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9日 星期二

第310篇:《耕耘》

1993年1月22日,《華僑新報》一百期。當日正好是大年三十除夕,鄧小平在上海同各界人士過春節,翌日星期六正月初一,送雞迎犬;美國第42任總統克林頓入主白宮,宣誓就職才兩天。

1994年12月23日,《華僑新報》二百期。1996年11月22日,三百期。1998年10月23日,四百期。2000年9月22日,五百期。2002年8月23日,六百期。三百期時,文友在名都歡聚,筵開八席;四百期時,本欄寫《辦報》;五百期時,在金豐酒家舉行聯歡晚宴,三百多人出席,並出版紀念特刊,本欄寫《祝賀》、《賀詩》。如果每百期一個里程碑,回首十二年來前塵,感慨萬千。

大約八年前第一次給《華僑新報》投稿,1994年11月18日第194期首次刊出,是一首《感懷》七律,用毛筆寫在原稿紙上,原件影印發表。以後陸續寄詩詞,剪存不少。還剪下兩則頗有紀念價值的小啟,可當史料保存。一則是「代郵」:「自202期到233期的稿酬(發給「等價書券」),現已核出,請下列作者撥冗前來本社領取:玄貞子、湘靈、曉夏、李強、淇玖、楓丹、邱青、冬苗、渺茫、劉方、炊土、雷門、雷植榮、白墨、雪梅等。」另一則是「通知」,謂「九四年第四季度本報副刊來稿稿酬經已核出」,共廿三人,並闡明「尚未在加國的作者,將另行通知。」

三百期以後,將每期《華僑新報》裝釘成冊,方便翻閱保藏。曾考慮過用掃瞄機將報紙儲藏進光碟中,但時間總不允許,也就作罷。郵寄報紙給遠方朋友,收到時的喜悅,使我樂此不疲;遠在福建的敖詩豪先生,遷居溫哥華的姚奎畫家,我都定期合訂寄贈;還試過週末通宵不眠,將數百份《華僑新報》釘冊送給一位詩友,不知他會否珍藏,但願他不會當垃圾拋棄,那是多年心血儲存。過去也曾訂一年報刊、雜誌當禮物送給遠方好友,近幾年似乎看化了,不再那麼起勁。

我是於1996年9月20日在第291期上發表第一篇《麗璧軒隨筆》──《賞月》的。本來以為八月十五中秋節(9月27日)那天開欄的,所以才寫《賞月》,八月初八提前刊出,到中秋就以《嫦娥》應節。當時似乎有的是時間,每次寄去幾篇,故存稿很多;報社很講究質量,打字後會傳真回來校對,而我收到打字草稿後,總會用影印機放大一倍半,校對後再傳去。如此往返,一直堅持到1999年2月12日(416期)第126篇《兔年》,才開始利用互聯網傳送到電子郵箱,這兩百期來,不再為打字、校對傷腦筋,省了不少麻煩。但由於工作時間關係,不但沒有存稿,連提前一天寄稿都有困難;加上受「詩壇」組稿影響,這一年多來,總是星期四凌晨提早放工,回家通宵趕稿,把稿件傳到報社時,往往已是清晨七點許。已經很久沒有遠行了,假期曾打算去香港,就去打聽手提電腦的價格,老伴聞說旅行還放不下寫稿的包袱,還要萬里寄稿,乾脆叫我自己留在加拿大算了!看來,是時候要放自己的假,於是訂下期限,由第二百篇開始,後來改為三百篇,如今已是第310篇,仍然拖泥帶水,無法自圓其說。還是那句話:「寫到沒有東西可寫時就封筆。」

不斷補充營養,才能有最新鮮的內容。要取得第一手資料,追蹤熱辣辣剛出爐的時事新聞,就必須勤於聽、看、讀、記。凌晨回到家,洗個澡後喝杯濃茶或咖啡提神,扭開電視新聞節目,上網追看最新消息,平時駕車不放過時事報導;每週郵差定時送來《時代週刊》、《新聞週刊》,每天的《滿地可日報》、《Gazette》、《La Press》頭條大事絕不放過;加上老伴每天晚上按時將衛星直播的港台大陸和美加國際新聞全錄下來,欲追查克里靖昨天在魁北克Chicoutimi市宣佈2004年2月不再出任總理的詳細報導,就非看錄影帶不可了。以有限的精力和時間,去接受無限的時事新聞之挑戰,自己的職業又是出賣勞力、汗流浹背的產業工人,實在很矛盾,很不相稱。

我知道自己在透支精力,惡補知識,擠壓時間,然而,人生不就是這麼熬過來的嗎?有苦才有樂,得來不易的成就,才會分外珍惜。在這弱肉強食的年代,理想和現實之差距太遠了,不為五斗米折腰,就要吃苦頭。就像《華僑新報》,能辦到六百期,已經很不容易。全體仝人的辛勤耕耘,工作量之大,付出之代價,不是區區幾毛錢售價可補償的。對他們那一份執著,那一份堅持,我由衷欽佩,在金錢掛帥的商業社會,有誰肯將刊登廣告賣錢的寶貴版面拿來發表舊體詩詞?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兩年多來主持的「詩壇」,弘揚國粹,全盤繼承傳統文化,一百四十期的成績有口皆碑,《華僑新報》功德無量也!想到此,即使通宵達旦默默耕耘,也毫無怨言矣。

雖說金錢萬能,沒有錢就萬萬不能,但有些東西有錢也未必能,這就是道義。有了這一點,才會有肝膽相照的朋友,才會有理直氣壯的豪情,才會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氣。《華僑新報》能立足於海外新聞界而不倒,是因為有朋友、有豪情、有勇氣。祝賀《華僑新報》攀登一千期!
(2002.08.23《華僑新報》第6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