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第400篇:《總結》

《麗璧軒隨筆》自1996年9月20日寫第一篇「賞月」開始,至今期正好滿四百篇。近八年來每週一篇從未中斷,試做總結,當成一塊里程碑,一個新起點。能否寫到五百篇,仍是個未知數。

歲暮總結一年大事,新春漫談生肖人物,寫了牛、虎、兔、龍、蛇、馬、羊、猴八年:「新年,牛年,送歲,歲暮,回顧,虎年,虎話,年終,元旦,兔年,過年,千禧,溫故,肖龍,說龍,祝福,送舊,逢一,肖蛇,蛇年,祈願,落幕,開年,流年,馬話,肖馬,馬年,詠馬,賀歲,辭歲,送迎,肖羊,羊年,生肖,大事,年表,肖猴,猴年。」時節應景,也寫了一些:「賞月,嫦娥,端午,重陽,清明。」母親節寫「母愛,母親」,父親節寫「父親,嚴父」,情人節寫「情緣,情債,女人,女流,才女,女傑」,萬聖節寫「說鬼」;春天寫「春訊」;夏天寫「熱話」;秋天寫「秋楓,秋緒,秋話,秋思,秋嘆,秋訊」,冬天寫「冬雪,雪緣,詠雪」。

隨筆的特點是想到就寫,計有:「雜感,隨想,浮想,狂想,願望,無題,管見,遐想,聯想,假如,也許,泛論,感懷,冷語,反思,漫筆,雜想,直言,戲言,感慨,獨白,話題,感言,感歎,閑話,速寫,偶感,感觸,雜想,心語,我見,有感,拾掇,碎語,淺見,散言。」

而更多的題材是時事評論,一般都會在出報前一天趕稿,故能將最新資料見報:「讀史,讀報,冰災,反戰,四月,血債,回歸,髮指,禍根,洪患,魁獨,省選,紅顏,蓋棺,傳奇,脫穎,天堂,悲憤,壓力,奪魁,賽果,桂冠,選戰,民意,浩劫,劫後,驚魂,時事,史鑑,血案,災害,週年,噩夢,戰禍,戰魔,星隕,禍福,時評,頭條,變數,真相,異議,看法。」

對世間眾生相、俗世萬花筒的剖析,寫了很多:「孝道,緣份,命運,隨緣,因果,筆緣,佛緣,結緣,紅塵,真情,知足,淡化,代價,本性,面子,廢話,賣文,真話,無奈,面具,名家,朋友,真我,無愧,容忍,毀譽,人格,懷舊,餐桌,名銜,無求,牢騷,名氣,崇拜,醜化,無聊,自信,無爭,應酬,等待,百態,老外,嫉妒,褒貶,讒訟,過甚,成功,消費,秘密,生機,開心,尷尬,遺憾,報恩,相聚。」還有與生死有關的幾篇:「老人,生死,浮生,祭祖,悼念,祭詞,祭文,死刑,忌諱,痛悼,傷逝,悲逝,自殺,英年。」也有採訪性質的:「尋寶,盛會,華埠,歡聚,秋聚,報慶,辦報,祝賀,賀詩,潮譽,潮頌,異葩,圓夢。」

關於「書」是寫了不少:「藏書,獵書,書房,買書,讀書,書展,書債,惜書,出書。書戀,書店,書緣,書渴,書情,書庫,好書,書味,書市,書架,贈書,年鑑,書癖。」還有一些是讀書、寫作心得:「藏信,剪報,編錄,日記,照片,錯字,寫作,求疵,筆名,百篇,創作,專欄,蒐集,文理,學海,收成,筆耕,開筆,敝帚,譯趣,稿匠,字辨,資料,拋磚,三百,筆情,耕耘,一覽,謬誤,研究,考證,交流,尋究,題材,真偽,繁簡,嚼字,剖字。」

資料彙編不多,只有幾篇:「地鐵,議會,國慶,國歌,政黨,民主,壽命,享壽,帝王,弒君。」而對往昔人生點滴回憶,倒也寫了一些:「琴瑟,雲煙,見識,鴻爪,往事,磨礪,前塵,睦鄰,取捨,遷居,園藝,惜花,代溝,溝通,糊塗,炎涼,節奏,住院,放假,偷閑,受騙,尋根,求師,尊師,師情,師誼,知音,管鮑,知遇,惜別,薰染,廣告,電腦,觀瀑。」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後,對推廣舊體詩,義不容辭,不遺餘力,本欄以大量篇幅談論詩詞曲賦:「押韻,平仄,填詞,詩緣,唱酬,詩品,詩友,絕句,典故,聲律,詩花,改詩,詩會,詞花,詩狂,詞譜,詩季,詩路,詩業,詩興,詩展,詩潮,詩盟,詩朋,詩評,雅集,詩聲,詩茗,詩誼,詩聚,詩味,談詞,詞牌,入聲,詞律,古風,詩宴,步韻,詩圃,用典,詩約,詩題,詩責,推敲,詩夢,賦話,詩果,駢文,詩癮,碩果,詩交,奇葩,詩刊,詩畫,秋穫,詩慶,詩訊,詩尊,賡詠,詩園,文酒,詩壇,雅聚,奇蹟,入門,詩葩,詩筵。」

感謝報社仝人對我的厚愛,允許我最遲一位交稿。往往要等到星期四凌晨三點放工回家才通宵趕稿,星期四中午前才將打字稿電傳到報社。感謝讀者諸君的鼓勵和支持,我十分珍惜諸君的來信、電話、電郵和傳真,都一一珍藏。有讀者在信中寫道:「先生所寫文章,確實警世之作,暮鼓晨鐘,貢獻與廣大華人,俾能增進知識,廣見聞,不致犯著“夢裡不知身是客”的悲劇。」另一位讀者云:「資料性與趣味性兼具,再三細讀,玩味佳句,讀後剪存,是多年來的習慣。」

四百篇在人生歷史長河中只是一股激流,掀起幾許浪花,很快就逝去,趁記憶還清析,思維尚敏銳時,留下一點雪泥鴻爪,將來風燭殘年時再重讀,或許能勾起一絲回憶,綻開微微笑容。
(2004.05.21《華僑新報》第69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