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5日 星期三

第646篇:《雅緣》

七十五年風雨路,雪泥鴻爪留痕。敢憑雙手扭乾坤。牧童甄學者,錦鯉躍龍門。

豆腐大王洋博士,熱心辦校傳薪。可余亭裡筆耕耘。楓邦揚國粹,韻苑寫雄文。
調寄《臨江仙》──何校長宗雄博士回憶錄《雪泥鴻爪七五年》原稿讀後



許之遠老師《可余亭序》墨寶
我與何校長宗雄博士首次見面,是1997年5月17日,赴維生豆腐廠參觀魁北克華人藝術家協會演出綵排,之後經常見面,一起飲茶。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後,多次誠邀何校長加盟,他說一有空就會認真學習平仄聲韻格律;2002年12月詩會出版《滿城賡詠集》,我開車到學校將書送交,何校長收到後終於寄來第一首七言,感謝我贈詩集。由於開始寫詩時不講平仄,只能以「古風」發表,刊登於2003年3月3日「詩壇第167期」(《華僑新報》第628期)。後來每次雅集都有聚首,眾詩友於2004年1月10日參加維生食品公司成立20週年晚宴,並聯吟一首鶴頂格七律相贈。

2004年11月,何校長「可余亭」落成,眾詩友紛紛作詩祝賀。此「可余亭」乃取名自「何」宗雄與夫人「徐」茹茵兩姓氏組成,一人入亭為「何」,二人入亭為「徐」,人在亭中「停」留也。當時適逢我到多倫多謁見許之遠老師,答應何校長所托,向許老師索取題字。記得那天是2005年元旦,我和許老師飲酒暢談,他聽說何校長索墨,一口答應,翌日便完成《可余亭序》;先寫一次,後來再抄另一宣紙上,我要求他將第一手稿贈我珍藏,將重抄的序文帶回滿地可呈送。何校長將許老師墨寶鑲進鏡框,懸掛廳中,並邀眾詩友於2005年7月9日共聚,即席揮毫聯吟,留下「乙酉年可余亭雅集」的詩壇佳話。
可余亭雅集眾詩友即席揮毫聯吟,集體合影
左起:黃道超、伍兆職、雷一鳴、北極狐、紫雲、徐
茹茵、何宗雄、墨浪夫人、海語、雪梅、懷石、陸惠
茵、白墨、懷石夫人、墨浪。
2008年7月12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眾詩友再次應何校長之邀,赴南岸何府參加「戊子年可余亭雅集」。何校長吹響海螺後,雅集開始;大家抓籌分韻,以《蒙城何宗雄詩翁誠邀魁華騷壇諸君參加可余亭雅集聯吟分籌》26字為韻,共索得詩作28首。並即席聯吟得排律20句140個字,帶微醉猶酣的酒意,我將這集體創作的心血結晶抄寫後贈送何校長伉儷,並拍照留念。

5年來,何校長吟哦不斷,詩作數百首。2003年10月,《詩壇200期》向他邀稿,當時他正在醫院等候動手術,還匆匆成詩二首,由夫人手抄傳來,其中一首寫道:「欣逢詩會四週年,適值留醫治病身。手術房前吟八句,衷心祝福此生辰。」(2003.10.21)何校長身體抱恙,但勤於詩課,靈感奔放,他有「詩壇揮汗拓荒田」詩句,表達他對海外傳承古典詩學、弘揚國粹的一片熱誠。他於「治病有感」詩中吟曰:「而今順利過難關,昔日健康逐漸還。休養月餘痊癒後,龍飛虎躍不收山。」他的詩,字淺意深,題材廣泛,感情豐富,讀他「遙悼子漢公有感」:「共研詩樂幾年中,國粹友情收穫豐。世事茫茫難意料,生離死別一場空。」感人淚水。子漢先生和何校長都是國樂同好,他倆研究樂譜,能彈奏多種古樂器;何校長創立國樂團,每次演出,觀眾讚譽不絕。
何宗雄校長饋贈的翠竹
我與何校長之交往,都離不開一個「詩」字。他贈我一盆竹子,我回贈他一首七律:「東坡不可居無竹,高節此君栽小築。翠玉琅玕挺拔姿,騷聲曲賦疏狂族。不隨桃李炫紅妝,只伴詩書薰白屋。誠謝何公厚愛深,清風滿室枝前讀。」他的愛女于歸之喜,我有幸應邀出席婚宴,即席贈詩祝賀;他入院留醫,我用詩問安;我工傷休假在家,他以詩慰問;我銀婚時還獲他以《浪淘沙》相贈;我將《無墨樓吟草一千首》相送,他報以七律回贈。我們以詩會友,以詩相識,互相敬重。
每年蒙城中文學校(現改名為魁省中華文化教育學院)校慶,何校長都會邀請譚銳祥壇主和我出席典禮,並上台為優秀學生頒獎。今年適逢創校卅週年,囑我給紀念特刊撰文,他自己為校歌填詞;為教育事業,精力透支,鞠躬盡瘁,令人欽佩!

去年,何校長將《雪泥鴻爪七五年》回憶錄草稿寄給我先讀為快,拜讀之餘,對他不平凡的一生,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坎坷童年,崢嶸歲月,負笈放洋,學成歸國,一名貧苦放牛娃,如何成為留法洋博士,有詳盡生動的描述;與夫人如何在法國里昂喜結連理,有感人肺腑的情節;移居加拿大,艱苦創業,興學辦校,有扣人心弦的追憶。何校長這本回憶錄,是海外學者為弘揚中華文化默默耕耘的見證。

今天,喜見何校長為了培育華裔下一代學習中文所作的努力,已經見到豐碩的成果。他晚年寫詩,更豐盛了回憶錄的藝術性。我多次催他將詩結集付梓,並將《何宗雄詩集》彙編排版好,當時曾填了一首詞,謹引為本文結尾:

千秋歲
──《何宗雄詩詞集》編後
放洋留學,嶄露新頭角。經歷苦,求知博。童年逢亂世,晚歲添佳作。詩結集,吟哦一卷堪斟酌。

回首多漂泊,懷舊驚濤惡。鶼鰈愛,鴛鴦樂。情深緣早訂,志篤心先托。書付梓,耕耘最喜常收穫。
(2009.03.27《華僑新報》第94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