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第702篇:《千期》

碩果千期,豐收廿載,文章一紙風行。同僑喉舌,黑白最分明。辦報良知緊記,更嚴守、立論公平。春秋筆,忠言敢諫,褒貶後人評。
崢嶸!回首顧、崎嶇歲月,坎坷征程。匯韻林騷客,藝海精英。格調芳純典雅,揚國粹、遠播詩聲。齊歡慶,提壺祝酒,覓句表衷情。
──滿庭芳‧祝賀《華僑新報》一千期

記得2000年9月22日《華僑新報》500期,本欄曾刊出第210篇隨筆「祝賀」,在文前填了一首「高陽台」,並在文章結束前寫道:「祝願《華僑新報》跨越千期,到時已是2010年,我們再相聚,就此先約定!」轉眼又到了1000期,這一預言果真應驗。今期第702篇隨筆,模仿500期「祝賀」,將昨晚在工廠填的「滿庭芳」定稿,放在文前。這些年來,陸陸續續一共填了多少首賀詞?

當年「祝賀」一文,除了「高陽臺──祝賀《華僑新報》五百期」,還抄錄了「賀新郎──慶祝《華僑新報》三百期雅集有感」、「喜遷鶯──賀『楓華書市』暨《華僑新報》喬遷擴張之喜」、「沁園春──賀《華僑新報》四百期」、「桂枝香──祝賀《華僑新報》創刊八週年」等。這幾年又先後填了幾首詞:「念奴驕──《華僑新報》六百期感言」、「一翦梅──祝賀《華僑新報》六百期」、「蝶戀花──《華僑新報》十三週年報慶感言」、「一翦梅──《華僑新報》七百期頌」、「千秋歲──祝賀《華僑新報》創刊七百期」、「一翦梅──賀《華僑新報》出版第八百期」、「千秋歲──賀《華僑新報》出版第八百期」、「一叢花──賀《華僑新報》創刊十六週年」、「驀山溪──賀《華僑新報》創刊十七週年暨出版第888期」,還有《華僑新報》九百期賀聯,以及今期「詩壇」刊出的「壽星明──《華僑新報》一千期感賦」等。

從最先將一首七律「感懷」投稿開始,我和《華僑新報》一起走過的日子,可以在近20本日記中找尋點滴追憶。自1996年《麗璧軒隨筆》開欄、1999年《詩壇》創刊,這漫長14年間,我與《華僑新報》的關係魚水不分、唇齒相依,用「風雨同路」來形容最恰當。我們共同經歷了許多人事升沉、時局起落、風雲變化,一起度過了歡樂和艱難的日子。內心感觸萬千,真是一言難盡。

有一點值得欣慰的是,《華僑新報》不管遇到多大的挑戰,多困難的挫折,都屹立不搖,巋然不動,憑的就是一個堅定不移的理念:辦報的立場。不為金錢之引誘,不畏權貴之駕凌,不受潮流之衝擊,不被利益之擺佈;一直是獨立辦報,恪守宗旨,在世風日下的困境中,猶如出於污泥而不染的白蓮,沒有被色情、暴力的蔓延渲染。朋友從美國來,第一次讀到《華僑新報》,讚不絕口,確認有水平、有立場,不同流合污,帶了幾份回去送親友,還來電話要我有寄信時附上剪報。有國內來的朋友,驚喜見到海外還有堅持舊體詩創作的一群,又還有肯撥出版面刊登被譏為「小圈子文學」的「陽春白雪」,回國後來信說道:「在大陸,每一小塊版面都是賺錢的地盤,喜見《華僑新報》還保留這塊園地,應該介紹給中國詩詞界、報界借鏡。」我每個月都將報紙寄到外地,將《華僑新報》推廣給其他歐美國家的朋友,幾年來風雨不改,讓他們也能分享這得來不易的繁花碩果。

收到潘潔心社長的詩,有「壯志東瀛望夢時,凌雲北美抒心詩」句,她曾滿懷抱負在「東瀛」日本住了好幾年,精通日語,又壯志凌雲來到北美,白手闖天下,與總經理張健先生等人一起創辦《華僑新報》,如今喜看一紙風行,千期已屆,感慨萬千,她在詩前序文寫道:「新報一千期,二十年,非常感慨報社同仁及義工勤力為之,真是聯想翩翩。曾經的少年夢想,化作了心中的詩篇,流淌在歲月的長河裡,不敢言聚,一聚首二十年過去了,這其中的酸甜苦辣都變成了勤奮勵志,它像一把犁,耕抎著人生的滄海桑田,生生不息。」多麼感人的慨歎!一個人將青春都奉獻給文化事業,任勞任怨,圖的是什麼?要是沒有一股理想支持,很快就會放棄。看到《華僑新報》仝人對辦報的一份熱忱、一份執著,和他們一樣,我寫了700篇隨筆、編了五百多期「詩壇」,也一樣是憑著這種動力支撐下去。在這一點上,《華僑新報》和我志同道合,用潘社長的話:「平行並進」。

和五百期感言一樣,《華僑新報》今後還是要面向僑社,與同僑一起,息息相關。加強「人物專訪」這一環節,多報導唐人街動向,真正做到以「華僑」為主,還要強調一個「新」字,在新老移民之間架起橋樑。由小小的唐人街做起,把地方小報的局限性打破。至於時事,還是以華埠、滿地可、魁北克、加拿大為點,中國大陸為線,再貫穿「點」、「線」到國際的「面」。這是個人的淺見,說說無妨,做起來的確有困難。20年走過來,應該積累不少實戰經驗,勝過紙上談兵矣。

還是那句話:希望《華僑新報》越辦越好!能否再來個10年1500期,或20年2000期?到時我已是快80歲的老人,如果還能讀到2030年的《華僑新報》,將是海外辦報史上另一項「奇蹟」!
(2010.04.23《華僑新報》第10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