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1日 星期四

第728篇:《代序》

收到鄭石泉詩翁湖南來郵,告知其詩詞集即將付梓成書,囑咐我寫篇序文。這是海外吟壇喜事,值得慶賀。忝為「詩壇」主編,我有幸最先讀到鄭先生作品,也曾經將其八百餘首詩詞作過統計和詳細分類。

2002年11月中,收到報社轉交鄭石泉先生來信,附來一首詩、兩首詞以及聯繫電話。我立即和他通話,歡迎他加盟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並告知詩會的宗旨,是嚴格遵守格律,按平水韻部作詩。經過多次聯絡,我寄去《滿城賡詠集》和韻律小冊子,鄭先生傳真來兩首鶴頂格,於「詩壇」第164期(2003.02.14《華僑新報》第625期)發表。從那時起,我每週都收到傳真,後來他遷居緬省溫尼泊,用電郵寄稿,再也讀不到鄭先生秀麗的字體。我於是將他的手稿裝釘成幾大冊,妥為珍藏。


鄭石泉詩翁與譚銳祥壇主、白墨合影
在854首詩詞中,七律690首,約佔八成。題材非常廣泛,包括詠物寄情、對景抒懷、遙寄親朋、節令感吟、旅遊感賦、時局感言、祝頌賀辭、追思悼念、步韻唱酬等等;我用了幾個週末,才將八百餘首詩詞分類,詠年節詩詞約80首,詠四季詩詞約80首,旅遊詩詞約80首,祝頌詩詞約50首,悼念詩詞約20首,感謝及寄贈詩詞約50首,贈書和文章讀後感詩詞52首,詠物詩詞25首,紀事詩詞約40首,時事詩詞約40首,詠體育運動詩詞12首,感懷詩詞約30首,詠天氣詩詞約30首,步韻詩約60首。

7年的創作中,有這樣的成績,是十分可觀的。從分類表一覽,鄭詩的取材與周圍發生的事物息息相關,絕沒有無病呻吟之弊端。他關心世界大事:美伊戰爭、非典疫症、伊朗大地震、南亞海嘯、華南水災、礦難、冰雪災害、空難、台灣山洪、熱帶風暴襲擊孟加拉、汶川大地震、潛艇失事、海地大地震、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等,都將情感寄於詩詞中;歡呼中華健兒奧運奪標的詩詞,神舟、嫦娥升空,海峽兩岸春節包機直航,台灣大選,台灣破冰,兩岸陳江會談,青藏鐵路通車,上海世博,國慶,抗日戰爭紀念,香港、澳門回歸10年,空軍、海軍建軍60年,七七事變紀念等,寫出了大量的抒懷詩詞。而觸景生情,是詩人的靈感來源,鄭詩將情和景融合成一體,他在秋夜憶故鄉,清明憶母,雪霽初晴偶感湘籍學子回國效力,歲末憶家鄉。他客居加國,對萬里以外的故鄉──湖南寧鄉非常懷念,詩中寫了很多寧鄉的勝景:仙台山、千佛洞、雙乳峰,以及長沙、湘西鳳凰古城、張家界、岳麓山等湖南名勝。他的情感豐富,想象空間非常寬廣,例如:亂世感言、浮生感詠、老有所感、七十感懷、感時傷吟、自詠感懷、暮春偶感、秋日懷舊、初秋月夜抒懷、冬景感懷、歲月無情等。

2007年9月28日中午,鄭先生突然昏倒,人事不知,送院診療5日,出院後他寫下「急病有感」:「病暗藏身年己久,心靈多日不消停。瞬間突兀烽煙起,片刻矇矓失性靈。儀器醫生齊赴陣,救援護理已開熒。五天治理見奇效,鑽腦淘淤紀康齡。」他住院的消息傳出後,詩友紛紛寫詩慰問,盼望早日康復。加拿大微創醫術雖然高超,但自出院後,鄭先生的手不聽使喚,已不像病發前那樣能寫出一手秀麗的字,我家中蒐集的手稿,成了非常珍貴的墨寶。幸好他的思維依然可以運用自如。他在溫尼泊和滿地可之間幾次來回小住,來滿地可時,每逢詩友雅集一定參加,即席聯吟揮毫,雖然運筆已感艱難,但他依然堅持寫出佳句,博得大家的熱烈掌聲。並與詩友一起參觀畫展,回來後更作詩發表。他每週準時將詩詞寄來,從不缺期,即使回到湖南家鄉,當知道子漢先生遽然逝世,他立即將「悼陳桂詩友」兩首七律從萬里以外傳來,趕得及加入我編的《子漢詩詞集》中付印。


鄭石泉詩翁與許之遠老師合影
與鄭先生在電話中交談,他的湖南口音,往往令我只聽出兩三成;只有見面時,才靠表情、手勢去猜測其他聽不明白的五六成。他和藹可親,又很健談,言語中十分謙虛、真誠。他見到許老師後,寫了「有幸拜謁許之遠詞丈」:「久慕才名無晤緣,今朝有幸謁儒賢。」「詩社十年多指引,騷壇百載望承傳。」他讀我的隨筆後,寫了40篇讀後感的詩,是繼李錦榮詩兄後,第二位如此認真寫感言的詩友。我的兩眼先後做切割白內障手術,他寄詩來祝我早日康復;我工傷在家,他除了寫詩,還打長途電話慰問,雖然我聽不懂多少湖南話,但體會他的真摯感情。我的女兒從大學畢業到當上律師,鄭先生前後寫了多首詩詞祝賀,勉勵有加;我57歲生辰,他寄來七律饋贈;我獲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他從溫尼泊寄來一首《解佩令》,隆情高誼,銘記在心。每次鄭先生回國之前,總是來函問我,是否需要代選購國內書籍,他可以幫忙,我總是老話一句:旅途愉快,多多保重!別忘了有空繼續寄詩詞來「詩壇」發表!

在即將出版之際,謹呈一首詞,聊表心意,以作申賀:

賀新郎
──喜聞 《鄭石泉詩詞集》付梓出版有感

坎坷人生路,歷滄桑、感懷成賦,抒懷成句。浪跡天涯情未老,憑藉詩詞傾吐。千百首、心聲細訴。多少悲歡多少夢,憶前塵、莫嘆青春負。夕照裏、頻回顧。

楓邦雪國逍遙度。喜鳴嚶、加盟韻苑,締盟鷗鷺。雅聚蘭亭風雨沐,滿腹吟哦樂趣。讚健筆、奔流若注。即席揮毫泉急湧,有墨香、一卷傳無數。書問世、名常駐。

(2010.10.22《華僑新報》第10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