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600篇:《筆記》

佳期六百追茵去,滿城盼、丹楓語。彩筆多情龍鳳舞,五洲風雪,人間冷暖,字字皆心腑。
燈昏夜靜窗前雨,麗璧軒中珠璣句。笑問霜鬢多幾許?一身瀟灑,文章有價,但願春長駐。

──關不玉《青玉案‧賀「麗璧軒隨筆」六百期》


時間過得真快,本欄到今期正好寫了整整六百篇。第100篇到第500篇,分別有「百篇」、「收成」、「三百」、「總結」、「十年」回顧。如今寫到第600篇,心情反而漸趨平淡下來。數週前,法國關不玉同學以《青玉案》相贈,詞中有「字字皆心腑」句,正是我這12年來的內心寫照。

今期因為有太多更值得寫的東西等著我,而最震撼的,不是動蕩時局,不是物價狂漲,而是才女陳淑霞博士(1978.07.30-2008.04.11)病逝之噩耗。5個月前得知她患病,我填了《雨霖鈴》和《蝶戀花》,希望她能吉人天相,化險為夷,沒想到不足半年,她真的走了,還不到30歲。

她的際遇令人同情,她的病情因一再延誤而加重。好心的網友呼籲伸出援手,有的慷慨解囊,為她籌募昂貴的醫療費,有的撰文給予精神鼓勵;她的老師、同學、朋友都積極加入搶救行列中,與時間賽跑,為了這位「未來東方居里夫人」的健康,奔走相告;還與愛爾蘭著名專科醫生聯絡,準備安排到中國為她診治。《廣州老伯》網更闢「救助陳淑霞」專輯,以第一時間報導最新動向,可惜的是,藥石罔效,回天乏術,年青的陳淑霞博士沒有來得及見到名醫抵步,便踏上了不歸路。

我星期六凌晨放工返家,上網看到楊景老師的博客,知道陳淑霞在當地時間清晨6點鐘逝世,心情格外沉重,深深為她的不幸仰天長嘆:「飽學的她如果住在加拿大,享有免費醫療,能及早獲得診治,病情應該不會惡化到如此地步!」雖然我與她素未謀面,但頓時悲從中來,找出詞譜,很快就填了一首《石州慢》,立即寄給廣州老伯,又直接貼到楊景老師的博客上,並電傳其他詩友。當晚就收到紫雲女詞人步韻的第二首《石州慢》,翌日又收到伍兆職詩翁和韻的第三首《石州慢》;今早回到家,收到黃道超博士寄來一幅輓聯,正好趕得及在《詩壇第432期》截稿前添加進去。

逝者去矣!留下多少問號與話題,給世人反省。陳淑霞的病逝,引起陣陣回響,楊景老師在文章中寫道:「陳淑霞的死,應該像孫志剛的死一樣,推動某項制度的完善,比如農村醫療保障,至少讓她的死能像石子投入湖心一樣微微有漾。──這才是真正尊重死者。」張清老師更一針見血:「為什麼中國經濟起飛了,已經富起來的人可以揮金如土,在楊景先生及熱心人士等的營謀奔走呼籲下,就是救不了她;而中國現行的醫療制度又拒沒錢垂危病人於醫院之外,使陳博士因沒錢、得不到及時住院治療而奪去寶貴的生命!」陳博士病危期間,網上竟有一些人態度冷漠,大唱反調,或者懷疑募捐有詐,或者說些令人齒冷的風涼話;陳淑霞的死,敲響了社會道德日趨淪落的警鐘。

人總會死,因陽壽已盡而死,無可厚非,若人為因素而死,總會讓活著的人反思。去年的4月17日,維珍尼亞校園槍擊案發生,23歲的南韓學生趙承熙,向手無寸鐵的同學行刑式大開殺戒,每個死者身上最少3槍,射殺了包括以色列教授和加拿大女教授在內的32名師生,又有約20名受傷;兇手一共開了200多槍,最後吞槍自殺。33年前的4月17日,赤柬攻陷金邊,屠城開始,4年間300萬人死於暴政統治之下。歷史是不能篡改的,柬埔寨審紅庭起訴仍活著的赤柬頭子,鐵證如山。

過去數十年來,每逢4月17日這血腥日子,我都會以詩詞紀念死難親友。將政治入詩,始終是詩家大忌,頗大煞風景,所以這幾年漸漸收斂,盡量避開「血、仇、恨、屍、骨」等刺耳字眼。近日有新加盟詩友每期寄來大量涉及政治話題的詩作,引起一位詩家的異議,認為詩若加入政治,就會失去詩味,變成工具,我本人是完全同意他的見解。以前我反對「純文藝」,經過若干年的折騰後,終於悟出了道理:「文章以感動讀者為上,以說服讀者為中,以煽動讀者為下。」詩要有詩味,有典故,講究賦比興,注重形象思維,以政治術語入詩,味如嚼蠟;用口號入詩,不如寫標語。

說到詩,經過多日趕工,《譚銳祥詩集》,已經全部編排好,譚公詩作合計734首(七律359首,七絕306首,五律57首,五絕12首),對聯127幅;31位詩友唱和暨贈詩共444首,總計1305首,厚420餘頁,將於5月31日譚公80壽宴時面世。據悉,遠居溫莎市的馮雁薇女詞人會專程趕來滿地可赴宴,屆時詩友可以雅集一番。這是詩會繼出版《滿城賡詠集》、《子漢詩詞集》之後,又一碩果獻出。昨天愛民頓曾習之老師來電話,他說回憶錄正在撰寫中,我答應一有空就打字,相信可以趕在明年農曆二月廿四日80壽辰前出版,八十人生風雨路,崢嶸歲月,一定十分精彩!那本《紅楓片片情》巨著,我花了9個多月時間,希望這本回憶錄不會拖得那麼久,因為有老伴可以代勞。
(2008.04.18《華僑新報》第8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