六點半,在巴黎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半,草草填飽肚子,就上床休息。工頭來電話催我去上班,他說如果我今天不回去,昨天長週末的有薪假期就無薪,女兒叫我繼續睡,無薪就無薪,眼睛都睜不開了還要上班。大女兒幾點回來,我都不知道了。

就這樣,我們結束了短短十一天旅程,滿載了親情、友情、師生情、同窗情、筆墨情、同鄉情而歸,回顧這段日子,每一天的活動節目都很緊湊,同學們為我們夫婦的住宿、交通、約會、購物、觀光操心,妥善安排,我們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激,也深感歉疚,無已為報。謹以《歐遊日記》記述難忘的每一天,永遠銘記在心。由於旅途中,時間有限,遊記倉促寫成,都是急就章,掛一漏萬,而且三言兩語,難登大雅,還祈大家見諒。同學們贈送的禮物太多,無法一一羅列,也乞請原宥!衷心遙祝各位同學:身體健康,諸事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