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9日 星期二

第309篇:《災害》

上星期日凌晨大約兩點半,我家附近的Pie-IX大道路段,一條已有三十年的廿呎長輸水管爆裂達六呎,三個鐘頭中流失掉一千萬公升的自來水;三千居民被迫緊急疏散,有三百多名住戶被安排在救濟中心暫住。超過五萬五千住戶至少整個星期沒有自來水供應;市府派發飲用水,每人每天獲派四公升。這次意外,令附近住宅的地下室全被水淹沒,損失慘重;滿地可島東部地區食水受污染,必須煮沸才能飲用。令人想起1987年7月14日滿地可那場空前暴雨洪災,記憶猶新也。

與滿地可這場小水災相比,捷克首都布拉格所遭受的災難,更可稱得上百年罕見。洪峰今天(8月15日)進入千年古城布拉格,許多古蹟都被洪水淹沒,廿萬捷克民眾撤離家園。豪雨連日不斷,伏拉塔瓦河的水位已比正常高出7.5公尺,而且還以每小時15公分的速度持續上漲。與此同時,德國、奧地利、羅馬尼亞等國都被洪水波及,歐洲正面臨一個多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水患。

中國、尼泊爾、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度都在水患中掙扎。人定勝天,卻無法控制自然災害,最多只能將損害減至最低。年年水患,無法根治,若是地震,就更是防不勝防!像1976年7月28日凌晨唐山7.8級大地震,整個城市被夷為廢墟,廿四萬二千餘人喪生,十六萬四千多人重傷,輕傷不計其數,試想有多少精英被活埋。誰敢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如何預防?沒有誰敢寫包單。

天災難料,人禍難防,災情慘重的人為禍患,比天災有過之而無不及。1945年8月6日,美國向日本廣島空投原子彈,這枚相當於二萬噸TNT破壞力的核子武器,將廣島約四平方英里夷為平地,約八萬人喪生,因輻射中毒而死亡的人數逐年增加。三天之後的8月9日,又在日本長崎投下第二枚,把長崎市破壞了一半以上,三萬九千人死亡,二萬五千人重傷。美軍屠殺日本民眾,而不需承擔任何戰爭責任,那名在長崎投下原子彈的美國飛行員克來特‧比漢,還向記者展示其殺人飛機的圖案,並以勝利者姿態舉起兩隻拇指,令人齒冷。同樣是殺人,日本十幾萬民眾被原子彈殺害,似乎「死有餘辜」,而令美國元氣大傷的「9.11」慘案,可以讓美軍有充分理由出兵阿富汗,推翻塔里班政權,並用「消滅賓拉丹」堂而皇之的藉口駐軍他國,這又是那門子「邏輯」?

今天,是日本天皇以廣播「停戰詔書」形式宣告無條件投降57週年,日本欠下中國人民的血債,是永遠無法償還的。1937年12月13日,日軍佔領南京,開始對中國軍民進行了長達四十多天的大規模殺戮──「南京大屠殺」,共三十萬人以上被殘酷殺害。日本侵華,八年抗戰,中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反法西斯同盟國中犧牲最大的國家之一。據《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卷統計,中國人民傷亡1800餘萬人,中國軍隊傷亡380餘萬人,財產損失和戰爭消耗達一千多億美元。

兩次世界大戰,韓戰,越戰,海灣戰爭,以巴戰爭,阿富汗戰爭,印巴衝突,到底有多少人喪生,有待考究。布什即將對伊拉克開戰,又不知有多少生靈慘死,人禍的確比天災更加可怕。

月前烏克蘭軍機表演發生意外,釀成83人死亡的悲劇,電視螢光幕上清楚看到整個墜機過程,大火球吞噬觀眾的鏡頭,印象最深。像這樣災難記錄片,有生意頭腦的商人,把大大小小的片段剪接成一卷錄影帶,還詳細分成火車意外、空難、海難、火災等等出售。而災難影片更是大行其道,發災難財,撈他一筆,從《沖天大火災》、《大地震》、《龍捲風》到《鐵達尼號》,只欠「九一一」未被搬上銀幕。劫後驚魂,痛定思痛,大製作、大場面的災難片還是頗有市場的。

還是那句老話,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千人只是數字。編年史的Top 10,往往以死亡人數取決災難之輕重。去年紐約世貿中心倒塌,死亡人數由原來估計的六千下降到三千多,似乎不能滿足Top 10一族,他們樂於見到比六千人更多的數字,所以在最新一期的統計中,依然保守地註明3000-6000人。1556年2月2日,山西和河南大地震,83萬人喪生,保持健力士世界紀錄;而1920年12月16日甘肅寧夏海源8.5級大地震,23.4萬人死。1887年春黃河大水,150萬人死;1931年8月,黃河氾濫,370萬人死,一直高居水患榜首。1938年6月9日,蔣介石下令炸開黃河花園口大堤,以阻止日軍西進,河水淹沒了17個縣,數十萬人成水中浮屍,140萬災民無家可歸,堪稱最大人禍。

據統計,美國人每年意外死亡的,不是戰爭,而是車禍(42,340人)、洪患(11858人)、食物中毒(10163)。美國車禍死亡數字名列榜首,屈居第二的泰國(15176人),死亡率卻遠比美國高,日本、南韓、法國、德國都是公路重災區。加拿大每年約三千人死於車禍,若以比率推算,每十萬人有10.5人,還不算嚴重;最危險駕駛應首推南韓(38.4人)。有趣的是,車禍還與汽車顏色有關,黑色最嚴重(萬分之179),其次是白、紅、藍、灰,最少車禍的是黃色和褐色。
(2002.08.16《華僑新報》第5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