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第981篇:《理念》

《華僑新報》下星期第1400期
今期《華僑新報》第1399期,下星期就出版第1400期了。猶憶1996年11月30日晚上在唐人街名都酒家慶祝300期,席開八桌,宴請所有文友及其家眷,我填了《賀新郎》誌賀,還將幾版圖文並茂的報導珍藏。轉眼間21年過去了,《華僑新報》慶祝300期時,《麗璧軒隨筆》只寫了第27篇。

《華僑新報》創刊20年暨第1000期紀念冊封面

1998年10月23日《華僑新報》第400期,本欄寫第110篇《辦報》,填《沁園春》賀詞;2000年9月22日《華僑新報》第500期,本欄寫第210篇《祝賀》,填《高陽臺》賀詞,「詩壇」出版第40期,刊出「慶祝《華僑新報》伍佰期特輯」,祝賀詩詞19首;報社於9月24日晚上假座金豐酒家舉辦慶祝發行伍佰期暨創刊十週年聯歡晚宴,筵開卅二席,盛況空前。(見《賀詩》)2002年8月23日《華僑新報》第600期,本欄寫第310篇《耕耘》,填《念奴嬌》、《一翦梅》賀詞,「詩壇」出版第140期,祝賀詩詞八首。2004年7月23日《華僑新報》第700期,本欄寫第409篇《里程》,填《千秋歲》、《一翦梅》賀詞,「詩壇」出版第238期,刊出「《華僑新報》七百期紀念專輯」,祝賀詩詞廿首;報社於8月29日晚上假座紅寶石酒家舉行慶祝700期晚宴。2006年6月23日《華僑新報》第800期,填《一翦梅》賀詞。2008年2月29日《華僑新報》第888期,填《驀山溪》賀詞,「詩壇」出版第425期,刊出「賀《華僑新報》創刊十七週年特輯」,祝賀詩詞17首;報社於2月24日中午假座楓華苑舉辦《華僑新報》888期茶敘。2008年5月23日《華僑新報》第900期,「詩壇」出版第437期,刊出祝賀詩詞多首。2010年4月23日《華僑新報》第1000期,本欄寫第702篇《千期》,填《滿庭芳》、《壽星明》賀詞,「詩壇」出版第537期,刊出「慶祝《華僑新報》一千期特輯」,刊出祝賀詩詞三十多首;報社於5月8日晚上假座紅寶石酒家舉行慶祝1000期晚宴,並出版紀念冊。
1996.11.30《華僑新報》慶祝300期報導之一
《華僑新報》第1200期時,正值《麗璧軒隨筆》和「詩壇」停刊期間。2016年1月8日,本欄寫第888篇《報業》祝賀《華僑新報》創刊25週年,2016年1月22日《華僑新報》第1300期,填《青玉案》賀詞。下週《華僑新報》第1400期,我謹呼籲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全體詩友一起申賀報慶。
1996.11.30《華僑新報》慶祝300期報導之二
我們詩會與報社都有一個共同的理念,全面繼承中華傳統文化遺產,就是不遺餘力弘揚古典詩詞,將舊體詩詞在海外推廣。就憑這一個理念,在報社鼎力支持下,在各位詩友的努力耕耘下,詩會歷經了多少風風雨雨,面對來自各種各樣的阻撓,儘管詩途坎坷崎嶇,非常艱難地邁出每一步,直到十八年後的今天,依然堅定不移、義無反顧的走下去。「詩壇」的成就,離不開報社的支持,就因為有《華僑新報》這堅強後盾,就因為有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並肩攜手,才能走到今天。
麥基爾大學東亞圖書館藏有詩會《滿城賡詠集》
那天到楓華書市,將法國江麗珍老同學的新著《舒心漫筆》送交潘潔心社長,我們回顧了廿一年前慶祝300期的點點滴滴,往事歷歷在目,逝去的朋友一個個浮現眼前,不禁感慨萬千。300期宴會上,我的大女兒才唸初中,小女兒還唸小學,我直呼老朋友們為「小潘」、「小方」、「小嚴」,如今,我們這一批50後的都晉升祖輩,回首1400期,這9800個日日夜夜,真是不容易熬過來的!
麥基爾大學東亞圖書館藏書中有《白墨詩詞集》
「詩壇」網頁上寫道:「詩會嚴格遵守平水韻部,格律詩堅持一韻到底,絕不妥協。」這就令一些人大表不滿,接二連三的挑戰底線,首先是主張使用「現代漢語」,認為詩韻是枷鎖,是桎梏,寫格律詩是鑽進死胡同,沒有出路,是戴著鎖鏈跳舞。又詩友郵寄來許多所謂的「詩韻詞典」,認為十三億人都在使用,為何偏偏海外華人不肯就範。也有的詩友說「故意」犯錯,然後用「拗救」來為自己辯駁。我當然知道古人有各式各樣的範例可以令平仄「錯得有理」,但我們都是初學者,既然對古人遺產毫不懷疑地繼承,又何必要節外生枝,破舊創新呢?所以,我寧可背負謾罵,也不肯退讓,甚至連「孤雁出群」、「孤雁入群」都置於門檻外。因為,我們還在探討、摸索、學習階段,等將來成了「專家」、「名家」、「大師」、「宗師」,就當然可以怎樣遊怎樣戲都無所謂!
詩會賀《華僑新報》創刊十七週年暨出版第888期賀辭廣告
還是那句老話:舊體詩創作只能是少數人的「小圈子文學」,當詩詞變成「詩歌」,就成了大眾化歌謠、順口溜,就偏離軌道了。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是這個「理念」,把我們一群詩詞愛好者聚合在一起。曾經有一位老師跟我說,他一向不喜歡步韻,更不喜歡什麼鶴頂格,因為那是玩意,是遊戲,不屑一顧。我翻閱藏書,步韻還是有的,但嵌字詩、藏頭詩、鶴頂格等的確鳳毛麟角。近日有朋友告知,如今電腦軟件還可以幫人寫詩填詞做對聯,那真是公式化、機械化,千篇一律,沒有血肉,沒有靈魂沒有感情,如果這也算是詩,李杜泉下有知一定搖頭嘆息。

辦好一份報紙,和編好一期「詩壇」一樣,都必須有堅強明確的理念,有承前啟後的宗旨,有不可動搖的原則,我相信,《華僑新報》一定可以辦到十年後的兩千期,甚至三十年後的三千期。
(2017.12.14《華僑新報》第13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