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3日 星期三

第653篇:《遂願》

心想事成,遂其所願,乃最寫意的快事。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居八九,能遂願者不足一二。因此,鋌而走險,險中求勝,已經司空見慣;唯有憑自己實力獲得成功,才擁有自豪感、滿足感。

大女兒為了應徵見習律師這職位,經過近3個月的折騰,在一位難求的逆境中,屢經被淘汰的折磨,飽受被挫敗的打擊,夢想一次又一次破滅,身心蒙受摧殘;依然不屈不撓,不肯認輸,從未氣餒。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從50位應徵者中脫穎而出,順利過三關,獲得錄取,她遂願了。

上星期三,是最後一天期限,如果沒有獲得通知,就名落孫山,所以,她心情非常緊張。中午,她從麥米蘭律師樓打電話回來,向她媽咪訴苦:「看來我又要回大學進修多一年再重頭來過。」媽咪除了好言安慰,能說的都說了。我還是老話一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或許是件好事。」

晚飯時間,我從工廠打手機回家,想一想該用什麼話去安撫大女兒,真怕她想不開。老伴把電話轉給她,只聽見她顫抖的聲音:「我終於被錄取了!是一家規模好大的律師樓,有超過50位律師,在市中心一座摩天大廈第19層樓上班。」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喜訊太震撼人心了。

原來,女兒在麥米蘭律師樓一直等到5點許,同事們都放工了,她還有一些文件未處理,必須一個人留下來。就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電話打進來,她本來不想接聽,但又怕是媽咪找她,誰知這是一個改變她人生的電話,對方首先問她,今晚打算去哪裡慶祝?她還滿頭霧水,後來才悟出箇中真諦:她被正式錄取。在第3輪面試時,淘汰剩下5人,將錄取兩人,其中一人是候補。她的麥大女同學人長得漂亮,成績又好,家庭背景富裕,父親是大企業家,她知道自己想贏取這麼強的競爭對手,的確不容易。當問及是否有信心獲得這個職位時,她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反正已經闖到這一關口,還顧慮什麼,所以就大膽推銷自己的專長:有豐富財經知識,有銀行經理的工作經驗,可以應付各式各樣的顧客,作為華裔身份,能講流利英法粵語,有利於公司拓展亞洲市場。

兩個星期過去,如果到了星期三還沒有消息,就付諸東流矣!她一方面應付考試,一方面還去見介紹人推薦的幾位律師,心情漸漸跌至谷底。我看得出來,她是強忍,不讓自己內心的焦慮流露出來,所以她將自己麻醉在看書、上網、看卡通片光碟,甚至整個晚上陪我下象棋,一盤又一盤,大戰300回合,直到精疲力盡,才上床睡覺。翌日一大早起來,拉她妹妹去公園跑步,一圈又一圈,發洩她的壓抑情緒。可憐天下父母心,這段日子,我們做爸爸媽媽的,也陪她一起難受,兩次開車送她去300多公里外的魁北克市見工,又說服她不要搬去那麼遠,當知道不獲魁北克兩家律師樓聘請,我們心裡暗自高興。老伴說,當她聽見女兒來電話告知被錄取時,眼淚情不自禁淌了下來。

我整整一個星期都見不到兩女,週六終於可以一起同桌用餐。聽她倆說說自己一週來的生活點滴,也了解她們的心路歷程。大女兒現在終於明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道理,她說幸好魁北克那邊沒有雇用她,幸好沒有去那家只有四、五個律師的事所務求職,幸好這、幸好那的。小女兒說她在卡夫Kraft食品公司工作得很開心,她還獲選為今屆麥基爾大學食品科學學會主席,當她碩士畢業時,就是這方面的專家,要是在過去,還可以為護照申請人簽署證明文件呢!老伴一直無法說出小女兒到底是什麼「家」、什麼「師」?反正是有專業執照的。問我有什麼感想,這家庭會議要我發言,可就要約法三章,不許講教條、理論,只說些最淺白易懂的話,我清一清喉嚨,倒了半杯紅酒,「來!老豆和妳們乾杯!慶祝我們盧家終於出了一位女律師,一位女科學家!」小女兒一聽到「科學家」這桂冠,樂得又叫又跳,誰知大女兒還冒出了一句:說不定還會出一位女法官呢!

我們慶祝母親節的最好禮物,就是兩女的成績,雖然這麼說,但她們還是堅持要送一份大禮,結果一致通過,家裡十多年前那部小電視機應該功成身退,由高清電視取代。由於輕便,不用送貨服務,自己去載了回來,這部多功能電視機,還可以接駁手提電腦當螢幕使用。女兒說,老豆的願望是出幾本書,一定很快就會夢想成真。我舉杯說:我的願望是妳們兩人成材,這比出書更重要!

在《華僑新報》上讀到斯眉女士一篇報導,記紫雲《女人一枝花》簽名會盛況,讀後感慨萬千,紫雲遂願了,她很順利的出了書,可喜可賀!那天的簽名會,我因為有約在先,不能赴會,深感歉疚。她搞這個新書發佈會,很有意思,30幾朵花,每朵花都有親友會閱讀,牽涉的範圍非常廣,說不定還要再版才足夠發行。欣逢母親節,將新書送給30幾位母親,這是多麼有意義的禮物。

寫到這裡,想起前幾天喜接雷一鳴先生電話留言,告知吳永存先生已經平安出院,昨日又收到吳老電郵,傳來兩首詞;吳老一直希望不用開刀可以康癒,如今吉人天相,果真遂願,可喜可賀!
(2009.05.15《華僑新報》第9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