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8日 星期四

第655篇:《儒商》

有緣韻海成知己,欣逢壽辰堪醉。十載盟鷗,半生弄墨,結集詩書傳世。天涯報喜!讚飽學儒商,騷壇前輩。八二松齡,蘭心梅骨一君子。

離鄉遠航萬里。袖長雖善舞,謀營無愧。惠澤同僑,樂捐公益,澹泊功名權位。韶華似水。嘆譽滿吟林,德留青史。賡詠延年,唱酬情最美。

調寄《齊天樂》──賀譚公銳祥壇主九秩晉二榮壽

認識譚銳祥壇主始於寫詩。猶憶1995年6月29日,我曾刊登一首祝報慶的七律,一週後在報上讀到譚公「步無墨樓主人白墨原韻」唱和;從那時開始,我們在報上唱酬步韻,成為素未謀面的詩友。1997年3月16日,魁北克華人作家協會成立,當晚在名都閣(後來的富麗華酒家)設宴,譚公親自赴會,神交將近兩載,彼此首次圓了瞻韓之夢,不亦樂乎!自此我們交往甚密,經常電話暢談,相約見面,飲茶聚餐,逐漸成了莫逆之交。譚公每有詩作,我總有幸先讀為快,然後第一時間步原玉奉和。

1999年11月6日,我和譚公、劉振利(懷石)兄3人於唐人街東坡樓酒家聚首,商討並宣佈成立「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會率先在《華僑新報》開闢每週一期《詩壇》,剛開始試刊5期,來稿寥寥無幾,堪稱「濫觴」;經過一段時間的耕耘,詩苑百花錦簇,詩友遍及全加各省乃至全球多國。今年詩會已創立10週年,《詩壇》刊載了490多期,每期由開創時數首到目前30幾首,從未間斷;譚公對詩會的運作經費、財政開支全力承擔,每次雅集、詩宴、文酒,都獨力支付全部開銷。

與譚祥壇主於壽宴上合影
譚公比我大25歲,是「詩壇父輩」,雖然年齡相差四分之一世紀,但我們「忘年之交」沒有代溝,他每次來稿稱我「詞丈」,打字時我一律刪除或改為「君」。這些年來,由於詩會,我們幾乎每週都見面或通電話、傳真,譚公是位成功企業家,日理萬機,在百忙中仍堅持創作,每期最少一首詩,從未中斷。我有幸蒐集他的墨寶,將傳真手稿裝訂成厚厚的幾大本,翻閱捧讀。我時常跟自己說,幸好譚公沒有使用電腦打字,否則就失去一睹原稿筆跡的享受樂趣。譚公於1948年來加拿大,創嘉華公司;自1997年榮任滿地可中華會館主席,蟬聯3任。每年一度主持全僑公祭大典,譚公撰寫祭聯,我應邀寫祭文,自1998年第3屆起,至今年第14屆。譚公作為僑團領袖,眾望所歸,他的親和力、凝聚力,以僑社利益為大前提,廣納百川,有容乃大,在他的領導下,社團上下和諧共事,親密相處。

我和譚公君子之交,純潔如水,大家相敬如賓,平起平坐,不因貧富懸殊而有階級差距。我們一起出席無數宴會,一起觀賞畫展,一起參加中文學校畢業典禮,一起看賽龍舟、貨車展覽。我在德育座談會上主講,譚公是詩會中唯一到場聽講的嘉賓,每當我有解決不了的疑慮,譚公總能為我分憂。

我以一幅粉彩肖像畫作為賀禮給譚公祝壽
詩會成立後,舉辦過多次雅集,譚公起韻,即席揮毫,詩友聯吟,千年前蘭亭盛事再現,成了騷壇佳話。譚公對新加盟詩友一視同仁,作詩歡迎,次韻敬和,而且非常關心各人近況,問寒噓暖,每當知道詩友抱恙,寫詩慰問。子漢先生病逝,譚公連夜寄來輓聯,並隨即為《子漢詩詞集》作序。他知道我凌晨6點才回來,所以往往到上午10點鐘過後才傳真詩作。2003年初我入院動手術,他和伍兆職詩翁蒞臨寒舍,並送來水果蛋糕,上面書寫:「白墨硯弟,祝早日康復!」對我們夫婦和兩個女兒十分關懷照顧,他79歲壽辰時,兩女提議我畫譚公彩色肖像作為賀禮,她倆去畫筆專賣店採購一番,我深受感動,連夜趕畫。每年聖誕節前,譚公一定來電話吩咐我到唐人街燒臘店取火雞過節,而我也照例送上一瓶紅酒。前年9月我因工傷在家休假,譚公一連寫了多首詩慰問,後來因健康理由,我曾打算暫停寫了12年的《麗璧軒隨筆》專欄,譚公聞訊後,呼籲詩友寫詩挽留,又與《華僑新報》總經理張健先生和編輯邀我到唐人街飲茶,力勸我勿停筆,務必繼續寫下去。我們夫婦25週年銀婚紀念,譚公除了贈詩祝賀,又在報上刊登賀辭廣告。譚公對我的關懷,大從我被筆戰圍攻,他出面打抱不平,力挽狂瀾;小至修車、女兒大學畢業、律師樓見工面試,他都一一為我操心,令我無限感激。

多年來我一直催促譚公將詩作結集付梓,他總是推說稍後再作決定,我希望他將未曾在詩壇發表過的舊作找出來,加進詩集中;他終於將兩本筆記本找到,約二百餘首,我囑咐內子用手寫板輸入電腦中,再由我校對。譚公表示,舊作中凡是出韻或平仄出錯的地方,不要更改,保持原貌,這樣可以前後對比,知道自己詩藝的進步。這是謙遜和實事求是的態度,是虛懷若谷的體現,令我深感欽佩。

《齊天樂》賀辭
譚公的詩,用詞樸實,詩如其人,沒有堆砌詞藻、精雕細鑿、淺俗粗糙、空洞無物之弊病;譚公的詩,嚴守格律,提倡創作,更忌成語入詩,或華麗浮誇。他的詩,起承轉合,深入淺出;抑揚頓挫,朗朗上口。他700多首詩中,詠物、思鄉、抒懷、憶舊、悼友,字裡行間,真情流露,令人一詠三嘆,回味無窮。他擅長對仗,言之有物;沒有無病呻吟,故作玄虛,借句暗喻,恰到好處。譚公80人生,是一部現代史,讀譚公的詩,能讀出他的古樸詩格,更能讀出他的崢嶸歲月、亮節高風。能為詩集催生,是我的榮幸,也是我的福份。去年詩集問世,適逢譚公九秩晉一壽辰,此乃詩國喜訊,值得慶祝一番。除了詩作734首,對聯127幅,詩集還附上31位詩友唱和暨贈詩444首,厚四百餘頁,洋洋大觀,值得收藏。今天是己丑年五月初四日,譚公82榮壽,特將序文重新整理發表,聊表祝賀。
(2009.05.29《華僑新報》第9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