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2日 星期日

第645篇:《僑校》

接到何宗雄校長的電話,告知魁省蒙城中文學校(現改名為魁省中華文化教育學院)將出版紀念特刊,慶祝30週年校慶,囑咐我為特刊撰寫一篇文章。時間過得真快,還記得10年前,我在20週年紀念特刊中發表一篇《蒙城中文學校校慶感言》,篇末填了一闋詞,祝賀該中文學校越辦越好:
沁園春
──賀蒙城中文學校二十週年校慶

北國奇葩,傲立蒙城,盛開異鄉。讚一枝獨秀,豔增雪景;百花初放,點綴楓邦。閱歷枯榮,熬經風雨,勇戰寒流存暗香。嚴冬過,看梅蘭煥發,松竹添妝。
匆匆廿載時光,縱散聚、師生情意長。念愛心創校,披荊墾拓;樂觀興學,揮汗除荒。育植培苗,耕耘種樹,薪火承傳堪表彰。呈蕪句,賀席中諸子,桃李門牆。


10年過去了,蒙城中文學校已向政府申請改制,升格為高等學府,並經教育部立案批准,2004年9月開課後正式易名為魁省中華文化教育學院,成為目前蒙特利爾市唯一的華文最高學府。開設語文系、文學系、文化系、科技系等,並增加倫理道德課程。除了演講比賽,還與華僑協會蒙特婁分會聯合主辦過「弘揚德育座談會」,對弘揚中華文化優良傳統,推廣孝道仁德忠義,不遺餘力。

何校長興學創校,孜孜不倦,默默耕耘歷30年,由1979年的兩班20餘人,到今天擁有近千名學生,其驚人之毅力,令人欽佩。30年前,何校長只有47歲,致力於個人生意之餘,還將精力投入百年樹人的教育事業中。30載過去了,何校長白髮斑斑,已近80高齡,仍沒有卸下作育英才的重任,這是責任感,更是使命感,使何校長將自己與辦學融為一體。因此,當朋友提到「何宗雄」這個名字,首先不是他的「豆腐大王」、「洋博士」身份,而是他的「校長」、「詩翁」之雅號。

華裔僑居海外,遠離祖籍,在被外語包圍的環境下,耳濡目染都是英、法文,都是柬、越、泰、寮、緬、菲、印(尼)、馬來語,要在這樣艱難條件下學中文母語,除了教師、家長的努力配合,還要有學校教育氛圍的薰陶。特別是在東南亞,一些國家政府對華文學校以中文教學多加管制,立下數之不清的條款約束。每次排華或種族衝突,中文學校首當其衝,華文教師或被逮捕,或被迫遠走逃生,或不幸罹難,這可怕的經歷如今仍歷歷在目。學生家長在這恐怖惡劣的處境下,仍不忘讓孩子唸中文;中文學校遭當局封閉,則聘請家庭教師到家裡授課。海外學子與中文僑校的親密關係,學生與老師之間之深厚師生情誼,雖數十年而不變,是有其淵源的。我是柬埔寨土生土長的華僑,我的中文都是在當地僑校點滴學到的,在28歲以前,我從未踏上中國土地,我與班主任的師生情堪與父子情相比,我與同學的同窗情,情同手足,40年猶如昨天。我們在學校學到的知識,不比在中國大陸少,而在傳統文化、德育修身方面吸收的,則遠比大陸學生多。由於學生沒有參加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純樸的心靈沒有被意識形態嚴重破壞,所以,海外僑校出來的學生,基本上還是尊師重道、知書達禮的。有鑒於此,我對辛勤辦學的何校長有更深一層的欽佩、崇敬、景仰。

今天的中國在世界強國中舉足輕重,中文的地位越來越重要,更多外國人在「中文熱」的潮流衝擊下成群結隊報名修讀漢語;而中國大陸對古典文學開始重視,以北大、清華為首的幾十所大學聯合起來,相繼召開了「讓傳統詩詞大步邁進高校校院」的研討會。連老外都學好中文,自己中國人的孩子就更加要急起直追,傳授中國文化的重擔,就落在各位義不容辭的中文教師肩上。面對這樣大好形勢,魁省中華文化教育學院正肩負著前所未有的歷史使命,何校長畢生致力於傳播漢聲、推廣中華文化,喜看他和學校教師們用汗水澆灌的園地,桃李成林,碩果豐收,亦堪慰老懷矣!

中文教育的神聖任務,絕非一朝一夕的事,所以,對不會說中文的華裔第三代、第四代,作為家長,必須耐心勸說,讓他們回到中文學校,即使每週只上那幾個鐘頭,積少成多,總會收效的。

適值30年校慶之際,謹填一闋詞作為薄禮,祝魁省中華文化教育學院,越辦越出色、越成功!

桂枝香
──賀魁省中華文化教育學院三十週年校慶

何公創校,重德育修身,尊儒崇道。桃李春風卅載,舌耕收效。莘莘學子堪栽植,最難忘、諄諄師表。漢聲宣播,中文講授,社區瑰寶。

鬢髮白,雄心未老。讚國粹弘揚,僑青培教。海外辛勤振鐸,口碑多少。樹人大計千秋業,苦和甜,有誰知曉?繼燃薪火,傳承不熄,錦程輝耀。
(2009.03.20《華僑新報》第9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