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第969篇:《寄望》

久未揮毫,適值黃國棟詩翁九六暨伍兆職詩翁八六榮壽,良辰吉日,豈可無詩?喜讀許之遠老師祝何宗雄校長八五賀壽詩,詩壇壽酒飄香,頌詩繞耳,又有鄭石泉詩翁和李錦榮詩兄讀《壽星》有感,今期(第792期)可謂珠璣盈壇,琳琅滿目。向壽星公呈上真誠祝福,願諸位詩翁添福添壽,如松如柏。

時間過得真快,明天便是農曆八月初一。由於閏六月,所以今年中秋節將延至陽曆10月4日。秋天是豐收之季,楓葉染紅,更是吟詩時節,騷人墨客又將詩興盈然,靈感奔馳,相信詩壇十姐妹屆時一定芸香雅集,滿室芬芳。可惜沒有出席陸蔚青詩歌朗誦會,錯過了拜會眾才女之難得機緣。

欣逢加拿大建國150週年,9月14日晚上,女兒有幸獲邀參加一場名人講座,演講會在滿地可銀行總部第14樓會議廳舉行,出席講壇除了有加拿大現任總督莊士頓 David Johnston和候任女總督佩葉特Julie Payette之外,其他政界、商界名流二百餘人雲集。是晚有七位演講者,最先上台是女兒,也是唯一華裔女律師,她用法語演講,題目是:《給女兒的信》。這已經不知第幾次出席講座,但不同的是,今次她是位孕婦,所以備受關注。她指著肚子說:「今天,我和妳爸爸已經守候著妳32個星期了,妳現在只是個小菠蘿,妳選擇來到這個最美麗的國家降生,在這個全世界最好的環境中成長。我不會給妳壓力,也不會成為虎媽,我毫不懷疑,妳會擁有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她回顧在三十幾年前,當自己也和肚子裡女兒同齡時,婦女和少數民族極少能得到高薪職位和良好職業;當她在2010年擔任年輕律師時,只有6%的律師是少數民族,在魁北克註冊的24500名律師中,只有64位華裔。雖然女性幾乎佔了註冊律師人數的一半,但只有19%是私人執業律師。就憑著一份自信,她克服了自己是「女人、年輕人、華人」的弱勢,更逆轉將「女人、年輕人、華人」變成了優勢。她提到價值觀的灌輸,勉勵女兒一定要投身社會,熱心公益事業,加入義工行列,為創造加拿大更美好的明天,發熱發光,發揮最大潛力。她的演講,贏來全場熱烈掌聲,兩位總督都過來與她合照,並關心的要她好好休息養胎,迎接新生命之降臨。我收到她的法文演講稿後,第一時間貼在「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並寄給親朋好友分享。後來她來電話,謂演講稿是上午在百忙中匆匆寫成,在頻密的會議中,無法修正,便憑著自信上台,即場發揮,想不到效果還算不錯。
2017.05.13嘉珈獲大獎後發表講話
星期六那天,我整日都在麥大上課,由於肩膀動手術,停學一年多,如今再返校園,逆水行舟,頗感吃力,所以一刻也不敢怠慢。班上有四位同學在讀碩士,兩位在唸博士,他們都在我抵加拿大之後才出生,可見最老的學生非我莫屬。我過去半工半讀,利用週末上學,先後已修了18個學分,今期兩科如果順利過關,就有24個學分,明年春天再修最後兩科,便滿30個學分,為了這個寄望,我花了三年餘。下一個目標是報讀「東亞研究系」本科,中文已沒有問題,我會在日文、韓文兩種文字下苦功,如無意外,相信在七十歲以前會取得學位。人不能沒有希望,我希望是家中除了兩女之外第三位麥基爾大學畢業生!就憑著這個信念,展望未來,我忘記年齡,一直努力的走下去。
和嘉珈赴Westin酒店出席夢湖園基金會成立25週年晚宴(2017.09.16)
放學已經四點半,回拉娃是趕不及了,去Place Ville Marie大樓地下停車場取車,抵女兒家已五點許,從車後廂取出西裝領帶皮鞋更換,然後又和女兒匆匆出門,到Westin大酒店出席夢湖園基金會成立25週年慶祝晚宴。聽彭驚濤總領事流利的法語演講,博得在場來賓如雷掌聲之讚賞。女兒雖然身懷六甲,依然風塵僕僕,神采飛揚,穿梭在賓客中間,人緣極好。她介紹了心臟科權威岑醫生,希望我能覓得良醫,健康無恙,又與夢湖園基金會主席Martin Wong夫婦長談,還為10月份中華醫院籌款慈善晚會奔波,原來她還擔任晚會主席,真是「能者多勞」,我勸她應該充分休息。
屋後會場佈置,紅色架子是Donut甜圈
星期日,為了迎接女嬰Amelia七個星期之後降臨,女兒在她的新居舉辦了一個Baby Shower迎嬰聚會,大約七十位好友參加。中國人通常是孩子滿月時才慶祝,但在美國和加拿大是孩子出生前兩個月舉辦,在各項聚會中,「嬰兒沐浴」是最溫馨的一種。會場到處佈置成菠蘿,是嬰兒32週時的體重,兩張長桌上擺滿各式各樣食品,即拍即有攝影機拍下六十張照片,貼在留言簿上作為紀念,這些活動,都是為了新嬰在11月9日預產期降臨時留下珍貴的回憶。等寶寶長大了,她會從媽咪的演講詞、活動照片,知道自己當時還在母胎中,就曾經中過大獎,曾經在八月去過巴黎,曾經出席過夢湖園修葺開幕儀式,曾經遷入新居,曾經和加拿大總督合影等等。這一切都是:「寄望」。
嘉珈和媽咪合影
欣悉巴黎端華同學接二連三喜得孫兒,晉升祖父母級,我曾於數年前製作「端華同學兒孫一覽表」,向全球同學徵求兒孫資料,相信有助於下一代互動,知道他們的祖輩曾經是同校、同級、同班同學,這是件多麼有趣的事,108位同學最少也有百來位孫輩,這象徵性意義就是:「寄望」。
(2017.09.21《華僑新報》第138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