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第464篇:《暑假》

從7月15日開始放暑假,8月1日就應該返回工廠上班,誰知醫院臨時通知,將原先預約9月14日切割左眼白內障的手術提前於7月27日進行,結果我無端端又多了兩週病假,8月15日才銷假。

為期一個月的長假,本來可以到處去跑,可惜眼睛動了手術後,不宜開車外出,躲在家裡整整一個多星期,偶爾到後園,也要戴黑眼鏡,又不能低頭俯身,相當不便。由於左眼不能碰水,當然無法游泳。而剛開始那幾天,連電腦也被列入不宜接觸的黑名單之內。平時不放心坐女兒的車,如今也要乖乖就範,由她接送往返醫院。話又說回來,幸好有她請假,我才不用到處求人。

一大堆假期計劃,都只是紙上談兵,付諸東流,眼看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我心裡有說不出的無奈。刷新後園陽台的油漆已經買了多時,因不宜俯身而無法開工;高高的柏牆要爬上五公尺長梯用電鋸修剪整齊,也要押後;草坪、花圃要施肥料,除雜草,加黑土,蓋樹皮,都暫時擱下;多個月報紙未清理、裝釘、剪貼;數百張照片要分類放進相簿;「新聞精選」錄影帶要加貼標籤;而積壓多時的「人物生歿錄」資料蒐集也依舊原封不動;還有舊信件整理裝進膠套、剪存郵票浸水取出、分類存進集郵簿中,將堆積如山的雜誌重新歸類,藏書目錄也已多年沒補寫......。

唯一仍能堅持的,就是大清早去戶外散步,舒展筋骨,呼吸新鮮空氣。如果到河邊樹林就要開車,在家附近偌大的公園繞一圈,花一個多鐘頭,渾身舒服,心曠神怡。到鄰近住宅區散步,觀賞每戶人家屋前的奇花異草,研究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令草坪綠油油,品評園藝,開闊眼界。

由於滴酒不能沾唇,連寫詩的小小靈感也沒有了。不開電腦、不上網的日子實在枯燥,一點也不好過。沒什麼可做,就拿放大鏡看書,選《古文觀止》中幾篇文章背誦,朗讀《秋聲賦》;找出塵封多時的瓜子琴,在晚飯後於後園陽台彈幾首小調自娛。然後就對著電視螢光幕,看完新聞報導,緊接連續劇又歷史古裝又警匪槍彈,又愛情時裝又民初懷舊,把空虛的腦袋裝得滿滿的,最後去遊夢鄉。這樣的假期其實不算寫意,我的腦海至今依然回味Gaspe半島的兩千公里旅程。

如果說收獲,應該是找到有收藏價值的好書。今晚女兒放工後開車和我去逛書店,在Stanley街的兩家舊書店消磨了整整兩個鐘頭,買了好多書,包括一本《美國詩人詩作選集》,一本描寫領養大陸女嬰的實錄,幾本袖珍本遊記;而最令我興奮的,是買到一本《猶太人大屠殺編年史》(The Holocaust Chronicle),這是一部16開精裝本大型圖文歷史辭典,重6.5磅,厚760多頁,超過2000張圖片,逐年記錄自1933年至1946年猶太人被納粹德國和其他納粹政權大屠殺的史實,將歐洲625萬猶太人遭殺戮的血淋淋悲劇收進這部巨著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60週年的紀念品。

到大型工具書,應該一提的是,紫雲詩友在北京王府井新華書店幫我找到夢寐以求的好書──《中國歷史大辭典》(全二冊),我曾在多倫多一家中文書店看到,在麥大圖書館有收藏,由於是參考書,不能借出。這是一部重18磅、厚3500頁的典籍,約1100萬字,共收詞目67154條,將原先出版的14個分卷匯編成上下兩卷;我曾買到其中幾個分卷,一直無法找到全套,這次能圓「搜書夢」,比中彩票還興奮。另一本是《2005世界知識年鑒》,與台灣的《2005世界年鑑》一樣,是十分珍貴的資料大全,我自1982年起就一直有收藏。難能可貴的是,紫雲詩友於上星期六晚上由其好友徐先生夫婦陪同,親自開車到Laval舍下,除了慰問眼疾,並將沉甸甸的書籍送來,隆情厚誼,令人感動。使我想起懷石兄於1999年7月1日於北京西長安街圖書大廈為我找到20大本的《不列顛百科全書》(中文版),萬里迢迢親自將兩大箱書帶回滿地可,此情畢生永誌!

多位詩友寫詩慰問眼疾,關懷備至,無以言謝。猶憶去年7月15日切除右眼白內障,11天後的7月24日就能開車到汪溪鹿詞丈的南岸別墅參加鹿鳴園雅集,而今年左眼似乎就沒那麼快復原,視力也較差。可見歲月不饒人也,眼科醫生說我是他手術刀下年紀最「輕」的病人,一般都必須在70歲以上才需要「修理」眼睛。希望在有生之年,好好保護這「靈魂之窗」,別再「挨刀」!

這暑假裡也發生了許多件大事,包括馬丁總理任命黑人女記者為加拿大第27位總督,法航機多倫多機場爆炸焚毀,「發現號」結束13天太空之旅平安返回地球,梅州礦場災難200多人罹難等。原油今天已經破65美元大關,汽油每公升高達1.084加元,而且還會繼續上漲,由於多個星期沒有開車,倒也省下少燃油費。下星期一恢復上班,才深知打工仔放假的珍貴。過了勞工節、感恩節,就到兩星期聖誕、新年假期。一年又將結束,歲月匆匆來去,人生幾度春秋,他日當你退休下崗,不再需要放假,賦閒在家,翻閱多年日記,你會否回味那段「暑假」、「寒假」的日子?
(2005.08.12《華僑新報》第755期)