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7日 星期三

第700篇:《七百》

結緣賞月今溫故,同窗知遇雲煙路。熱話見真心,正音求雅吟。
炎涼何慨嘆,劫後思洪患。真我祭浮生,無爭七百成。
──關不玉《菩薩蠻‧七百》

《麗璧軒隨筆》自1996年9月20日開始刊出第1篇專欄文章「賞月」,到今天正好700篇。每屆百篇,都有文字盤點:第100篇寫「百篇」,第200篇寫「收成」,第300篇寫「三百」,第400篇寫「總結」,第500篇寫「十年」,第600篇寫「筆記」。法國關不玉同學曾經問我:第700篇寫什麼?我模稜兩可的回答,就寫「七百」吧!於是收到他寄來的《菩薩蠻》,將700篇題目拼湊,實非易事。記得第600篇時,關不玉兄贈我一首《青玉案》,寫得非常生動,我引用在「筆記」前:

佳期六百追茵去,滿城盼、丹楓語。彩筆多情龍鳳舞,五洲風雪,人間冷暖,字字皆心腑。
燈昏夜靜窗前雨,麗璧軒中珠璣句。笑問霜鬢多幾許?一身瀟灑,文章有價,但願春長駐。

700個星期,130萬字,究竟寫了些什麼東西,一言難盡。諸君若有空,請到我個人博客《無墨樓‧麗璧軒》http://kokchailu.com/ 瀏覽。

700篇目錄中,全是兩個字的題目,用過的不能再用,所以每次命題頗傷腦筋。感言之隨筆很多,都是以日誌體裁下筆,屬於小品,不談大道理,故有「小文章」之譏評,也無所謂。寫點身邊瑣碎的東西,想到就寫,紙滿就停,不需要來個結論收尾。資料性的文章,非常費神,又因版面所限,太長則不宜發表,砍頭刪腳又不完整,所以後來很少涉及。詩論寫了近百篇,都是詩詞研究會成立之後一、兩年間的事,詩友漸漸多了,作詩也都上了軌道,這樣的學術性文章偶爾才寫幾篇。

隨著年齡添長,老境漸至,視野加闊,見聞增廣,看法不同,感嘆的東西也多,對時局、世事的觀點和角度,起了一些變化;義憤盈腔,牢騷滿肚,都化成淺唱低吟,也成了隨筆的題材。知音難覓,好景難留,經過這麼多年的滄桑起落,讓我看透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參悟了人生的真諦,對榮辱是非,也都變得過眼雲煙,沒有像以前那麼執著、認真,那麼非黑即白,那麼患得患失。

後期的隨筆,更著重於寫周遭小事,寫家庭溫暖,寫人與人之間的和睦相處,寫下一代子女如何融入主流社會。過去的仇仇恨恨、恩恩怨怨,漸漸地被時間淡化、模糊,珍惜眼前人,成了思維主導。當一切痛苦都隨歲月而消失,沉澱後的,是得來不易的和諧,必須小心翼翼地保護、扶持。

14年來,本欄經歷了幾次重大歷史事件,包括香港、澳門回歸、魁省冰災、印尼排華、長江洪患、「9.11」、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台灣變天、南亞海嘯、教皇逝世、汶川大地震、北京奧運、海地大地震等。翻看700篇文章,恍若走進時光隧道,回到十幾年前,看到車禍中的戴安娜王妃香消玉殞,看到薩達姆如何被擒獲到最後走上絞刑架,看到阿扁從上台到槍擊案再度連任,最後成了階下囚,看到小馬哥由贏得台北市長選舉到當選總統,也看到多少政權更替、名流殞落。

剛開始寫本欄時,大女兒才13歲,小女兒才9歲。如今,她們都已成了專業人士,我也從43歲的中年跨入57歲的老年,怎不慨嘆歲月催人老,光陰不饒人。有一點不變的道理,就是必須活到老、學到老!14年來,我不斷沉浸在書堆中,自我增值,分秒必爭,一刻也不敢鬆懈,因為自己深知: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除了從報章、雜誌、電視新聞、互聯網等管道第一時間獲得最新資料,更從百科全書中吸取知識營養,補充後天之不足。我這幾個月沉迷在《全宋詞》中,一方面學習宋人填詞技巧,更為自己今後如何在「豪放」與「婉約」詞風之間作出選擇,既喜歡蘇辛的豪放,又為吳文英的詞藻高不可測而羨慕卻不得要領,一直在摸索中,所以詩詞已停筆多時,不能創作。

有朋友問我,本欄能堅持到1000篇否?只要《華僑新報》辦到1300期,這隨筆就能寫1000篇。寫到這裡,才想起上星期曾經在工廠起草一首《沁園春》,但填了一半就擱淺,現在找出那片小紙,再斟酌補充,依然是通篇白話,一點詞的優美都沒有。就作為本文的結尾,懇請諸君不吝斧正:

沁園春
──《麗璧軒隨筆》七百篇有感
苦樂人生,多少悲歡,幾許浮沉?嘆世間恩怨,何時了結?凡塵愛恨,與日加深。戰火連年,災殃遍處,美景桃園夢裡尋。無奈也!讓牢騷滿肚,化作低吟。
天涯難覓知音,十四載、專欄寫我心。憶通宵撰稿,伴陪星月;旅途敲鍵,激蕩胸襟。隨筆清談,感言雜錄,七百篇中熱淚涔。余老矣!笑雪頭霜鬢,詩酒書琴。
(2010.04.09《華僑新報》第99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