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4日 星期三

第701篇:《春聚》

上星期六(4月10日)晚上,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眾詩友假座唐人街東昇樓舉行庚寅年春宴。是晚筵開3席,除了幾位詩友不能參加之外,大部分都撥冗赴約,留下了美好回憶和詩詞佳句。

和以往一樣,由於放工回到家已是清晨六點許,詩壇統計表只好留到十點鐘起床後才搞,幸好十分順利,電腦很聽話,沒有什麼阻礙,幾小時就搞妥。匆匆開車去文具店複印,又影印《自由僑聲》半月刊上「自由詩壇」中眾詩友步原玉奉和林壽山先生「創立中華兩岸文藝協進會賦詩」,然後再去找胸牌。回到家裡已經快五點,時間有限,若要電腦打印,僅調整紙張大小一項就頭疼,只好用毛筆書寫;因為有新加盟詩友和幾位貴賓出席今年春宴,詩友掛上胸牌,方便大家互相認識。

譚銳祥壇主致詞
和老伴開車出唐人街,一路交通阻塞,抵步遲到了十幾分鐘。譚銳祥壇主和眾詩友都已準時到達,我將胸牌、統計表和《自由僑聲》影印件派發,又將《中華韻典》借給雪梅兄。到會貴賓有著名建築師劉聚富院士夫婦和工程師陳喜澄校長夫婦,他們還慷慨捐款給詩會作為活動經費。除了譚公與貴賓之外,同席的還有何宗雄校長夫婦、伍兆職詩翁夫婦和內子陸惠茵等。與我同席的,除了有新加盟的彭鈞錚詩友,還有今年84高齡的吳永存詩翁、劉源詩友夫婦、紫雲詩友和林本森先生、海語詩友、雪梅詩友、唐偉濱詩友等。與冰玉詩友同席的,有僑彥譚英俊先生、北極狐詩友和威利先生,還有《華僑新報》編輯部唐淦夫婦、小劉、小宗和她的夫婿小吳以及4歲小女兒吳宗燕。

首先由壇主譚公致歡迎詞,他語重心長的回顧詩會10年來走過的日子,感慨的說道:詩會能堅持10年,《詩壇》能辦到530多期,眾詩友通力合作、和諧共處,這個成績在國內國外都是一項奇蹟,這也是與《華僑新報》的鼎力支持分不開的。譚公領大家舉杯,向潘潔心社長(冰玉)敬酒,感謝報社和編輯部仝人的幫助。然後請潘社長致詞,她用了《論語‧里仁第四》中「子曰:德不孤,必有鄰」為開場白,暢談詩會十年來與《華僑新報》「得道多助」,在致力於弘揚中華古典文化的使命上,並肩同行,風雨同路;她希望大家踴躍參加《華僑新報》出版1000期的慶祝晚宴。

接下來由來賓劉聚富院士致詞,他對詩會的成就給予肯定,對海外還能堅持繼承舊體詩創作表示讚嘆,並坦言能出席這樣的雅集,也是一種榮幸。著名建築師劉院士是麥基爾大學終身董事,他是蒙特利爾世界博覽會特約設計師,為7人小組中唯一的華人。今年上海世博會,劉院士應邀為高級國際顧問,從環保到交通,從選題到管理,他對上海世博會提出了許多寶貴的意見。但身為加拿大皇家建築師學院院士,十分平易近人,和藹可親,一點架子也沒有,給詩友們留下良好印象。據悉,劉院士夫婦星期六一大早,開車去渥太華探望女兒和剛出生的小外孫,然後又風塵僕僕,馬不停蹄趕回滿地可,出席詩會一年一度春宴,其真摯情誼,真令人感動。潮州鄉親陳喜澄校長,與我用潮語交談,倍感親切,老伴說她與何校長夫人徐茹茵女士、伍兆職夫人、劉院士夫人、陳校長夫人同席,言談間學到不少東西,也深感她們處事待人,彬彬有禮,非常謙虛,一派賢妻良母風範。

汪溪鹿夫人黃明嬋女士在宴會開始前特地上來和大家見個面,打一聲招呼,原來汪先生正忙著幫教會接待由多倫多遠道而來的教友,分不開身,無法出席詩會春宴。雷一鳴詩翁在台灣未返;鄭石泉詩翁遷居緬省溫尼伯,來函向大家致候,並希望我能寄去春宴照片給他分享。黃道超詩友因喉嚨不適,咳嗽未癒,所以不能赴宴,眾詩友要我轉達他們對道超詩兄的親切問候。詩會發起人之一的懷石兄,因為事先約定要去首都渥太華探望女兒一家,失去了與眾詩友共聚的良機,實在可惜。

為了響應潘社長的提議,我立即現場向眾詩友索取出席5月8日(星期六)紅寶石酒家《華僑新報》1000期慶祝晚宴的名單,所有詩友都踴躍認購,只欠缺席詩友,正在等候他們回覆出席人數。

同時,詩會將於《詩壇第537期》刊出「慶祝《華僑新報》一千期特輯」,希望眾詩友寄來賀詩、賀詞,其他題材暫時押後不發表。譚銳祥壇主今天一早寄來賀聯,放在紀念特刊半版廣告中。

是晚有幸與《華僑新報》編輯部幾位年輕的朋友結識,除了小唐,其他幾位都是首次見面。第一次認識小宗,我才知道以前誤為「小鍾」,於是問她,與美學家、哲學家、詩人宗白華有沒有血緣關係?宗老出生於安徽安慶,祖籍江蘇常熟;宋朝抗金名將宗澤是浙江義烏人;美籍華裔著名女主播宗毓華出生於華盛頓,祖籍是江蘇蘇州,但不知小宗的祖籍是否蘇浙?哲學家馮友蘭的女兒馮鍾璞,筆名宗璞,當然與宗姓扯不上關係。小宗4歲小女兒吳宗燕,名字包含雙親姓氏,取得好。

散席後送伍老夫婦和海語兄到聖羅倫區Cote Vertu地鐵站,腦海中依然浮現同席詩友的笑聲,耳際依然迴響吳永存老詩翁的洪鐘話語,聽他細述抗日往事、回憶其堂兄吳逸志中將的抗戰豐功。
(2010.04.16《華僑新報》第9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